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玄:你饶了我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81 次 更新时间:2006-06-06 22:02:58

进入专题: 小说  

吴玄 (进入专栏)  

  达克宁翻来覆去就是逼马校长离婚,我觉得达克宁实在是吃饱了撑的。我不想看他表演了,一个人跑到了阳台上,阳台很好,夜风迎面而来,很凉爽。不一会,我老婆也跟到了阳台上,我笑笑说,

  “达克宁还在逼马校长离婚?”

  老婆也笑笑说:“嗯。”

  我说:“达克宁在干什么?有病?”

  老婆说:“他一个晚上都在逼马校长离婚,从吃饭的时候就开始了,校长老婆好像说错了一句什么话,他喝多了,当面就说,你配不上马校长,你们应该离婚,气得校长老婆当场就跑了,马校长也很难堪。”

  我说:“喝多了就可以逼人家离婚?”

  老婆说:“他发酒疯。”

  我说:“马校长也奇怪,怎么由他胡搅蛮缠,他这个熊样,怎么当校长?”

  老婆说:“马校长确实很能干的。其实,他并不想来我们学校当校长。”

  我说:“那他还这么让着达克宁?达克宁是在侮辱他。”

  老婆说:“他大概不想得罪达董。”

  老婆靠在了我肩上,抓了我的手,忽然颤抖了一下。我说,冷?老婆说,不冷。我刚想说点什么,但阳台的门开了。达克宁走了出来,他好像是走在一条悬空的钢索上,左右摇摆着,到了我面前,双手往我肩上一搭(我老婆看见达克宁就从我肩上移开了),一口混着恶臭的酒气就喷到了我脸上,幸好一阵风刚好过来,把他的臭气吹散了。我说,

  “你不跟马校长谈离婚,出来干什么?”

  “看看老朋友嘛。”达克宁说:“他老婆很讨厌。”

  我说:“是吗?讨厌就是喜欢,你不是喜欢上他老婆了吧。”

  “呸。”达克宁说:“但是,我喜欢你老婆。”

  我说:“我老婆不用你喜欢。”

  达克宁说:“不行,我就是喜欢,你小子什么都不如我,但就是老婆比我好,我不服气。”

  我说:“我可不是马校长,你再胡言乱语,当心我把你从阳台上扔下去。”

  “好,好,我不说了,我要尿尿。”

  达克宁就兴奋地拉裤裆,准备在草地上撒野。我老婆一见,赶快溜回客厅。达克宁的这个动作,使我想起了多年前的一个夜晚。那时,他刚刚师范学院毕业回到县城,我几乎是他惟一的朋友,他就住我那儿,一边等待分配,一边雄心勃勃地准备改变自己的命运。他的理想不是当教师,而是去县府当秘书,县府秘书当然比一个教师神气得多,但是,一个师范生想跳槽当秘书是很困难的,当时教师社会地位低,师资流失严重,政府对师范毕业生作了种种极为苛刻的限制,一个师范毕业生若想不当教师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达克宁差一点就成功了,他虽然比我还小一岁,却早熟得很,那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社会关系,他却已经把社会关系操作得相当熟练了。不知通过什么途径,他和县长攀上了关系,县长好像很赏识他,为他特批了条子,同意他去县府当秘书,他甚至还在正式分配之前,提前去县府上了几天班。达克宁以为大功告成,那几天激动得夜里总是睡不好觉,半夜三更还拉着我滔滔不绝地大谈人生。但是,他毕竟刚出校门,官场的游戏规则还不是十分在行,达克宁通往秘书的路,最后让主管教育的副县长给堵住了。他觉得县长都特批了,还怕什么,不知道副县长也可以不买县长的帐。当达克宁得知他还是被分去当教师,气得满嘴他妈的,大骂副县长混帐王八蛋不是东西。骂完了,达克宁又回到现实,顽强说,骂归骂,马屁还是得拍。那夜,他搜空了我的口袋,又去别处借钱,买了两瓶五粮液,往副县长家里提,但回来的时候,他手里还是提着两瓶五粮液,副县长显然拒绝了他的贿赂。在我面前,达克宁故意将酒瓶拎得很高,吆喝说,好酒,好酒,他不要,我还不给呢,他妈的,来,我们喝。说着达克宁自暴自弃地拧开了酒瓶,大口大口地喝起酒来,并且强迫我也陪他喝。本来,我是不痛苦的,但是酒就像是一种痛苦的液体,喝多了,不得不也跟着痛苦起来。我的房间是租来的,在顶层,一半是房间,一半是阳台,阳台也很大,房东种了许多的花花草草。现在想起来,就像是达克宁这套房子的一个粗鄙的模型。我们都喝醉了,但是达克宁应该比我更醉,他大喊大叫,不断在房间和阳台之间跑来跑去。然后就站在阳台上朝下面撒尿了,好像他那泡尿是撒在了副县长的头上,他嘴里还兴奋地诅骂着,去你妈的副县长,去你妈的副县长。第二天,女房东找了我,不客气说,你们太吵了,房子我不租了。接着女房东脸皮一拉,恶狠狠说,还在阳台上撒尿。

