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志浩:高华——碧血丹心铸史魂的相关文章

谢志浩:高华——碧血丹心铸史魂

众所周知,南京大学是大陆国民党史研究的重要基地,高华在这个基地,沿着本科、硕士、博士的学术旅程,成长壮大。但是,高华胸中自有万千沟壑,对这个基地的学术理念和学术传统,展开深刻的反思,并且进行大胆的扬弃,本着独立精神和自由意志,呕心沥血,苦心孤诣,对高度意识形态的学科,进行“祛魅”,与杨奎松、单少杰先生,成为党史研究的   更多...

度北:“皓月寻梦”碧血青史照我心

黄花皓月,浩气长存。 保路运动,功载千秋。 中华夙愿,百年梦想。 民主共和,任重道远。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辛亥百年看今昔,碧血青史照后人。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世纪沧桑长歌恨,千古英烈千古歌。 ──《皓月寻梦》 (一) 中秋孤夜,凉生秋思,风透银光如洗,月大如盆。 凝光悠悠寒露坠,秋水   更多...

谢志浩:碧血湛黄花:『辛亥革命』学术史回望

晚清重臣李鸿章氏,深切感受西洋的船坚炮利,内心深知此种局面,何止大清不是对手,就是放在二十四史中,实乃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应对亡种灭国危局的,前有林则徐、魏源,后有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纵使具有林公“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伟大情怀,在艰难万状的形势面前,如何驾驭着曾经威震四海的“泰坦尼克号”,穿过   更多...

谢志浩:难忘的萧延中先生

(一)笔者1985年考取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在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系,居然开始了独特的精神历程,至今想来还非常有趣。我和母校的关系,异常微妙。应该说,中国人民大学待我之厚,真有点三生有幸,温暖至今。首先图书馆阅览室里摆放着整套的涵盖近百个人文社会科学专题的《人大复印资料》,直到现在,这套复印资料在人文社会科学界都是   更多...

谢志浩:玉汝于成华罗庚

上苍并不是那么眷顾华罗庚,家贫而失学,伤寒致腿疾;但是,华罗庚却能扼住命运的咽喉,进行顽强抗争,老辈清华学人,爱心护天才,最终使得华罗庚,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可见,上苍在为华罗庚关闭一扇门的同时,也为华罗庚开启了一扇窗。华罗庚先生之所以成为一个传奇,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那个孕育传奇的时代。自学成才是华罗庚独特的人生路经,   更多...

谢志浩:倔丫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笔者体会,最难念的“经”,也许就是“育儿经”了。很是害怕将来家里有一个大小伙子,与谢某争夺对媳妇儿的“爱”,所以,夫人怀孕期间,天天盼着能够生养一个丫头,心里的小九九,还不是愿意在家里,获得来自两个“女人”的双份的“爱”。菩萨保佑,媳妇儿很“争气”,果然,生了一个丫头,名曰妞妞。素来尊重媳妇儿对孩   更多...

谢志浩:谢韬:老战士,永不死!

(一)2010年8月20日,八年不见的中国人民大学的老校友,风雨故人来,坐在时光街酒馆,大有时光倒流的感慨。小方和大帅两位校友,诘问我:何以2009年毕业二十周年纪念会上没有谢志浩的身影?小方会意地说给大帅:老谢已经在网上评论纪宝成校长好几回了,要是二十周年毕业纪念会回去了,见到纪先生,该多尴尬啊,不好意思见人家纪校长   更多...

谢志浩:耿介孤忠黄万里

清华大学在反右派运动中,曾经涌现571名右派,而在222名教职员右派里面,又有三大右派“标兵”——钱伟长、孟昭英、黄万里。1978年之后,钱伟长、孟昭英两位先生被改正后,受到主事者的重视,得以发挥余热;而黄万里先生,却没有那样的幸运,但是,耿介孤忠的先生,正气凛然,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壮歌! 黄万里先生(1911——   更多...

谢志浩:漫谈六位老校长——追忆李文海先生

往事如云,往事并不如烟!中国人民大学,是第一所社会主义大学,这是母校的“特质”和“性格”,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母校拥有“第二中央党校”的“美誉”。笔者1985年入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迎来了新校长——袁宝华先生。李文海先生,大概就是那时候,就任副校长的。记得上国民党史课的时候,有位老先生,在讲孙中山的余暇,总是不忘讲   更多...

谢志浩:清华百年:温柔敦厚潘光旦

潘光旦先生,实在是百年中国学术图景中“特立独行”的一位巨子,笔者内心,一直将潘先生视为老清华社会学系的灵魂人物。潘光旦先生(1899年8月13日——1967年6月10日),江苏宝山县人氏。先生一生与清华的缘分,用梅贻琦校长“生斯长斯,吾爱吾庐”来形容,亦很恰当。潘光旦十四岁入清华学堂,1922年赴美游学,1926年哥伦   更多...

谢志浩:异哉所谓“大学专业设置对应社会需求”者也!

2011年1月10日,学校召开教代会。笔者作为教师代表,在艺术楼文科教师代表小组会上,就降低教师工作量、取消错峰上下课、增加考核人性化,三个提案,做出说明。同时,还就设立学术沙龙、创新考试形式,发表了见解。就是在小组会上,听到一位代表,在会上吹风,学校应该实行专业末位淘汰,打破只能上、不能下的惯例。这位代表的吹风,引起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