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启亮:承平日久说承平的相关文章

余启亮:承平日久说承平

最近,社会上又上演了一场辩论赛,辩题往小了说是“名校生都应该具备理想主义情怀”,往大了说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有理想主义”。事情的起因是,知名音乐人高晓松在一档综艺节目中“炮轰”清华学子梁植。以杨奇函为代表的“反方”不满高晓松“显得有些上纲上线”,撰文表示“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有理想主义”,许多人看过该文以后,纷纷转载表示   更多...

承平时期与危机意识

夫大国者,不能不明战守之策—— 毫无疑问,此次恐怖主义袭击事件乃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珍珠港遭到突袭以来,美国本土所面临的最大浩劫;这也是人类历史上发生于承平时期的最大一次恐怖行动。当象征着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繁荣强盛的世界贸易大楼在滚滚浓烟中化为废墟,当掌控着有史以来最强大军队的五角大楼陷于火海,当平素骄傲自信的美国精英人   更多...

余启亮:回归或者前行?

有位女学生深受启蒙思想家卢梭的影响,在给老师的读书报告里强烈表示,我们要回归自然。她甚至说:“在炎炎夏日,为什么我们还要穿衣服?人类无论何时都应‘坦诚’相待。”这可真是位新女性。她要生在民国,肯定是不受豢养的,是敢于同任何她不爱的人离婚的。当下有很多爱“露”的人,可她们才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们根本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   更多...

余启亮:“中国梦”之作为理想

眼下,“中国梦”是个高频词。不仅国家在讲,社会在讲,学校在讲,就连农村都在讲。讲来讲去,就讲出了好几个“中国梦”。国家讲的是国家的富强,社会讲的是社会的有序,至于农村,我想多是茶余饭后讲讲过日子的。学校要讲“中国梦”,一下子就牵连出许多事情。不久之前,人文学院才举办了以“我的中国梦”为主题的演讲。讲“中国梦”,自然得用   更多...

余启亮:人性中的善、恶与自然

“王戎丧儿万子,山简往省之,王悲不自胜。简曰:‘孩抱中物,何至于此?’王曰:‘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简服其言,更为之恸。” ——《世说新语•伤逝》 当山简说了“何至于此”,我们便可以将其归入“圣人”或者“最下”其中之一,而他最后“更为之恸”,又不得不说是我们看走眼了。而言归正传,王戎所   更多...

余启亮:历史学要不要假设?

标题其实还可以再细化二点。其一,有些人肯定以为我是要发“历史有无改写的可能”这类的幽思,其实不然。对于此类幽思,本文压根不予讨论。然而总是有人总是在问,“假如他(历史上的某个人物)当时没有那么做,历史会不会就此改写”。趁此机会,我就跟你说了吧,这不是你应该思考的问题,更是没必要思考的问题,甚至还可以说是假的问题。至于“   更多...

张一兵:平日断裂处历史呈现——德波与他的《景观社会》

李老师,各位老师,各位同学:今天我选了一个人物,依我昨天的定义,他在西方马克思主义发展中,实际上已经属于1968年之后,西方马克思主义整个总体逻辑已经发生重大变化以后,即被我称为后马克思思潮中的重要先驱人物,即法国著名艺术家、电影理论家、左派思想家居伊·德波(Guy Ernest Dobord)。今天讲座的这个标题可   更多...

周睿志:他照亮人性的深渊

茨威格:“巴尔扎克”,《三大师传》,浙江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一一颗卓越的心灵往往需要另一颗卓越的心灵才能与之息息相通。在斯蒂芬•茨威格这位杰出的小说家和传记作家面前,巴尔扎卡敞开了自己,不仅敞开了他的命运的全部秘密,也敞开了他如何体悟人生的诀窍。人生需要活得主动些,主动的人生才是属于自我的人生。或虽经过   更多...

上官丕亮:值得重温的两种立宪主义学说

【摘要】立宪主义是关于宪政的学说。在百年来的中国宪法学说史中,出现过两种对立的立宪主义学说,一种是梁漱溟、杨兆龙等人提出的关于“宪政是最后的成果,宪政的重心不是制宪”的学说,另一种是张佛泉、胡适、萧公权等人提出的关于“宪政随时可以开始”的学说。但这两种立宪主义学说都非常重视尊宪守法习惯的培养,这在修宪机关动辄修宪、宪法   更多...

黛琪:别了,亮中

我与亮中并不认识,也无交往。五日晚听说亮中于凌晨猝逝,时年32岁,非常惋叹,询问能否在新浪网作一专栏。翌日,向郢请薛野将亮中生前学术和随笔类文稿转给我。我花了一些时间来浏览他的文字并了解他的观点,随着阅读量的增多,我不禁越来越难过:这个人的英年早逝,实在太可惜了,他不仅仅是个学者,还是个诗人,具有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也   更多...

陈行之:风马牛:洪亮吉与贡斯当

嘉庆四年(一七九九年)正月,乾隆驾崩,嘉庆帝亲政。同日,大学士和珅及尚书福长安皆获罪下狱。和珅赐死于狱,福长安论斩。追赠纠劾和珅家臣刘全之御史曹锡宝。晋仪郡王永璇为仪亲王,贝勒永璘为庆郡王,绵亿为履郡王,奕纶、奕绅在上书房读书。谕“中外陈奏直达朕前,不许副封关会军机处。”召乾隆晚年抨击、揭露腐败而获罪的尹壮图来京候旨擢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