  达克宁还是舍不得自家的草坪,只做了一个撒尿的动作,并没有撒,看来他还没有完全醉。我想起女房东的表情,好像她又站在了我面前,恶狠狠说,还在阳台上撒尿。我突然觉得很好笑,就抑制不住地笑起来。

  达克宁莫名其妙说:“你笑什么?”

  我说:“你还记得那次你在阳台上撒尿吗?”

  达克宁说:“什么时候?”

  我说:“你刚毕业那年,住我那儿。”

  “哈哈,哈哈。”达克宁热烈地抱了我一抱,说:“幸好那个鸟毛副县长不让我去当秘书,我才有今日。”

   我说:“是啊,是啊。”

  达克宁说:“现在,得人家来给我当秘书,那个鸟毛副县长,居然嫌我礼少,不收,不理我,现在,虽然他官比我大,我叫他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像条狗一样。”

  那个副县长,现在还是我的上司,我不便跟着达克宁说,他像条狗一样。达克宁看了我一眼,说,你不相信?我现在就把他叫过来。说了就找手机,但是他的手机不知放哪儿了。达克宁又要去客厅打电话,我说,算啦,算啦。这么晚了,你把一个糟老头子叫过来干什么?叫个小妞过来玩玩还差不多。你他妈的,不怕你老婆听见?达克宁推了我一把,也就算了。

  我和达克宁回客厅的时候,马校长正接电话,看见达克宁,马校长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把刚想说出的话又抽了回去。大概是他老婆在催他回家,马校长从眼镜后面看了一眼达克宁,好像是在等他的指示,然后才能决定跟老婆说什么话。达克宁说,是老婆吧。马校长点点头,达克宁说,叫她过来。马校长说,董事长叫你过来。他的老婆好像不愿过来,马校长手机摁耳朵上,只是发愣。达克宁等得不耐烦了,说,我跟她说。接过手机,达克宁说,你过来,我们好好谈谈。很奇怪,达克宁这么一句话,马校长的老婆就同意过来了。

  现在,大家都不说话了,好像我们这样坐着,就是等马校长的老婆过来。达克宁歪了身子,双手叠在沙发的扶手上,然后脑袋叠在双手上,似乎是在养精蓄锐。马校长的眼皮耷拉下来了,但眼角的皱纹却在不停地抖,这样,他的眼角一带就处在了动荡不安之中。不知哪儿飞来了一只苍蝇,兀地停在了马校长的眼镜架上,那苍蝇又瘦又小,好像是饿急了,蹶着屁股,这儿嗅嗅,那儿嗅嗅,发现没什么油水,呜的一声飞到了空中,它在空中转了大小不等的两个圈,才决定落在达克宁头上,它俯身嗅了嗅达克宁头发的气味,好像并不喜欢,但也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它稳稳地在发梢上立了一会儿,忽然又蹶了一下屁股,我就看见这只没教养的苍蝇,在达克宁的头上屙了一小堆屎。我刚想笑,告诉达克宁苍蝇在他头上屙屎了,不料它又呜的一声到了我头上,好像是要惩罚我告密似的,我赶紧摇头,它又停在了我老婆的头上,我可不想它在我老婆的头上屙屎,我推了推老婆说,你头上有苍蝇。我老婆使劲甩了甩头,苍蝇就被甩了出去。它发现我们这边是不好惹的,就不理我们了。它又回到了达克宁的头上。我老婆奇怪说,这么高的地方,怎么会有苍蝇。我说,苍蝇哪里没有。我老婆似乎不满意我的说法,想了想,说,一定是随电梯上来的。我老婆突然来了兴致,就想打苍蝇,但是没有苍蝇拍。我说,别打,有一只苍蝇在飞来飞去有意思多了。我老婆说,有什么意思?我不想说它在达克宁的头上屙屎,只含糊说,你一直盯着苍蝇看,就会发现它很有意思。

