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承志:夏台之恋的相关文章

张承志:夏台之恋

夏台是一个天山中的山口,一个聚落和地点,现在大概是一个乡的维吾尔语地名吧,它们于新疆西极的Mongolkulai,意即蒙古人的草场,官名昭苏县 -- 的一隅,与查干乌苏、阿克牙孜等地相接。不用说,这些地名中只有夏台(梯子)是早期形成的自然地名,指的是从这山口通向冰大坂的险路像梯子一样。夏台和它的近邻 -- 当时称为三公   更多...

薛涌:美国的邓小平之恋

从1976年1月邓小平第一次出现在《时代》周刊的封面上,到1997年他去世为止,邓小平至少七次成为《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如果包括他作为在封面右上角的小照片上出现的次数,那么他几乎年年上封面。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79年和1985年,邓小平两次被评为该刊的年度风云人物。而后一次使《时代》周刊1986年1月6日那一期用了   更多...

张承志:怒向五彩觅炸弹

就好像跑马拉松的选手跑得晕头转向好不容易过了转折点、终于在被拉成长长一大串的某个位置上,看清了自己究竟算老几一样;干了近30年职业作家之后,我也初次看清了自己所处的位置。换句话说,是看清了自己的姿势、形象、好像从四周外部看清了自己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家伙。记得在日本爱知大学的一次集会上,一个日本人和我说着说着争起来。本来大   更多...

成绶三:难舍难弃的“红”之恋

世界各国大多有自己钟爱的颜色,中国人钟爱红色,古已有之。在国人看来,红色象征着喜庆、吉祥。而1917年,远在波罗的海的一声炮响,把中国带入了久久挥之不去的对红色的迷恋。此后,随着一波又一波的红色浪潮,一轮红日冉冉升起,红色迅即覆盖了整个神州大地。到了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更是发展到,举目四望,处处都是红小书、红袖章、   更多...

张承志:斯诺的预旺堡

1与陕西和甘肃的无穷无尽的山沟沟相比,我们走的那条路 —通向长城和那历史性的内蒙草原的一条路 — 穿过的地方却是高高的平原。到处有长条的葱绿草地,点缀着一丛丛高耸的野草和圆圆的山丘,上面有大群的山羊和绵羊在放牧啃草。兀鹰和秃鹰有时在头上回翔。有一次,有一群野羚羊走近了我们,在空气中嗅闻了一阵,然后又纵跳飞跑躲到山后去了   更多...

张承志:亚洲的方向

A谈起日本总有说不完的话。但若幻想用理论的方法把话说清楚,往往又只是徒劳。日本的问题千头万绪,大幅简化,归根结蒂,就是一句话-投身亚洲还是背叛亚洲。但是话未出口,似乎就听见了中国人惯用的反唇相讥:少来这一套!亚洲怎么啦?我们就是亚洲!宛似多年前我笨口拙舌,想强调「人民」的意味时的遭遇一样:人民怎么啦?我们就是人民-…于   更多...

谢卓婷:论张承志的文化身份焦虑

宗教的真根据在于出世。张承志在宣布自己已皈依伊斯兰教成为哲合忍耶教派中的一员后,不仅是他自己觉得“力气全尽,我的天命履行了”(《离别西海固》),便是旁观者,也都几乎有理由认为,这在荒芜的英雄路上流浪了多年的旅人终于找到了他最后的“黄泥小屋”。特别是《心灵史》之后,张承志更是明确宣布他将“以这部书为句号,结束我的文学”   更多...

张承志:讲演河州城

临夏的读者们,你们好!临夏的穆斯林朋友们,赛俩目!我不善于在大庭广众面前作很认真很像样的演讲,我习惯的形式是和大家做朋友式的闲扯。现在我把我最近对国际形势的观察和思考说一下。这里有一种“主潮的气氛,好像在自己家一样,没有任何压力,觉得在场的都是自己的朋友。但即便这样,要把一个有意义的、重要的话题说清楚,我也不是很有把握   更多...

傅书华:心灵的迷狂——张承志批判

在当今中国的思想界、文化界、文学界,张承志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存在,本文旨在对张承志的精神价值取向提供自己的批判性的反思与评价,以贡献於大家。一对世俗生活的极端蔑视,对与社会现实世俗生活对抗的精神世界的执着追求是张承志的一大特点,也是他超俗显圣的主要方面。在张承志的小说中,张承志总是要设置一个与社会现实世俗生活相对立   更多...

张承志:鱼游小巷

抵达这个城市之前我一直想着一句话:至少可以像一条鱼,默默地游进去,再默默地游回来。这个表达,是我向一位蒙古作家学来的。我们访问万顷金波的草海之国蒙古,那时他们连夸奖一句成吉思汗,都会被克格勃收拾。等他们回访北京,在欢迎的宴会上,那位矮身材的喀尔喀人最后一个发言。他说:原来我打算像一条鱼一样,闭着嘴,只默默地去北京游一回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