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允星:有些争议不必去争的相关文章

辛允星:有些争议不必去争

中共18大之后掀起的反腐浪潮引起了举世瞩目的关注,中国社会思想界自然不会对此保持观望,各种各样的评价“鱼贯而出”;有人认为,执政党此举意在推进更为彻底的改革事业,有人认为它仅仅是一场新的派系政治斗争,还有人认为它只是中国当下的经济困局所倒逼出来的一种临时性应对措施。鉴于时间原因,这些不同的评价暂时还不能获得“检验”   更多...

徐贲:卡兹纳与艾希曼:往事和争议

艾希曼是专门负责屠杀犹太人的纳粹军官。卡兹纳是名犹太人,他领导着地方维持会性质的匈牙利 犹太人委员会 ,曾与艾希曼合作。他救过一些人,也害了许多人。阿伦特用这两个人的故事说明,在极权制度下,不必是恶魔,任何一个平庸无奇的人都可能成为刽子手。在极权统治下,加害人和被害人并没有必然或本质的差别。摧毁和灭绝人性,侵犯和残害人   更多...

秋风:司法改革争议四题

人民需要司法职业化过去十几年来,中国法治建设的一大进步是,从观念上确立了司法职业化的必要性,在制度上也开始保证这一点。但最近有人提出,司法不能过分职业化、不能变成司法神秘主义,要重视司法的人民性,仿佛司法的职业化与司法的人民性、与司法为民的目标是截然相反的。这种看法恐怕站不住脚。司法当然需要职业化,人世间各个行业都需要   更多...

《财经》:税收稽查争议 减税不减负

《财经》记者 王长勇 于宁 王紫雾为完成全国税收增长8.2%的指标而展开的全国性税收稽查,客观上是否会抵消积极财政政策的刺激效果?位于北京市宣武区枣林前街的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近期屡有国企领导被叫至此进行谈话,就企业纳税问题进行磋商——这是今年4月以来全国范围税收大检查的一个重要环节,而税收大检查的主要目的是加强税收征   更多...

沈岿:刑事司法赔偿责任的例外及争议

国家承担刑事赔偿责任是有限制的, 如同行政赔偿责任存在例外情形一样, 国家也有不必承担刑事赔偿责任的情形或事项。这些例外,主要规定在《国家赔偿法》(2010)第19 条以及相关的司法解释之中。此外,有些刑事赔偿责任的例外情形, 虽未在国家赔偿法中予以明确, 却因为法律对刑事赔偿范围封闭式的肯定性列举而存在。换言之, 它   更多...

朱毓朝:从赖昌星、玉山江/塞利尔案看加中关系政治法律层面的争议

近年来加拿大和中国的关系进入了自1970年两国建交以来明显的低谷。在间谍问题、人权问题、西藏问题上以及两国之间几个悬而未决的司法案件都引起了少见的公开争执,为两国关系的冷淡场面雪上加霜。其中两国之间因为赖昌星遣返案的迟迟未决和维吾尔族“东突分子”加拿大公民玉山江(英文姓名为HuseyinCelil ,胡赛音。塞利尔)在   更多...

吴伟:“搁置争议”背后的危机

最近,中日之间达成了东海“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协议。“搁置争议”,是达成这个协议的前提,而“共同开发”是协议的目的。对这个协议,我的基本态度是赞同的。在目前中日间东海划界和钓鱼岛的主权争议长期悬而未决,而又在短期内难以解决的情况下,也许这是个最好的解决办法。但是,我认为,达成了协议,并不是就可以万事大吉,高枕无忧。在   更多...

阚敬侠:“人肉搜索”法律争议之我见

2009年1月18日,江苏省人大常委会批准了《徐州市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因该条例含有不得在网上散布他人隐私或者侮辱、诽谤、恐吓他人等规定,被众多媒体和网民批评其意在禁止“人肉搜索”、“草根监督”,保护贪官污吏。 “人肉搜索”作为中国的网络新词汇,第一次进入法律领域是在2008年北京的王菲诉北飞的候鸟等网站侵犯   更多...

信访改革引发争议

信访条例修改在即何去何从出现两种声音改革前夜的针锋相对11月7日,社科院研究员于建嵘在赴外访问的前夜致信温家宝总理。他在信中表达了对即将通过的信访条例修改稿的担忧之情:“目前有关部门提出的《信访条例》修改稿,虽然较原条例有进步,但没有真正体现信访制度的改革方向,信访问题关系到国家政治稳定,切不可为了应急而草草出台。”据   更多...

宫玲:一场提问引发的争议

中央电视台记者芮成钢先生提问美国总统奥巴马,引发不少争议。大多是将焦点集中在该记者是否抢了韩国记者的提问权,代表亚洲是否恰当云云。 对此,作为一个十年资历的媒体人我的看法是,在基于人道、礼节乃至国际惯例等前提下,于国际大型会议场合,一个记者“不择手段”争取提问机会以求表现,并且获知想要采访的内容,这是可以接受的。 新闻   更多...

汪晖:我对目前争议的两点说明

一,关于“长江读书奖”一段时期以来,围绕“长江读书奖”的公布发生了许多议论。作为当事人之一,我在获悉得奖的消息之后,曾经先后三次给评审委员会致信,感谢推荐委员会和评审委员会对我的研究工作的肯定,但考虑到目前知识界的复杂状况和围绕《读书》杂志发生的风波,我在信中表示辞谢,目的是避免因为我的获奖而给《读书》杂志带来任何无谓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