  达克宁摇了一下头,迷糊说:“你们在讨论什么?”

  我说:“我们在讨论苍蝇。”

  “苍蝇?”达克宁好像被苍蝇惊醒了,转动脑袋四处看,马校长也睁开了眼睛,但是,刚才还停在达克宁头上的苍蝇,不知躲哪儿去了,达克宁说:“哪儿有苍蝇?”

  我说:“没了。”

  达克宁说:“我这房子,怎么会有苍蝇?”

  我老婆说:“刚才确实有一只苍蝇。”

  达克宁说:“不可能的。”

  我说:“为什么不可能。”

  达克宁说:“就是不可能。”

  我笑笑说:“你是不是觉得连苍蝇都怕你?”

  达克宁说:“那倒不是,那倒不是。”

  就在我们争论房间是否可能有一只苍蝇时,马校长的老婆来了,马校长的老婆站在门口,小心地看着里面,一只手撂在胸前,是一种做好了防卫准备的架式。达克宁说,进来,进来。马校长的老婆挺了挺胸,避开达克宁的目光,进来坐在了马校长边上。

  达克宁说:“你还在生我的气?”

  马校长的老婆又挺了挺胸,说:“没有,没有。”

  达克宁说:“你不要生气,我不过就是叫老马跟你离婚。”

  马校长的老婆郑重说,董事长,我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你?”

  达克宁说:“没有,没有。”

  马校长的老婆说:“我真不知道我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这么晚了,我本来不过来,我过来就是想问问你,我什么地方得罪了你。”

  达克宁说:“没有,没有。”

  马校长的老婆说:“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就请你原谅。”

  达克宁说:“没有,没有。我只不过就是叫老马跟你离婚,我认为们俩不合适。”

  马校长的老婆坚定说:“我和我老公很有感情,我们不会离婚的。”

  达克宁说:“不一定,那可不一定。”

  马校长的老婆说:“我们离婚,也不用你管。”

  达克宁说:“谁说的,老马是我兄弟,兄弟的事,我当然要管。”

  马校长的老婆气得就不知说什么好了。我老婆看了她一眼,好像有话要跟她说,起来拉她上了一回洗手间,回来,马校长的老婆还是一脸愤怒。老婆又把我拉到了阳台,悄悄说,马校长的老婆不该过来。我说,是的。老婆说,我劝她,董事长喝多了,还没醒,不要跟他争,她不听。我说,达克宁也没喝多,他在装疯卖傻,他今天肯定是有病。老婆就不说了,拉我回客厅,我说,别进去,让他们吵。我不进去是很对的,阳台的门一关,我基本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了,但是,不一会儿,我还是听见了客厅里茶杯的碎裂声,紧接着,就听见马校长的老婆哭了。

  我们进去只见马校长的老婆满脸是茶水,茶杯躺在地板上碎成了无数块。达克宁也真太过份了点,他发酒疯,为什么要跟一个女人这样过不去。这场面是不可收拾了,我老婆好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不断说,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建议马校长带他的老婆先走,马校长很感激地看着我,然后带他的老婆走了。

  达克宁泼了马校长的老婆一脸茶水,好像是干了一件什么了不起的事情,非常兴奋。那种兴奋是我没见过的,很难形容,大概跟男人第一次摸了女人有点相似吧。达克宁似乎无法一个人享受这等兴奋,得与我共享,他趴在了我肩上,好像我是他的一根拐杖。他妈的。达克宁嘴里哼哼着,他妈的,那俩个讨厌的东西终于走了,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了。刘和啊,我真不知道你今天也在温州。然后他就在背后像猪一样拱着我,把我拱到了阳台。

