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中英:从印巴危机解读国际“核政治”的相关文章

庞中英:从印巴危机解读国际“核政治”

作者认为印度和巴基斯坦,以及试图调解印巴危机的美国、欧盟等,正在搞跟核武器有关的各式国际政治,作者称之为核政治,并指出:在核时代,玩弄核政治是自然的事,但核政治玩弄的不是核武器本身,而是人们对核武器的恐慌与核战争可怕图景的担心。克什米尔问题本来只是印巴两国之间矛盾的传统热点,一个毫无“药方”的顽症,现在却风云突变为有可   更多...

庞中英:十年危机

2011年之后的世界正是从十年大危机开始的。这如同1933年后的世界,负载危机,若是管理不善,一路恶化,自然导致不堪设想的严重后果。过去的十年,也许是当代世界历史的一个真正的关键时期。因为这一时段发生了许多足以改变历史进程的大事。这些大事,也可叫做大危机。有人以为只有世界大战才能改变历史进程。其实,世界大战只是世界危机   更多...

庞中英:中国如何进入“国际集体领导”

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全球治理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将进一步上升。旧的国际治理架构,即通过国际组织管理世界和平和世界经济问题的制度,如联合国安理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将继续得到改革,在形式上和内容上更新换代。改革国际制度将继续是国际社会的焦点。改革国际制度成全球焦点为了实现更有效的全球经济治理,尤其是面对当前深重的金   更多...

庞中英:中国不是现有国际秩序唯一挑战者

根据“权力转移”观察当前的亚洲地缘政治,真正“不满现状”的权力不是中国,而是韩国和印度。目前,在自身金融危机、经济衰退与仅仅从表面现象出发认为“中国崛起”的双重背景下,“权力转移”理论是最为流行的西方国际关系理论。“权力转移”理论的核心要点之一是争霸:崛起的大国因为“不满现状”,要对衰落的大国的权力地位加以挑战;衰落中   更多...

庞中英:中国不能再“削足适履”

WTO代表的是国际经济规则,目标是维持一个“规则为基幢的世界经济秩序。中国加入WTO代表着中国和世界现存的国际规则体系之间的关系的一个巨大变化。从直接动机上看,在“发展是硬道理”的激励下,中国加入WTO曾主要是为了更好地接近外国市场,而WTO的其他成员,尤其是欧美,“吸纳”中国加入WTO,有着多重的深虑:不仅是为了打开   更多...

庞中英:做国际社会的建设性反对派

中国需要在安理会中与新兴大国加强协调,争取在安理会中形成新兴大国以更一致的声音说话、真正对西方集团有所制衡的行为。只有这样,新兴大国在安理会中的‘反对’才更有意义和价值。40年前,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第2758号决议,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而今年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的行为是一个非   更多...

庞中英:中国的“维稳”外交

朝韩在11月23日发生严重炮击事件后,中国尽管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出强烈反应,但是,经过对事情的”是非曲折“的判断,中国旋即就开展了围绕这个问题的一系列紧急外交行动。这些外交行动包括:外交部长杨洁篪与美日韩同行的”电话外交“;国务委员戴秉国作为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特使紧急访问韩国,受到韩国总统李明博的接见,并与美国国务卿希拉   更多...

庞中英:中国与全球治理

对于国际组织研究、全球治理研究来说,一个快速发展的中国和现存国际组织、国际规则的关系是一个真正具有挑战性、意义非凡的研究题目。不要把“国际组织”和“全球治理”画上简单等号若要真正把握国际组织,就要知道一点,国际组织是关于国际规则的制定及执行的机构。一个以“规则为基幢的世界,应该是一个得到“治理”而非无序的世界,可能是“   更多...

庞中英:未来5年是中国利用好西方危机的关键期

未来5年将是世界秩序演化的关键期,也是中国自身治理的关键期。西方由于遭受危机,并缺少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案,其在全球权力格局中的地位在下降。西方国家普遍相信“权力转移”理论,它们担心现存世界秩序不是被一种多极、多元、多样的全球秩序所取代,就是变得更无序和混乱。G20是西方组织和领导的,并非新秩序,却可能是新秩序的开端。新秩   更多...

庞中英:日本外交的梦想

日本所在的地区对日本大国地位的接受和承认,是日本走向‘正常大国’的最为关键的环节。日本领导人深知这一点,鹰派色彩强烈的安倍晋三上台后,极力主张日本要与‘价值’相同的亚洲国家如印度,建立战略关系。‘共同价值’成为日本外交的‘皇帝新衣’。日本要和印度联合,于明年1月前开始在新德里和孟买之间建设一系列制造业工业区,形成一个长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