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谁动了我们50亿元?的相关文章

谢盛友:谁动了我们50亿元?

电话国内父老乡亲拜年,问我看春晚了没有。没有!因为我是“三种人”:聪明人,像章立凡脑血管清醒不看春晚,看了会发呆。笨蛋人,像谢盛友脑血管虚弱不看春晚,看了会发火。坏蛋人,像赌博者脑血管糊涂不看春晚,不看不呆也不火。 实话实说,我并非一直不看春晚,今年2008真的没法看春晚,看50亿,太沉重! 现在的中央电视台大楼中   更多...

谢盛友:我的1978

1978,“谈恋爱”一词开始风行全国,在此之前整整10年,年轻人公开约会被视为可耻和堕落的,我们往往以“谈工作”为借口进行地下恋爱活动,情书的开头一定要称呼某某同志,结尾也必须是致以革命敬礼。 所以,你别以为“谈恋爱”的出现,很简单,其实复杂的很。 看过样板戏吗?若没看过,我来告诉你。若你看过,请你告诉我:李玉和没   更多...

谢盛友:啊,1958

!啊,1958,对我太重要了,1958会跟我一路生死,那可不,你谢盛友每次填表时不都1958。1958对于我们谢家也太重要了,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由于我的到来,多一个人多一张嘴,就必须多一个饭碗。多一个饭碗多一份忧愁,饭碗里有没有米饭,那应该是父母的忧愁。我还没满岁,忧什么愁什么?据我妈妈生前跟我讲,我满岁时,妈妈把   更多...

谢盛友:独生侄女

亲爱的三叔: 你们好!从德国回来到现在我一直在忙着开学、报名、整理寝室、购买教材等很多事情,没能及时给你们发Email,请见谅! 时间匆匆,到德国的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这个期间,有烦恼有快乐,但是最重要的是我学习到了许多,接触了很多我以前未碰到的事情,成长了不少。或许你们接触我,会觉得我有很多不足之处,   更多...

谢盛友:悼岳母

岳母,姓刘,名宝芬,2011年6月9日走到人生终点,我们未能恪尽孝道,愿母亲的在天之灵宽宥我们。妈妈山东蓬莱人,抗日战争时期当任过儿童团团长,1949年以后在上海读书和工作。岳父张道荣(2008年逝世)也是山东蓬莱人,曾为“三野”的一员(“三野”全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当年跟随陈毅元帅,打到上海。妈妈到上海定   更多...

谢盛友:我们需要启蒙

小悦悦是谁杀死的?是人辗死的,是蒙昧的人辗死的!我们拥有几千年的文化历史,却始终没有经历思想和人性启蒙的进程。雨果在《悲惨世界》中说:“做一个圣人,这是偶然的现象;做一个好人,却是为人的常规。”碾压小悦悦的第一名肇事司机在被捕前说:“你们也看过监控,小孩走路不看路,你们知道吗?我当时正在打电话,我又不是故意的。等我发现   更多...

谢盛友:草鞋权贵

今天读报获知,国际趋势大师约翰·奈思比 (John Naisbitt 1929 - ) 说过,国家领袖最重要的是道德操守,过去几年来,日本、马来西亚、印尼甚至是美国民众,对他们的领袖都失去信任,且在网络的助长之下,这些声音比以往更大。以前的领导统御方式是从上而下,但现在已不管用,未来的趋势是由下而上。 奈思比认为,   更多...

谢盛友:1988,踏上北京通往柏林的列车

1988, 我在干什么,我在坐火车。坐火车有什么了不起,我现在就告诉你,我1988年坐的火车就非常了不起。 星期五早晨7 点40分从北京站出发,经过内蒙古二连、蒙古乌兰巴托、西伯利亚、苏联莫斯科、波兰华沙、民主德国东柏林、联邦德国西柏林,然后到达巴伐利亚的班贝克。整整一个星期。票价北京至东柏林:892.30元(人民   更多...

谢盛友 穆紫荆: 忏悔自己的“不美”

阿克赛尔•施普林格( Axel Springer ,1912–1985 ) 5月2日诞辰100周年,他创立的公司阿克赛尔•施普林格图书报业出版集团[1]于2012年1月6日发布了立项研究《书写德国新闻史的人》的纲要,列入研究纲要的除了阿克赛尔•施普林格以外,还包括近代活字印刷术的发明   更多...

谢盛友:开罗归来谈埃及

魏斯讷(Erhard Wiesneth)是我二十多年的好朋友,当年他差一点到长春担任德国中学校长,由于各种原因,他到了开罗。2011年2月1日,他与其他同事一起乘坐汉莎专机返回德国班贝格。到家后,埃及局势仍在恶化,他庆幸自己的正确决定。谢盛友:这些日子,你是怎样过来的,难道不害怕?魏斯讷:我怕什么?我若留在开罗,是我老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