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碧辉:简答李佰勇的“PK”的相关文章

李碧辉:简答李佰勇的“PK”

李佰勇在共识网发了一篇长文《莫言式尴尬PK卫道士尴尬》针对我的小文《读懂莫言式尴尬》,逐一进行了与批判式解读,洋洋洒洒,可谓认真。我不胜欣慰——有反响总聊胜于无,而且,承蒙李佰勇赏赐一顶桂冠——“卫道士”于我呢!有来无往非礼也,看在李佰勇的热情上,我也简答几个问题,算作对李佰勇“PK ”的PK 。一 我心中的确有道,那   更多...

李碧辉:韩寒并非无欲,是无体制欲

下面贴出一篇本人2010年4月写的文章。写好以后,一直未发。原因之一是本人不大会发稿,其次,是积久成习的毛病,很多文章多为有感而作,但完成后就没了后劲如何发表。最近韩方之争引人注目,我一直在观看。事情起于韩寒的“韩三篇”,那的确不是韩寒惯常风格,但既然由韩寒的博客发出来,最起码的一个事实,韩寒是认可的,那么,韩三篇透露   更多...

李碧辉:读懂莫言式尴尬

莫言获了诺奖,自然是很幸福激动,但也美中不足有些许尴尬,而这些许尴尬因了莫言的解释和某些人的阐释越发尴尬起来。不但莫言尴尬,也令莫言所在的中国作协尴尬,更令中国尴尬。这些尴尬起于何处?一 莫言的身份地位与他作品透露出来的倾向性与价值观的相悖。莫言一直在体制内,且很滋润,是中共党员,还有一官半职,可是他的作品却是反体制的   更多...

李碧辉:垃圾风波

谁也没有想到一袋垃圾会闹出三条人命。可它就在东街那个特殊的环境、那个特定时期和那些特定人们的相互碰撞下发生了。一这事得从玉环东街说起。玉环东街原是个郊区生产队,二十多年前城市扩建被划为城区,老房子都拆了,集中连片盖了新房,几经规划整建,现在形成一天背街,呈东西向,居民以街为界南北分布。这里是典型的城中村,一户一院,都是   更多...

李碧辉:作家是什么

我也同意很多文学理论家的观点,作家是天生的批判家,作家是个刺头,总是不满现实,总能挑出毛病,总是一副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派头,作家的眼睛犹如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别人眼里是美女精英圣贤伟人,他眼里是妖魔鬼怪专制暴君,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来,那是作家的能耐。所以,真正的作家都有些怪异,不怪异怎么能感觉出异常来啊?不怪异怎么能发现别   更多...

李碧辉:回应反质疑的几点看法与感触

一 超越闹剧,直抵文化之根——真实与诚信看了很多质疑与反质疑的论争,方韩之争越来越有意思了,越来脱离闹剧的趣味,成为一场关于诚信的文化争论。质疑者顺藤摸瓜,翻出韩寒诸多文本一一检视,再对照韩寒访谈视频,韩寒的博客等等,像福尔摩斯破案那样寻找蛛丝马迹,将一个个疑点组成证据链,进入综合分析,直抵关键问题。随着网民的不断加入   更多...

李碧辉:作家能否自证清白?

韩寒一再强调,作家没法自证清白,因而无需自证清白。于是在和方舟子掐架时,韩寒摆出一副维护所有作家权益的姿态——“不能开这个先河”,坚决反对和抵制方舟子质疑。言下之意,如果他韩寒这次被质疑坐实了代笔,那以后作家们就等着倒霉吧,一旦某人看你不顺眼,就如法炮制,说你代笔,把你搞倒搞臭,让你无法在文坛混下去。什么叫“不能开这个   更多...

李碧辉:文化之精髓与文化之皮毛的较量

我在《作家能否自证清白?》结尾时说,“韩寒父子,十几年来一直套着光环,也不过是只得了文化的皮毛,文化之精髓却被他们弃之如敝履。”一位自称老鹿的网友看了点评道,“何以见得?一张嘴不负责任地说别人是很容易的。”显然,老鹿不同意我的看法,而我是倾向于质疑韩寒的,老鹿在其它几处的言论也表明他是挺韩的。尽管这样,我还是尊重老鹿的   更多...

李碧辉:哲学这样“指点迷津”?

研究哲学的周濂在《有所怀疑与有所不疑》一文中强调,即使你被抛出通常轨道,连最确实的东西都变得让你不能接受,还要你抛弃最基本的判断证据,你也不必怀疑,因为你居住的房子不会发生爆炸,你该干嘛还干嘛。周教授的论调实在让人匪夷所思。最需要哲学指点迷津的时候,哲学如此教导我们。周教授论来论去,通篇的意思是,无论你遭遇什么都不必质   更多...

董碧辉:权二代很凶猛

河南固始,在讲故事。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固始县要公选12名乡长。有当地的网友在网上猜故事的结局。他点了几个当地官员的后代,声称这几位基本上都能当选,他猜中了,最后这12名乡长基本上是官员的后代。故事并没有结束,面对非议,河南固始县组织部回应并反问:公选符合程序,难道官员之后就无权当选么?这一句反问义正辞严,掷地有声。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