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立诚:中国仍需要“韬光养晦”的相关文章

马立诚:中国仍需要“韬光养晦”

近年来,“警惕崛起的中国”的说法并不少见。李光耀在最近的一本新书中提到:“对东南亚,工业化强大的中国会不会像美国自1945年以来那样的充满善意呢?新加坡对这个问题不确定,文莱、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或越南都不确定。”无独有偶,尼日利亚央行行长萨努西最近也撰文提醒非洲要提防中国。他在《非洲必须现实地认识与中国的关系   更多...

储昭根:中国还要韬光养晦么?

中国已是一个令世人瞩目的大国,但中国却面临一系列不太如意困窘:中国商品在全球遭遇反倾销抵制,美国售台武器引发外交紧张,东南亚诸国与中国持续为领土主权起争议,在人权、宗教等方面均不断受到西方的指责。中国要不要承担大国责任?中国面对挑战是强硬出击,展示肌肉,还是保持头脑清醒,继续韬光养晦?这似乎是中国外交当前不得不面对的困   更多...

李稻葵:中国应继续韬光养晦

日本最新公布的经济数据,让中国在2010年第二季度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从人均年收入来看,中国仍然差美国和日本很远。16岁的“姚明”成为世界经济老二的中国经济面临着更加复杂、更加严峻的经济形势。金融危机不仅让我们提升了经济的相对体量,坐上了世界经济体量第二的交椅,更让世界看清了中国在某些方面(如:果断决策、强   更多...

秋风:“韬光养晦”再思考

●只有美国“一霸”,世界大战暂时打不起来;同时也因为只有“一霸”才导致世界格局严重失衡●21世纪中国的战略目标,一要实现现代化,二要解决台湾问题。中国在这一过程中的外交将以全新的战略眼光和战略思维,因势利导地朝着实现我国战略目标的方向发展●中国是一个国际影响力日益上升的发展中大国,中国要积极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   更多...

杰夫代尔:中国不再韬光养晦

“20多岁人们已在后天安门环境里成长起来,那是一个故意灌输新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的环境。”“中国境内有许多关于中国人感情如何遭到外界伤害的持续性宣传,人们建立起了一种强烈的愤慨感。”   更多...

安学军:“韬光养晦”与“对日新思维”

最近,马立诚先生和时殷弘先生“对日关系应该有新思维”的观点在国内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其“不能纠缠于两国之间的历史问题”“应该接受日本成为一个正常国家”“为了‘战略目标集中’和‘经济利益’,中日两国应该接近而且中国要采取主动”等主要观点,甚至引发了世人对我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全面反思和批判。我无意在此批判马先生和时先生的观点,   更多...

路透社:中国韬光养晦政策已失效

“韬光养晦”政策对于今日的中国,似乎已经失效,或是不再可行,因为中国的军事实力已壮大到难以隐藏,其实现雄心的愿望也极为迫切,无法推延。中国最近就能源富集的南海领土主张问题与东南亚国家卷入的纷争是上述变化的一个主要体现,尤其是与菲律宾在黄岩岛形成的对峙局面更说明了这一点。尽管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以及五角大楼大幅削减   更多...

赖海榕:再论韬光养晦是价值不是手段

近年来,“出手”、“亮剑”、“韬光养晦过时”之论甚嚣尘上。笔者曾撰文期期以彼论为不可,并力陈韬光养晦是价值不是手段,是道不是术,是体不是用,是修养不是计谋,是哲学不是策略。有读者以为该文仍有语焉不详之处,所以在此做些延伸的论述。勿让“强大”这种幻觉所迷倒把韬光养晦当做手段的朋友一般认为,只要我们强大了,韬光养晦就过时了   更多...

青峰石:自吹“崛起”和张扬“韬光养晦”都不明智

“崛起”的说法很容易让别国产生对我们不利的想法,而实际上,像我们这样一个底子很薄,人口太多,城市与农村、地区与地区之间差距极大的国家,是很难一下子“崛起”的。也许一两个地区、几个城市可以在不太长的时间内获得突出的发展,但要想使我们整个国家来个“崛起”几乎是不可能的。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些年竟有不少同志热衷于“崛起”的   更多...

江时学:谈“韬光养晦”应联系实际

我曾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国际问题前沿”课程期末考试出过一道题:“……你认为中国的哪些外交行为或立场可被视为“韬光养晦”(请举2个例子说明)?为什么?哪些可被看作“有所作为”(请举2个例子说明)?为什么?”。 200多个学生的答案可谓五花八门。被许多学生认为是“有所作为”的外交行为或立场包括钓鱼岛撞船事件发生后对日   更多...

熊光楷:中文词汇“韬光养晦”翻译的外交战略意义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邓小平同志基于对中国国情的深刻认识和世界局势的全面把握,提出了“韬光养晦”的外交战略思想。时至今日,“韬光养晦”已成为中国对外战略方针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理解和把握中国外交政策的关键词之一。当前,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历史性变化,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互动日益紧密。对“韬光养晦”一词的正确理解和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