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一宁:北京师范大学在1957的相关文章

雷一宁:北京师范大学在1957

“为了‘孩子’的孩子的孩子的孩子美好的明天,应当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认真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的时候,那些真实的历史,‘难忘的岁月’却消失得无踪无影了!北师大到底是前进了,还是倒退了啊?我,多么希望我的母校能放下包袱,轻装前进,成为世界的一流大学!   更多...

方继孝:从京师大学堂到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的前身是京师大学堂。京师大学堂创办于清朝末年,它不仅是当时由朝廷所举办的全国最高学府,而且一度还是全国教育的最高行政机关。从1898年京师大学堂成立算起,北京大学已有100多年的历史,截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北京大学历届校长(监督)有19位之多。他们不同程度地在北京大学的历史上,或多或少的都留下   更多...

俞吾金:哲学何谓?——在北京师范大学的讲演

哲学何谓?用通常的话说就是:什么是哲学?用英语来表达,就是What is philosophy?哲学研究者之所以要不断追问这个问题,主要有以下三点理由:第一,哲学自身的不确定性。与一切实证科学比较,哲学缺乏一个共同认可的确定的研究领域。正是这种不确定性促使哲学家们不断反躬自问哲学何谓?以便在变化着的时代背景下对哲学做出   更多...

李昌平:在北京师范大学的演讲

谢谢大家,谢谢这么多人来听我演讲。我分两个部分讲:第一部分,我想对目前中国农村问题的一些基本结论提出一些质疑,或者说是困惑。另一部分,我想根据我这个没有水平的人在农村的十几年工作经历,谈谈我认为当今农村应该是怎么样的。 我质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是农民、什么是农业、什么是农村? 什么是农民呢? 一般人认为,农民是一   更多...

雷一宁:脱胎换骨纪实

公元1957年1月初,夜幕笼罩着北京前门火车站。 呜0北京——兰州”的列车慢悠悠地启动,拖着沉重的尾巴,呼哧,呼哧,沿着京广线向南行进。车厢里,一群刚二十出头的大学生,脸贴着烟雾弥漫的车窗,望着向后驰去的红墙、绿瓦、高楼、庭院、树木、行人……没有送别的人,一个也没有!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痛苦?悲伤?凄凉?惘然?惆怅……   更多...

雷一宁:我是怎样成了“蛇”的?——为北师大百年庆而作

最近,看到了《北京师范大学建校100 周年校庆公告》及袁贵仁校长《致北京师范大学海内外校友的祝词》(下文简称《祝词》)、《在北京师范大学百年校庆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下文简称《讲话》)等文,知道2002年秋天为母校百年华诞。《祝词》中说:“你们虽然远在异国他乡,但难以忘却在母校度过的那一段永生难忘的岁月,永远怀念那无悔   更多...

陈丹青:如何成就大师?——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院徐悲鸿艺术研讨会发言

这次会议的议题很有意思,也很“恶毒”,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如何成就大师?”答案很简单,只有四个字,但我不敢说。我只敢把议题的意思反过来问问,就是:“如何不能成就大师”。 话说徐先生的才,徐先生的貌,是先天的事情,是他父母的事情,是上帝的事情,我们无法回答。如果我们公认徐悲鸿是一位大师,就要说到徐先生的天时,地利,   更多...

雷一宁:为什么当年北京最出色的女校学生,会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

很高兴,看到宋彬彬2012年1月改定的《四十多年来我一直想说的话》(下文简称《想说的话》),之所以高兴,是因为她没有停止思考;是因为她在文章开头就说“我应该讲了,哪怕风波再起,哪怕再次面对灵魂的拷问”。很好。人有灵魂,这是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之一。灵魂者,思想感情也,人的一切言行都是被灵魂/思想感情决定的。在文章的最后,   更多...

蔡睟盎:蔡元培与北京大学

蔡元培(1868—1940):字鹤卿,号孑民,浙江绍兴人。清末曾举进士,入翰林院,后从事革命活动,参加光复会、同盟会。辛亥革命后任民国第一任教育总长。1917—1923年任北京大学校长。1927年后任中央研究院院长。1940年病逝于香港。本文作者蔡睟盎为其女。一、 父亲回顾自己在北京大学的经历我的父亲蔡元培先生从191   更多...

北京大学庆祝厉以宁教授从教50周年暨75岁华诞

12月3日,隆冬已至,光华管理学院内却一派融融的暖意,北京大学的师生们高兴地迎来了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从教50周年暨75岁华诞的喜庆日子。学校师生和社会各界代表喜聚一堂,共同表达了对这位德高望众的经济学家的美好祝福。本次庆祝活动的内容共分为三部分。3日上午,厉以宁教授进行了专题讲座,题为“工业化的比较研究”。讲座由北   更多...

雷一宁:也来谈谈“赔偿”问题

最近看了几篇谈对冤假错案的受害者必须给予赔偿的文章,感受良多。我谈不出高深的理论,只想以亲身经历来谈谈这个问题,主要着眼于改革开放前的冤假错案。我们不是没有提过赔偿的要求,但是没有效果。现在是时过境迁,“走”的走了,未“走”的也过了“古媳之年,已经没有心力和体力来从事这种需要付出艰巨劳动的工作了。何况,不少人仍然心有余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