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东:阎宗临先生的幸运与不幸的相关文章

丁东:阎宗临先生的幸运与不幸

  阎守诚教授撰写的《阎宗临传》,今年初由三晋出版社出版。传主和作者是父子关系,又是史学同行。此传依托了丰富的文献,且带着体温和亲情。儿子写父亲,容易产生子为父隐的偏向,偏离学术的中立性。作者对此有所警惕,力求以事实说话,议论不多,分寸得当,并无过头的溢美之词。在当今的学人传记中,当属上乘之作。 阎宗临19   更多...

王宁:郭预衡先生的幸运与不幸

郭预衡先生进入了90岁的年头,没有等到过生日,就这样走了。 郭先生是我们的老师。在北师大中文系50-60年代的学生,不论是哪个专业,都打心里尊郭预衡先生为老师;因为,郭先生虽是一位很不善于表达的人,但你只要遇到问题去向他请教,他会默默地听你说,最后用非常平易的话给你指点,有时候也就是一句半句话,却让你茅塞顿开,口服心服   更多...

鄢烈山:我们这些人的幸与不幸

拉家渡先生知我是1982年大学毕业的,给我出了一个大题目,让我写“八二届人”的精神谱系。只惯写些杂感随笔的我,当然不敢率尔膺此大任;能借此机会,谈谈我们这些人的幸与不幸,我是很乐意的。称“我们这些人”,是因为1982届的大学毕业生(包括1982年春毕业的“七七级”学生与1982年夏季毕业的“七八级”学生),从年龄构成看   更多...

傅国涌:黄炎培的幸与不幸

“黄花心事有谁知,傲尽风霜两鬓丝。”这是黄炎培1947年1月留在南京的诗句。这位年近古稀的知识分子经历了晚清以来无数风风雨雨,曾几度亡命、死里逃生。在战乱不断、政治黑暗的岁月里,他献身教育、尤其是职业教育事业,做出了大量开创性的工作,赢得了崇高的声誉,这是他的有幸。他年轻时即有教育救国之志,1903年,他25岁那年在家   更多...

钟伟:不幸的时代和两个幸运的人

米尔顿.弗里德曼是我最喜爱的经济学家之一,当他和夫人罗斯的回忆录《两个幸运的人――弗里德曼回忆录》由中信出版社在2004年1月出版之后,我虽然数次因其60万字的篇幅望而却步,但最终还是在十一长假期间抽空读完了这本冗长之作。让我吃惊的是,米尔顿虽然是经济学的巨匠,但从照片看来,似乎不过是身高不足170公分的小个子犹太人。   更多...

贵贱两不幸

贱莫贱于中国树。 中国的森林覆盖率不到百分之三十,却要向森林覆盖率近百分之七十的日本出口木材。在日本,漫山遍野是茂密的森林,码头上却是堆积如山的中国进口原木。日本人用的一次性方便筷,也多从中国进口,它只是回收用过的方便筷,制成木浆再卖给中国,用赚得的钱再进口中国的方便筷。中国某地出口木材,只需将直径逾尺的树木刨成方棱   更多...

李锐:不幸和大幸

十六年前,耀邦溘然长逝。我在悼文中说过,这是当代中国很大的不幸,也是一切以他为师、为友、为长者、为楷模的人的很大不幸。 其实,我还有一句话当时没有说而后来常与人说:中国出了个胡耀邦,共产党里出了个胡耀邦,这又是中国的大幸。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刚刚走出“文革”动乱,却依旧被极左阴霾和桎梏所笼罩所禁锢。冲破阴霾和打   更多...

傅国涌:邵飘萍:幸还是不幸?

在邵飘萍殉难80年后,一部砖头般的大书《乱世飘萍》悄然问世,大概是对这位生于乱世、死于乱世的一代报人最好的纪念。80年的时光不算短,几代人的时间过去了,人们仍记得邵飘萍惨遭杀戮的那个日子,记得他从容赴死的一幕,当然更忘不了他在报业史上四射的光华,同时代的报人胡政之在他遇难第五天曾写下一篇《哀飘萍》,对这位文采斐然、才气   更多...

傅国涌:邵飘萍:幸还是不幸?

在邵飘萍殉难80年后,一部砖头般的大书《乱世飘萍》悄然问世,大概是对这位生于乱世、死于乱世的一代报人最好的纪念。80年的时光不算短,几代人的时间过去了,人们仍记得邵飘萍惨遭杀戮的那个日子,记得他从容赴死的一幕,当然更忘不了他在报业史上四射的光华,同时代的报人胡政之在他遇难第五天曾写下一篇《哀飘萍》,对这位文采斐然、才气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