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光:我所见到的叶群的相关文章

程光:我所见到的叶群

  一 我知道叶群的样子,是看了一张相片,那是六十年代初林彪在公园休息散步时拍摄的。林彪身着灰色中山装,戴着帽子,有个衣着简朴的妇女在身边。他们和其他的游人一样休闲地走着,看不出来傍边有特殊的警卫。那时中国领袖人物的肖像在公共场合张挂,正中是毛主席像,两边的是副主席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林彪和总书记邓   更多...

戴煌:我所见到的胡志明主席

可能是1995年,越南为了纪念胡志明主席的一百零五周年诞辰,特别要拍一部纪录片。越南电影制片厂的一位编导带着七八个摄影师和工作人员,到中国北京等地拍摄胡主席过去多次访问中国的有关场景,并在北京访问拍摄了四个人。一是管理帮助越南抗法战争的中国顾问团副团长兼军事顾问团团长、老年时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的韦国清。他去   更多...

周枫:我所见证的北大外哲所

近来,我常听说北大外哲所走向了衰落。作为从那里毕业出来的学生,我深为此惋惜,但我以为,她的衰落是无可避免的,以她大约十年前我看到的状况,就已注定了要走向这一天。我于1993年考入外哲所,攻读现代欧陆哲学(硕士),一年后选择了王炜作为我的导师,以胡塞尔哲学为我论文主题。由于恶性神经衰弱始终折磨、困扰着我,加之找不到工作,   更多...

程光:我的一九七一年

程光,退休高工。原名邱承光,邱会作之二子。“九一三”事件发生时25岁,在解放军广州部队服役。施工“老虎洞”1971年元旦刚过,部队里干部请假探亲的就多了,都想回家过春节,但得到批准者很少,因为我们一二四师是甲种战备值班师,休假干部不得超过百分之三。我没有想这事,我到部队时父亲要求,要把春节和其他节日休假的机会让给他人。   更多...

舒云:1967年江青和叶群的关系

叶群和江青的关系近年来披露了不少,但1967年叶群和江青的关系还有一些是鲜为人知的。那时江青“众星捧月”、大红大紫,正处于大权在握并且还要继续向上攀升的时期,叶群拼命巴结她,这和后来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关于这个问题,江青的第一任秘书阎长贵向笔者谈了一些他亲自看到和经历的情况。给江青送军装及“毛驯阎长贵说,在1966年8月   更多...

杨银禄:我见到的江青三次流眼泪

江青是一个铁石心肠、心狠手辣的人,但她同时又好哭,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她经常以哭作为一种手段,以实现和达到她这样或那样的目的。但我在她身边工作的几年里,有三次看到她真诚地伤心流眼泪。一、为程砚秋流泪1968年11月份的一个晚上,北风嗖嗖地吹摇着无叶的柳枝,天空中飘撒着零星雪花。江青吃过晚饭,叫我打电话给姚文元,“文元同   更多...

张德元:我所记得的农村“文革”

明天就是2006年4月的最后一天,“红五月”就要来了。中国现代史上的许多“创举”都是与“红五月”有关的,“红五月”注定要和中国人民的命运紧密联系,1966年的5月16日,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六通知》,从此“急风暴雨”式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横扫中国大地,历时十年之久。我的青少年时期就是在文革“洗礼”中度过的。   更多...

钱钢:台湾志工——龙应台文化基金会所见

明磊: 《民间》越办越好了,不只我自己这么看,许多朋友都有同感,让人高兴! 去年我曾两次访问台湾,其中一次逗留了一个月。看到《民间》,自然就想到台湾的“民间”——想到我所认识的台湾志工。我就用这封信来报告一二吧。 我第一次到台湾,是接受龙应台文化基金会邀请,去台北参加“面对密苏里——太平洋战争六十周年反思”国际论   更多...

程光炜:孙犁“复活”所牵涉的文学史问题

从2002年7月11日著名作家孙犁逝世到目前,“孙犁现象”对当代今文坛产生的“冲击波”一刻也没有停息过。很多作家、学者都抱怨文学史没给他应有的评价,这对文学史研究提出了很大的挑战。于是,一个孙犁能否像汪曾祺那样以更显赫的地位“重回文学史”的问题便提了出来。但是,我不想讨论孙犁小说的特殊价值,因为它非常复杂,不是三言两语   更多...

程光炜:文学史研究的“陌生化”

为什么要讲“文学史研究的‘陌生化’”的问题?对此,我也觉得难以回答。但正因为它有某种认识上的歧义性,我才愿意拿出来讨论,并请教于大家。文学是一种教人“相信”的审美形态,文学史研究则是一种将“相信的文学”进一步归纳、总结和系统化的学术工作。我们做文学史研究肯定得有这种“共识”,否则就无法交流。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   更多...

杨波:我所了解的陈伯达

“文化大革命”前,陈伯达曾担任国家计委副主任,分管国家计委研究室,而我当时任研究室副主任,主持工作,所以在工作和生活中与陈伯达交往颇多,对其在“文化大革命”前后的所作所为和为人处世的情况甚为了解。不愧是“老夫子”全国解放后,我读了陈伯达撰写的《中国四大家族》、《窃国大盗袁世凯》、《人民公敌蒋介石》等政治论著后,知道他是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