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勇:慈禧太后归政记的相关文章

马勇:慈禧太后归政记

慈禧太后希望完全归政的决心是坚定不可动摇的,其诚意也是不必怀疑的。然而现在看来这个决定究竟是利是弊,却很难说。 如果从1861年“祺祥政变”开始算起,到1886年,慈禧太后在大清王朝最高领导人的位置上已经呆了25年了,尽管这个位置只是“垂帘听政”,并不是名正言顺的最高领导人。然而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独子早丧的寡妇,   更多...

马勇:真正约束光绪帝的并非是慈禧太后

为纪念戊戌变法115周年,新浪历史特邀请五位历史学家,共话戊戌变法的成败得失,还原115年前那场变法前后的权力角逐、理念碰撞。用那个时代、那些人的故事,来指引我们对百年来中国政治变革的反思。以下为学者马勇接受新浪历史采访的采访稿。改革之始:“家天下”观念使光绪帝焦灼做判断新浪历史:新浪的网友大家好!1898年6月11日   更多...

郑克中:慈禧太后逝世百年祭

慈禧去世一百年了,中国的政治文明进展缓慢而且艰辛,探究其主要原因就是整体民智未能开发和开放。民主宪政是世界潮流,中国也必须走这条道路。要想让中国更加富强,必须从改变社会民众做起,普及民主最起码的A、B、C知识和让他们勇敢地去实践。   更多...

唐德刚:中国海军和慈禧太后的颐和园

在近百余年的中国里,李鸿章实在是最早的、乃至唯一的当国者,曾经领导我国参加过世界军备竞争。自哥伦布发现美洲(1492),到二次大战结束(1945),在白色帝国主义的五霸七雄(后来又加上个日本帝国主义)的操纵之下,我们这个地球,实在是个 土匪世界 。只有强权,没有公理。强权从何而来呢?曰:武装也;军备也。在李鸿章那个   更多...

秋风:慈禧太后与宪政

在中国宪政历史上,慈禧太后是个关键人物。慈禧太后绝不是守旧分子。费行简在其《慈禧传信录》中记述说,太后曾对光绪皇帝说,变法图强,乃其素志,只是不同意“师日人之更衣冠、易正朔”,以得罪祖宗而已。因此,她在看了冯桂芬所写提倡变法的《校邠庐抗议》之后也承认,作者说得十分中肯,只是告诫说“毋操之过蹙而已”。光绪皇帝在戊戌维新   更多...

郭世佑:慈禧太后只知弄权 领导改革能力不够

核心提示:三是“如何处理各种形式改革的轻重缓急的问题,对改革者来说比对革命者要尖锐得多”。相比之下,只知玩弄权术、擅操宫廷政变的慈禧太后的领导能力是不够的,王照说她“但知权利,绝无政见”,陈夔龙说她只看重“利害切身”,都是一个意思。每逢某些重要历史事件十年、百年的整数年份,史学界一般少不了要举行一定规模的研讨活动,发表   更多...

目击慈禧葬礼——传奇女人的陨落

一九零八年十一月,京城的人们议论纷纷。只知道皇帝和太后都死了,而且濒死时遵循了几千年前的礼仪,即在满朝文武百官的注视下孤独地死去。没有人伸出手来安慰他们,因为没有一双手可以触摸一位濒死皇帝或太后的圣体。毕竟紫禁城的高墙是如此的坚固,而神秘外人永远无从知晓。几个月前,光绪皇帝被葬在离北京有4天路程的清西陵,那儿安葬着雍正   更多...

张鸣:曹汝霖给西太后讲立宪

清末新政,立宪是最响、也最持久的呼声。后世把当年推动改革的人称为立宪派,其实,在当时,朝野上下,像点样的官绅和绅商,差不多都是立宪派,更不消说那些留洋回来的、新学堂出来的学生仔了。光绪二十七年初(1901),西太后和光绪尚在避难地西安,新政就揭开了序幕,第一项改革,就是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改成外务部。于是中国终于有了一个   更多...

张鸣:隆裕皇太后的冬天

清宣统三年的十二月,这个冬天特别冷,这个冬天,是属于清末最后一个皇太后隆裕的。原本,她这个皇太后,就是一个摆设,小宣统溥仪,不过是兼祧光绪,即做光绪皇帝兼职的后嗣。因此她这位一向不受光绪待见的皇后,即使升了一格,也是有名无实。所以,西太后翘的时候,尽管小皇帝很小,却并没有让隆裕临朝垂帘。而是让宣统的亲生父亲醇亲王载沣做   更多...

傅国涌:1906年——慈禧垂帘时代的宪政萌芽

1898年秋天,慈禧太后的屠刀在北京菜市口齐刷刷地砍下了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的头颅,血花四溅,老迈帝国在一片肃杀之气中,徐徐落下了19世纪阴沉的帷幕。纪元更始,20世纪的中国开始于八国联军铁骑进京的烽火狼烟,垂帘听政、主宰中国的慈禧仓皇西逃,万乘之尊一路上饱受流离之苦。这才有了1901年1月29日慈禧以光绪帝名义颁   更多...

马勇:“戊戌政变”有三大谎言

在我们传统的教科书上,对1898年 百日维新 的失败通常是这样描述的:维新志士谭嗣同夜访袁世凯,希望得到军方支持,但袁世凯向保守派告密,随后慈禧太后发动 戊戌政变 ,重掌政权,将谭嗣同等 戊戌六君子 杀害于菜市口,并囚禁光绪皇帝于瀛台,轰轰烈烈的戊戌变法,最终被扼杀。然而,正在湖湘讲堂主讲《中国大变革1895-1915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