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斌:丰裕中的思想贫困——兼论中国教育—科学管理体制的问题与出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89 次 更新时间:2015-12-24 09:45:57

进入专题: 科学管理体制   意识形态   自主性   比较历史分析  

杨光斌 (进入专栏)  
事实上,量化政治学的大行其道最后害了美国政治学,很多教授和博士研究生最后都变成为了职称而发表论文,而不是为了真正解决问题去研究,结果本来是为了治国理政的公共之学变成了数字游戏、符号游戏、模型游戏的无用之学。

   第二类是从事理论与实践的关系研究,即二维度的社会科学。这是最常见的,所谓用理论解释现实,用现实研究来丰富理论。但问题是,流行的大多数理论来自于异域的特定历史,不问概念源头而盲目运用,必然导致研究的教条主义。更重要的是,二维度的社会科学具有典型的功能主义色彩。在当下的社会科学中,人们因为害怕掉进历史的无底洞而常常把历史搁置起来,研究当下的社会条件所影响的眼前结果,即“同步的因果性”。这是典型的功能主义假设,结果X(一个制度、政策或组织)的存在是因为它承担了Y的功能。这是典型的目的论解释,很多分析者将现存制度的功能解释为它为特定行动者带来了利益。在特定的短时间内,这样的解释或许有一定的道理。然而,任何一项重大的政治变迁都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行动者的行动、既定的机构与这些行动和结构的结果之间存在一个相当大的时间缺口。首先,既定或特定结构下的行动者面对眼前的压力而采取行动时,很少考虑到行动的长远影响,因而特定时刻形成的制度所具有的长远影响是政治过程的副产品,而不是行动者的具体目标。其次,即使行动者关怀未来,但在特定复杂的情境下,其制度设计却不一定有预期的制度功能。也就是说,制度变迁中往往存在非预期结果,即制度变迁可能是非线性的;不但存在共时性的因果性,还有更多的“历时的因果性”。因此,社会科学不能没有历史的维度。

   第三类是从历史—理论—现实三维度来研究社会科学,这是最靠谱的社会科学研究。我们应该清楚,理论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尤其受历史背景的影响。因此,历史语境的视角至少能让我们明辨西方理论的优劣。更重要的是,我们研究的现实都是历史的,要以千年的“时间进程”所形成的路径依赖的眼光去看我们眼前的现实。历史的维度不但是纵向的,不但要研究自己的历史,还要进行比较历史研究,所有的社会科学都应该是比较方法的产物,否则其意义就大打折扣。因此,好的理论都是基于自己历史的提炼,政治哲学其实是三维度的产物。

   欧克肖特对政治意识形态的理解道出了理论与经验的一般性关系,即二者都离不开历史,理论与实践的关系不仅是同步性的,还是历时性的。他说:“政治意识形态根本不是政治活动半神圣的父亲,而是它尘世的继子。它不是独立地预先策划的有待追求的目的的规划,而是从人们惯常从事参加他们社会的安排的样式中抽象出来的观念体系。一切政治意识形态的谱系都表明,它不是由政治活动之前的预先策划所创造,而是对政治样式的思考所创造。”“大多数政治意识形态,当然它们中最有用的(因为它们肯定有其用处),是某个社会政治传统的抽象物。”

   哈贝马斯也是在“历史取向”意义上解释“理论与实践”关系的。哈贝马斯认为,如果说亚里士多德代表的是古典政治观,强调的是实践的情境性即历史性;霍布斯则是现代政治观的代表,而现代政治观的第一原则就是非历史性。哈贝马斯指出,霍布斯“以科学为依据的社会哲学的要求,其目的是一劳永逸地指明正确的国家秩序和社会秩序的条件。它的论断将不依赖于地点、时间和情况而发挥效力,并且可以不考虑历史状况建立永久性的共同体”。这样,起源于历史的社会哲学却忘却了历史。因此,哈贝马斯强烈呼吁社会科学应在不放弃古典政治学的实践观即历史性的基础上,实现对社会生活的理论分析。 显然,哈贝马斯在努力地把理论、实践与历史统一起来,将现代社会科学中的“同步的因果关系”趋势转变为“历时性的因果关系”取向。

   事实上,历史制度主义就是三维度的社会科学方法论。历史制度主义是一个好概念,首先是“历史的”,其次是具有理论和实践双重含义的“制度的”。因此,历史制度主义的方法论,其中的一些关键词,如时间进程、路径依赖、关键点、时间性、自我强化、正反馈,都是发展社会科学的宝贵财富。

   符合社会科学规律的顺畅的体制无疑将助推中国社会科学上一个新台阶。但体制说到底是基础条件,是必要条件,最重要的还是人——中国社会科学界!在中国社会科学走过百年历程之后,中国社会科学的自主性时代应该到来了!这个自主性的社会科学需要研究者进行比较历史的、定位于本国历史文化与现实实践的发现。这是笔者期许的中国社会科学下一个30年即第四个30年的基本方向和定位,这需要我辈同仁和下一代学人的理论自觉并自信!

  

   作者杨光斌,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10087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5年第1期

  

进入 杨光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科学管理体制   意识形态   自主性   比较历史分析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规范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514.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