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勤华:亦师亦父、若宽若严——追忆恩师徐轶民教授的相关文章

何勤华:亦师亦父、若宽若严——追忆恩师徐轶民教授

一、第一次见面在北京大学招待所 我第一次和徐老师见面,是在北京大学招待所。那是1981年6月3日,为了报考华政的研究生,让老师先“相相面”。 说到我考研究生,还得从我国的大学生毕业分配制度说起。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我国学习苏联,实行高度的计划经济体制,城乡差别非常明显,大学生属于城市户口,吃商品粮,国家包就业、   更多...

赖瑞和:追忆杜希德教授

一、杜公与龙公1981年的某个秋日,我刚进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系,第一次和杜希德(Denis Twitchett,1925-2006)[1]教授见面闲聊,他便跟我提起龙彼得(Piet van der Loon,1920-2002)先生。龙公是荷兰人,出身于欧洲汉学重镇莱顿(Leiden)大学,但长年在英国任教,曾经担任   更多...

赵慰平:悼念我的父亲赵绵教授

今天我们全家在这里沉痛悼念赵绵教授,我们敬爱的爸爸。2013年5月23日(农历4月14日)上午9:20分爸爸因心力衰竭和肺部感染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48天前他刚刚度过他95周岁的生日。刹时间天人两隔,阴阳分界,我们失去了慈父,我们成了没有父爱的孤儿!以下是赵绵教授的生平:赵绵教授,字瓞生,其名取自诗经大雅“緜”章中的“   更多...

丁以德:追忆导师高华

导师高华教授离开我们已经快一年了,在跟随他八年多时间里,我获益良多。前不久,由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的高老师纪念文集《史家高华》时,我就想写点纪念文字,可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现在将我记起一些事情说出来,表达对高老师怀念之情。(一)2003年,我有幸进入南京大学跟高老师攻读博士学位。入学之初,我去高老师那儿报到。那天,高老师   更多...

梅振才:良师风范总难忘── 忆曹靖华、朱光潜教授

吾生有幸,能在1962年跨进北大校门,就读俄语系。我惊叹燕园风景之美:处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湖光塔影、草木扶疏......我更惊叹教授阵容之鼎盛:物理学家周培源,化学家傅鹰,美学家朱光潜,哲学家冯友兰,史学家翦伯赞,作家、学者、翻译家曹靖华、冯至、季羡林......可谓星辰汇聚,璀灿夺目。百年校庆,重回阔别多年的燕园   更多...

齐文颖:燕园第一位哈佛博士——追忆父亲齐思和先生的学术人生

齐思和(1907~1980)字致中,山东宁津人,著名历史学家。燕京大学毕业后留学美国,在哈佛大学研究院获博士学位。1935年回国,任北平师大教授,燕大历史系主任,文学院院长。院系调整后,任北大历史系教授,世界古代史教研室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学术委员等职。学识渊博,兼通古今中外。在先秦史,世界中世纪史方面造   更多...

童之伟:追忆先师何华辉先生

中国宪法学会今年举办何华辉先生逝世10周年追思纪念会,用“新中国宪法学的奠基人之一”的考语来给何先生做历史的和学术的定位,我以为是非常恰当的。不过,再加一句话可能更合适:何先生也是1949年后武汉大学宪法学科的奠基者和殉道者。何华辉先生离开我们这个纷扰的世界已经整整10年了。我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不做曾经给他带来很多灾祸   更多...

方子奋:琐忆严凤英

一 把 破 伞 我第一次听到严凤英这个名字,纯粹是因为一个偶然。而这个偶然的发生,却又相当奇特,它缘于一场雨,更确切地说,那是由一把破伞引起的。1955年,我十四岁,正在南京五中读书。一个苦风凄雨的初冬晚间,我刚刚放下饭碗,住在同街的同学聂良熙来喊我到学校去看电影,说是今晚连续放映两部片子,都是苏联战争片。外面的雨正大   更多...

郑杭生:怀念恩师萧公

萧公走了!中国哲学界失去了一位富有思想、在全国哲学教学科研上发挥过重大作用、保持长久影响、桃李满天下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我个人也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和名副其实的恩师!萧公有恩于我,不是一般的恩,是恩重如山的恩。一个人的成长,关键是一步或几步。萧公就是在最关键的几步上,有恩于我的师长。这个意义上,没有萧前老师,就没有我郑杭   更多...

罗培新:愿恩师吴志攀教授和师母杨锐女士的温润和善良得以栖居

我们的“无冕之王”,请慎用权利!我们都要警惕,新闻伦理的彻底失范,将使媒体公器演化为媒体暴力。我从不怀疑,在假画门的闹剧中,恩师吴志攀教授和师母杨锐女士的言行,是一道真理之光,终将使阴谋家的卑劣行径大白于阳光之下。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