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海影:追问增长根源:政府的罪与罚的相关文章

刘海影:追问增长根源:政府的罪与罚

如果商场上模仿可视为赞赏,那么争论就是学术上的致敬。既然如此,对于林毅夫教授在《林毅夫回应争议:新结构经济学的要义》中,对我在上一篇文章《追问增长根源:也谈林毅夫假说》的回应,不得不严肃应答。这主要是因为,在上一篇文章的争论中,包含的绝不仅是“断章取义”与“望文生义”,而是对于发展如何取得、政府在发展中应该起到怎样的作   更多...

王石川:吴英案不是一个人的罪与罚

2012年1月18日下午,在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吴英集资诈骗一案进行二审宣判,裁定驳回被告人吴英的上诉,维持对被告人吴英的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一纸宣判,冷酷地将吴英推向绝望的地狱之门,也将无数人的美好念想碾得粉碎,因为吴英案一审之后,人们冀望吴英命运出现转机,起码能免于一死。如   更多...

盛宇明:低收入阶层收入增长滞后:当前基本经济矛盾的制度根源和对策

主讲人:盛宇明 评议人:盛洪 李实 孙海南 岳希明 杨帆 张曙光 茅于轼 盛洪:今天我们的主讲人盛宇明教授,现在以自由学者身份在澳大利亚从事研究。她今天要讲的话题是“低收入阶层收入增长滞后:当前基本经济矛盾的制度根源和对策(兼论避免人民币升值灾难之道)”。内容比较沉重,说明了盛教授在海外还是心系祖国的。这是国内经济成长   更多...

谢盛友:夜聊日本罪与罚

因为李永华在布拉格,所以这次由他组织欧华作协年会,文友们都夸奖他的办事能力。我以为他是家中老大,所以从小炼得一身好功夫。开会的三夜有幸与李永华“同居”,故此有缘品尝李家的怪味。 其实,李永华是五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李家父亲不是过分宠爱最小的,反而从小更加严格要求。我们“同居”的第一个晚上,李永华就跟我讲这样的例子   更多...

王晓明:陀斯托耶夫斯基的《罪与罚》

我们其实是倒过来讲了。上次讨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最后一部大的作品。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一个持续关注大事情的作家,在整个的写作过程中,他可以说一次也没有从他关注的大事情那里移开过眼睛。因此,《卡拉马佐夫兄弟》是他对那个大事情的最后、也是程度最深的一次讨论,《罪与罚》呢,则是他从《穷人》、《地下室手记》开始   更多...

赵磊:不应忘却马克思的追问——对美国次贷危机根源的反思

经济学界对危机根源的主流反思始终不得要领,总是在“监管缺位”、“政策失误”、“低估风险”之类的老生常谈上转圈。由于危机根源于市场经济本身固有的内在矛盾,仅用“风险-监管”的分析框架,已经很难对其做出本质上的把握,因此,必须对危机作“马克思的追问”。   更多...

刘海影:根本改革才能化解风险

目前,中国经济增速下滑的势态已很明显。除周期性因素之外,这种增速下滑也有长期性、结构性的因素。 过去10年的高速增长掩盖了很多问题,一旦高速度无法维持,社会不满与躁动将会大规模显露。此时,政府治理制度的改革路径需要提前设计,以维系社会、经济的繁荣安定。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在中国特定国情情况下,如何改革政府治理结构,以   更多...

刘海影:数据透视下的重庆模式

2011年,重庆经济增速达到惊人的16.5%,不仅在中国名列第一,在全球范围内也独占鳌头。那么,为什么围绕重庆模式还存在着这么多的争论呢?随着近期发生的领导人更迭事件,这种争论更是达到白热化的程度。争论的要点在于,重庆模式是否能创造可持续的、惠及民生的经济成长?在《地方政府竞争与债务风险》一文中,我曾经粗略探讨了以重庆   更多...

左凤荣:苏联剧变的根源

今年是苏联剧变20周年,许多人都有一个疑问,为什么那么强大的苏联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为什么执政了74年的苏共会迅速崩溃,在1991年8月苏共被停止活动,1991年12月苏联解体,无论是民众还是苏共党员都没有站出来表示抗议。对于这些疑问的解答也是各种各样的,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于这个问题,我们约请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