  “我又想起那次在阳台撒尿的壮举了。”达克宁突然在我耳后说,“我们再来一次。”

  我说:“好啊,这么好的阳台,确实是个撒尿的好地方。”

  达克宁真的就到了阳台边沿,像个伟人那样站着,雄纠纠地朝下面撒尿了。站在这么高的阳台朝下面撒尿,当然是很有快感的,达克宁简直是兴奋极了,好像不是在撒尿,而是在做爱,进入了高潮。

  回到客厅,达克宁又想起了那个副县长,嚷嚷着什么鸟毛副县长,不过就是一条狗,我叫他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说着就气势十足地拔电话。我老婆吃惊地看着他,阻止说,达董,达董,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不要打电话。达克宁哼了一声,说,没关系,不就是一个副县长,我叫他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但是对方电话关了,达克宁又骂道,他妈的,还关电话。我说,好了好了,你睡觉,我们回去,别闹了。达克宁说,不行,继续玩,我再叫几个哥们陪你玩。达克宁又拿起电话,这回电话通了,达克宁用命令的口气说,过来……越快越好……四个够了……对,金鹿大厦。然后,达克宁看了看我,满意说,几个小兄弟,我叫他们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大约半个小时后,达克宁的四个小兄弟来了,他们进门的时候,我吓了一跳,他们都是光头,一进门就迅速分成两路,形成了左右夹击的态势,他们的目光都奇怪地逼视着我,冷嗖嗖的,好像我是他们的敌人。他们那样子我是害怕的,我只能求助达克宁。这时,达克宁趴在沙发扶手上打起呼噜来了,我推推他,说,达克宁,你的小兄弟们来了。可是达克宁继续打着呼噜,似乎不准备再醒过来了。不过,他们那帮小兄弟见我和达克宁好像是朋友,就不那么敌视了,只是警惕性很高地在一旁站着,其中一个还问我说,什么事?我说,没事,只是喝多了。我又推达克宁,直至把他推醒。

  达克宁相当艰难地睁了睁眼,看见他的这帮小兄弟,莫名其妙说:“你们怎么在这儿?”

  他们一个说:“大哥,不是你叫我们来的吗?”

  达克宁说:“我叫你们了?”

  他们一个说:“是的,大哥,有什么事?”

  达克宁摇头说:“没事,没事,我可能喝醉了。”

  达克宁摇头的动作相当可爱,大家就嗨嗨地笑了。

  这时,达克宁的四个小兄弟中,有一人放了一个响屁,达克宁听了,又摇了摇头,继而就哈哈地大笑起来。大家不懂放一个屁有什么好笑的,但看着达克宁这么快活地哈哈大笑,也不能不笑,于是大家又嗨嗨地赔笑一阵。

  达克宁转头朝阳台方向看了一眼,外面的天快亮了。这一眼好像完全破坏了他的兴致,达克宁又犯困了,眼皮像舞台的大幕那样,开始缓慢地合上。将合未合之际,达克宁又努力一睁眼,对他的四个小兄弟说:

  “没事,你们回去吧,我要睡觉了。”

  达克宁的四个小兄弟是开车从县城赶来的,这样,我和老婆也可以搭他们的车回去了。路上这四个小兄弟很有点牢骚,说半夜三更叫他们过去,又没有一点事,大哥肯定是有毛病。发完牢骚,他们又仔细打量起我和我老婆来,那是一种研究的目光,似乎他们大哥的毛病,就出在我和我老婆身上。

  其实,我也在研究达克宁的四个小兄弟。回家,我问老婆,“达克宁叫四个打手过来干什么?”

  老婆说,“不知道。”

  我说,“达克宁怎么当上黑老大了?”

  老婆打着哈欠说,“就是,达克宁这样子,真讨厌。”

  我注意到老婆不叫达克宁达董,而是直呼其名了,这让我很高兴,我说,“不说了,睡觉吧。”

进入 吴玄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9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