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允浩:托马斯·特兰斯特罗默的“艺术色情学”的相关文章

臧允浩:托马斯·特兰斯特罗默的“艺术色情学”

苏珊桑塔格在《反对阐释》的结尾说“为取代艺术阐释学,我们需要一门艺术色情学”,在苏珊的严肃的行文里我并不认为这句话有多轻浮,相反,她一针见血的为身患绝症的阐释学指明了生路。“我们的任务不是在艺术作品中去发现最大量的内容,也不是从已经清楚明了的作品中榨取更多的内容。我们的任务是削弱内容,从而使我们看到作品本身。”苏珊桑塔   更多...

哈贝马斯:从康德到黑格尔:罗伯特·布兰顿的语用学语言哲学

《清晰阐释》是理论哲学中的里程碑,正如《正义论》在1970年代早期成为实践哲学的里程碑一样。布兰顿对分析的语言哲学中错综复杂的讨论驾驭自如,终于成功完成了在语言哲学中的系统规划,而这项规划已由其他哲学家勾勒出来;[1]当然,布兰顿在其探究的重要细节中,也始终未曾忽略激发这项工作的远见卓识。布兰顿的工作之所以能够出类   更多...

哈贝马斯:工具理性批判

(曹卫东 译) 工具理性批判把自己理解为卢卡奇从韦伯那里接受过来的物化批判,而又不想承担客观主义历史哲学的后果【1】。这样一来,霍克海默和阿道尔诺就陷入了两难境地,从中我们可以吸取教训,并找到社会理论范式转型的根据。我想先来描述一下霍克海默和阿道尔诺是如何继承卢卡奇的做法,对韦伯的合理化论题进一步进行转换的【2】。   更多...

托马斯·巴莱特:蹩脚的校训

(吴万伟 译)好校训很难找到,只消问问爱达荷大学就行了。去年它抛弃了从前的校训“从这里你能走向任何地方”,取而代之的是新的营销主题绰号是“没有篱笆”,伴随着一个口头禅“开放的空间,开放的思想”。这些话是要激发人们认识爱达荷的浪漫风景以及大学里没有边界的思想机会,的确完美无缺。不过有个问题,那就是没有一个人喜欢这校训。所   更多...

哈贝马斯:信仰与知识

(张钊译) 就在不久之前,还是另外一个题目引起观念的对峙,即:我们是否,或在怎样的程度上,允许基因技术的自我工具化,甚至将人类自我的优化作为追求的目标。围绕着这条道路的第一步,在科学组织与教会的代言人之间,爆发了不同信仰势力的相互斗争。斗争的一方担心愚民主义,担心对科学充满怀疑的、陈旧的情感孑遗所构成的藩篱;斗争的   更多...

崔卫平:托马斯·曼的愤怒

1986年米奇尼克经历着人生最黯淡的时期。那是他于1989年12月之后第二次坐牢,被判三年,时年40岁。在这种时刻,他在牢里想起了一个标准的德国贵族——托马斯?曼。曼(l875——1955),德国小说家和散文家,1929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1933年希特勒上台时,曼正好在瑞士逗留,从此开始一去不复返的流亡生涯,19   更多...

北岛:狄兰·托马斯:通过绿色导火索催开花朵的力量

一 1953年11月4日凌晨两点,狄兰,托马斯(Dylan Thomas)独自走进白马酒家(White Home Tavern)。这栋建于1880年的木结构的房子,位于纽约曼哈顿格林威治村附近,是由码头仓库改装的酒吧,过去主要顾客是码头工人。一个多钟头后,他回到附近的旅馆,跟女友丽兹(Liz)说:“我干了十八杯纯   更多...

展江:哈贝马斯的“公共领域”理论与传媒

将近40年前,“公共领域”(德语Offentlichkeit,英语publicsphere)一词在德国当代大学者于尔根·哈贝马斯(JurgenHabermas)的一本名著(Habermas,1962/1989;哈贝马斯,1999a)[1]中被概念化了。从此它成为欧洲主流政治话语的一部分,欧美各国学者的专题性著作和论文层   更多...

臧允浩:酒醒何时?

自去年5月台湾地区检测出某些食品含塑化剂后,这股不详的海风终于于近日登陆,酒鬼酒首当其冲。媒体、消费者、行业协会纷纷“捉鬼”,茅台、五粮液、汾酒等酒业名企无一幸免,皆被卷入这场风波之中,甚至有人称“塑化剂事件”是继“三聚氰胺事件”后,国内行业内的又一次大地震,商业的信誉之厦将轰然倒塌,随之企业的良心之债将高高筑起。也许   更多...

哈马斯:反抗占领还是邀请占领?

这些天,哈马斯又在出风头了。对内,他们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理智,没有乘阿拉法特病危和去世之际兴风作浪,仅仅是要求在新的权力结构中占据一席地位,但当巴勒斯坦人民热情投入新的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选举时,他们又拒不参加。对外,当全世界的媒体都关注阿拉法特生死之时,他们的土火箭却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对以色列目标的袭击。当全世界都真诚呼吁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