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绍伟:“乌坎事件”的本质是什么?的相关文章

方绍伟:“乌坎事件”的本质是什么?

广东省陆丰市乌坎村,原来隶属我的家乡汕头市,后改归汕尾市管辖。在近日发表的“土地为什么不能私有化?---中国地权的政治逻辑一文里,我明确认为“乌坎事件”是“轰轰烈烈的 反圈地运动 ”。 2011年12月20日,广东省委成立工作组进驻乌坎村后,“乌坎事件”的有关信息才在国内开始解禁。在称之为“反圈地运动”之前,我已在   更多...

储成仿:乌坎事件的一个不容忽略的教训

每当一个社会政治事件发生过后,留给世人的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就是,思考这一社会政治事件带来的惨痛教训,其目的就是为我们后人在未来避免犯同一样错误提供前车之鉴。 2011年9月乌坎事件发生以来,随着乌坎事件官民冲突的极度恶化和妥协(官方理性、明智作出妥协)解决,许多观察者就一直没有中断过对乌坎事件的教训的思考和交流,如:   更多...

袁绍明:落实民主是摆脱执政危机的必由之路——对“乌坎事件”的反思

文章剖析了乌坎事件,指出我党出现执政危机的根本原因还是党和政府没有保护好群众利益、没有实现人民当家作主、没有做到公开透明、甚至对人民群众错误动用国家暴力,也就是民主不实,少数官员专制霸道或贪污腐败;而摆脱执政危机的必由之路则是要将民主落到实处,确保人民利益至上,让民主成真作实,实现公开透明。我党是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更多...

原野:乌坎事件的起因、经过、现状以及特点

一、 事件起因乌坎村村委会将一块集体土地卖给开发商,几年来在当地居民不知情的情况下3200亩土地陆续被政府贩卖,卖地款项达七亿多元人民币,而补助款只有500元,其余全部被当地官员私吞,盗卖村民土地准备兴建滨海新区碧桂园的开发商为祖籍乌坎的港商陈文清,他于80年代成为香港的广东海陆丰商会会长,同时也是广东省人大代表。当地   更多...

李君如:民主政治扎实推进的10年——从乌坎事件看基层民主的迈进

2011年9月,广东省汕尾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的村民们来到陆丰市政府,反映土地侵占、村委换届选举不公等问题。后来,事态进一步扩大。对此,广东省委省政府和汕尾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走访了乌坎村,指出村民的主要诉求是合理的。广东省工作组在乌坎村委会通报,乌坎村第五届村委会换届无效,尽快组织开展村委会重新选举   更多...

丁礼庭:与方绍伟先生商榷

我连续读了方绍伟先生三篇关于苏联共产党“亡党”问题的文章[1],不得不向方绍伟先生提出商榷!一、方绍伟先生的“民主亡党论”实在是无稽之谈,等于白说。如果方绍伟先生承认苏联共产党实行的是专制集权统治,那么在工业化时代,民主制度就是专制集权制度不可抗拒的、唯一的发展结果。这种替代的过程只有二种,要么通过政治体制改革渐进地实   更多...

刘建锋:乌坎密码

广东省陆丰市东海镇的万人大村乌坎村,在2011年9月21日和11月21日两次爆发数千人参与的上访游行,要求惩处以村支书薛昌为首的村党支部委员会和村民委员会班子成员,控告其私卖土地、操弄选举和贪占村财,要求整理村务、得回选举权、收回土地。12月11日,两天前被陆丰市警方抓走调查的村民薛锦波死于看守所,事态激化,局面一度成   更多...

张铁:“乌坎转机”提示我们什么

社会管理得好不好,不在于是否存在矛盾冲突,而在于能否很好地容纳和化解矛盾冲突。在法治这个核心原则之下,如何公正利益分配?如何畅通利益表达?如何保障利益救济?回答好这些问题,矛盾冲突才会如渠中之水,有来处有去处,不至于阻塞汹涌。   更多...

朱智勇:乌坎:冲突背后的路径选择

乌坎事件正在徐徐落幕,但是那只是一个故事的结束。乌坎折射的中国现实矛盾与解决路径却凸显在时代的舞台上,乌坎事件只不过是又一次大变革前夕的序曲。乌坎暴露了中国基层社会组织的二元对立:极少数人以党组织的名义实际上垄断了社会权利,他们的对立面则是绝大多数寻常百姓。乌坎村的书记把持乌坎大权41年,乌坎的村长选举操弄股其掌之上,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