孟令伟:关于农地流转的深度考问——兼谈土地、土地流转和政府定位问题的相关文章

孟令伟:关于农地流转的深度考问——兼谈土地、土地流转和政府定位问题

三中全会之后,农地流转问题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全国各地纷纷行动起来,其造势之浓、风头之盛、推进之猛大有压倒其他农村工作之气魄。着眼大多数农民的利益,尽力做到周细而公正的服务,让流转的机制自然发育,这就是政府的职责。庶几中国的农地流转方可走上健康之路。   更多...

孟令伟:叩问中国土地问题及其解决出路

土地问题及其出路将决定中国未来的发展趋势,关系大多数民众的生存状况,以至我们必须把它放在极端重要的地位去探讨;土地问题的严重性已绝不允许国人再以含糊的、圆滑的、似是而非的态度对待它,以至我们必须做出清晰的、方正的、是非明了的判断。   更多...

韩干荣:论农村土地流转的若干问题

【内容摘要】土地流转是土地使用权在不同主体之间的流动与转让。应排除土地承包的身份权属性,承认继承权,从而更好地稳定承包权。着力于土地制度建设,强化土地使用权,增加权利人流转土地的自由度。分离土地职能,破除城乡二元结构,促进农村劳动力的永久转移。防止片面追求土地集中,保障土地承包人的合法权益和土地流转的健康发展。【关键词   更多...

秦晖:土地问题絮论

之一“模糊产权,促进流转”不是好办法“明晰产权”:同志仍需努力十七届三中全会开过几个月了,关于“土地新政”的议论仍然在进行。全会的决定体现了最高层对目前农民问题的重视,也强调要继续推进改革。而且从决定的文本看,也的确有一些新的提法,如土地承包“长久不变”、要缩小国家征地的范围、允许农村集体土地入市交易等等。但是《决定   更多...

孟令伟:建立农民土地所有制

进入公元21世纪和第三个千年的中国农民,越来越面临着重大的历史性抉择,就是要由农民土地承包制转变为农民土地所有制。建立农民土地所有制,这是由全部的世界农业史、全部的中国农民史、全部的大包干以来的农村改革发展史共同提出来的,是冥冥中我佛的慈悲呼唤,是许多人机关算劲千方百计想绕过然而终究无法绕过的一个历史性话题和一道历史性   更多...

于建嵘:土地流转要遵循自愿有偿原则

近期召开的十七届三中全会的一个重要议题,就是建立健全农村土地承包权流转市常但这也是争议最大的问题。有一种观点认为,土地流转就是搞私有化,会改变目前我国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会使部分农民失去土地、会使耕地流失而影响国家的粮食安全。这些观点的客观存在,说明了一些人对当前我国农村土地制度缺乏必要的了解。事实上,家庭承包经营制   更多...

赵燕菁:关于“土地财政”问题的几个理论误区

我在《第一财经》专访中提出的关于土地财政的观点,以前在多种刊物和会议上都曾提出过。这次之所以引起轩然大波,大概主要是因为这一次我是用地方政府官员的身份发表的。在采访中,我的观点实际上有三个,第一,土地财政本质是一种融资手段,对中国经济是有重要贡献,不宜全盘否定;第二,目前的土地财政在二次分配上是有缺陷的,需要通过“房改   更多...

何新:重读《资本论》札记关于地租、土地私有化及“三农”问题

1我曾经说过,中国很少有真正懂得真实经济过程的理论经济学家。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没有饱读经济文献的经济学博学者。但是,经济现象并不是从经济学的数学公式中演绎出来的。相反,检验经济理论有效性的标准是实践而不是完美的数学模型;看其是不是能有效地解释现实经济现象,找出内在的因果关系,从而提出可检证的预测以及有效的对策。十几年前   更多...

秦晖:土地所有制的有关问题

最近一年,我写了一些关于土地所有权的文章,我觉得基本上我想讲的话也都讲完了,最近也没写什么新的东西,昨天天则的同仁想让我讲几句。现在土地所有权的争论,非常的复杂,但是这使我想到一位语言哲学大师讲的一句话,他说语言不过是一种符号,这个符号和他所表达的意思,用那个术语来讲,是服从所谓的任意原则,解释的空间非常大,你想怎么解   更多...

贺雪峰:土地问题系列评论

之一:哪一种类型的农村土地当前中国农村有两种完全不同的土地,一是因为城市发展或公用事业建设需要,而被要求“农转非”的城乡建设用地,一是用于农业生产尤其是用于大宗农产品的土地。前一种土地占中国农村土地的比重极少,以每年占有数百万亩来概算,每年“农转非”的土地不超过中国农村土地总量的0.5%。虽然每年“农转非”土地数量不大   更多...

张静:村社土地的集体支配问题

问题2001年6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土地承包法》首次进行了审议,原计划在8月底对这个草案进行第二次审议,但至今没有进行,原因是涉及农民土地权利的问题仍然存在较大争议。争议的焦点在于,是否允许村集体对承包田不断进行行政性调整。正在讨论的草案试图限制村社调地权,让农户在承包期内对自己的承包地拥有处理权(陈锡文,20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