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芳:吴英的生与死的相关文章

郭芳:吴英的生与死

2012年春节,极度寒冷。吴英在看守所里度过了怎样一个年关,外人无从想象。她在看守所里还好吗?她依然满怀求生的斗志吗?她知道看守所外人们为她生的权利所展开的大讨论吗?这是否会最终为她带来生的希望?这一切,她的父亲吴永正很担心,却也无从得知。在北京法官之家酒店房间里,吴永正一支烟接着一支烟地抽,他将许多盒香烟全部拆散了放   更多...

张闳:淡蓝色的药片,或生与死

诗神与死神的对话 1934年,诗人曼德尔施坦姆被捕了。他的朋友帕斯捷尔纳克为了营救他,便通过布哈林向斯大林求情。斯大林暂时地饶恕了曼德尔施塔姆,并亲自给诗人帕斯捷尔纳克打电话,告诉他这件事。当时,他们俩还在电话里聊了起来—— 斯大林:如果我是诗人,朋友落难,我肯定越墙去救。……他是不是写诗的好手? 帕斯捷尔纳克:   更多...

王军:生与死——访问埃及感悟

一多年前,读过柳青的关于人生的一段话,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走错一步,可以影响人生的一个时期,也可以影响一生。随着年岁渐长、阅历渐丰,对此的理解也愈益深切。近年来,我在每次出国考察之余,均顺便对相关国家的发展历程做些比较研究,不禁想: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兴衰浮沉,其紧要处何尝不也是就那么几步?在历史   更多...

肖鹰:一个学者的生与死——悼亡友余虹

今天,好友余虹已离我们而逝将近30天了。30天,即使以我们短暂的人生计算,也不是一个漫长的时间,但是,它却足以让世人对“博导余虹自杀”的惊异唏嘘趋于沉寂。作为余虹生前的挚友,我虽然还不能从他与我们惨烈遽别的创痛中恢复,但难以承受的生命之痛也在不可逆流的时间中熔铸为沉静的哀伤。现在,我可以静下来追思挚友余虹,并向朋友和   更多...

谢盛友:平安夜话题:生与死

旧约传道书敬醒我们:“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三11)传道者如同约伯一样,强烈地反对不负责任的概括思想。对传道者来说,所谓智者不明白人与神的相异,他们闯进了神的领域,认为人可以永不错误地预计,什么行为可产生什么结果。这种预测可能是智慧的,也可能是愚妄的。   更多...

马光远:改革金融体制还是结束吴英生命?

令人瞩目的吴英案在今年4月份二审之后,迄今4月有余,早已超过了二审的法定期限,依然悬而未决。最新的消息有两个:一是吴英的父亲透露,一审前,东阳市政府十几名官员曾写联名信,要求一审法官判处吴英死刑;二是吴英最近将再次举报7名官员。这意味着,80后的吴英仍将在各种复杂的博弈中,面临生与死的不确定的选择。吴英案的案情并不复杂   更多...

叶檀:吴英不该死

2012年1月18日下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吴英集资诈骗一案进行二审宣判,裁定驳回被告人吴英的上诉,维持对被告人吴英的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 此时,离中国的传统春节不到一周,匆忙到连吴英的辩护律师也在春运的洪流中耽搁了上庭的行程。此案又漫长得令人心悸,2007年3月16日,吴英、林卫平等8人同时被   更多...

时宏业:吴英之殇

本来吴英案不想写什么,因为真的很难过,太关注反而只剩下叹息了。但就这样空白,不但对不起吴英,更对自己也说不过去。还是说几句吧,即使吴英最后真的被杀了,也算提前烧个纸钱,比等着蘸她的人血馒头强点。对于吴英案我关注的很早,因对于民间借贷关注的缘故,我当时觉得,吴英最多拘留几天就会出来的。可我等来的却是两级法院相继给她的死刑   更多...

乔新生:吴英案件反映时代的悲剧

浙江东阳有个女孩子叫吴英,因为涉嫌非法集资,而被判处死刑。记得当初在浙江杭州讲课的时候,同学们曾经和我讨论过这个案子,我认为当地法院要想彻底摆脱纠纷,只能要这个女孩子的命。事实不幸被言中。按照我国的刑事诉讼法,当事人只能等待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在我国集资诈骗之所以成为一个非常严重的罪行,是因为我国实行了十分严格的金融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