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曾瑜:宋帝御集和御笔述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25 次 更新时间:2015-11-29 23:59:08

进入专题: 宋帝   御集   御笔  

王曾瑜  

   “朕闻祖宗立法,悉从宽厚,惟赃吏之罚,独不少贷,为其蠹国害民也。朕待遇臣下,未尝少恩,训廉有铭,正欲善诱。不谓迩来贪风转炽,国与民俱匮,而士大夫之家益肥。间有自号清流,而居官之污浊尤甚,朕将何赖焉?自今小大之臣,各宜洗心涤虑,毋徇于货贿。其或不悛,有淳熙之法在,举而行之,非朕得已也。故兹札示,想宜体悉。”

   “朕於赃吏无所贷,以其惟威惟虐,大为吾民仇。民吾赤子,而仇之,是与寇贼奸宄者同科,而何以为天子之命吏?古人喻贪以狼,以硕鼠,直目以物类之恶者,盖不得复言人矣!惟彼贪夫,憯莫之惩,侵牟矫虔,罔知盈厌。朕夙兴夜寐,忧苦万民,封培本根,每愳弗蔇。郡国之吏,乃淫纵其欲,以蠹厥生。间闻田里凄砭人眼,恻怛以还,又甚自愧。朕惟民生寡乏,由於贪官之肆诛求;贪官充斥,由於监司之不按察。抑无瑕可以戮人,轨度其信,而后可以治人,初亦无以大相过耶?我朝戢贪,家法具在,中兴而后,特为详密。监司不按劾,而台臣弹奏,则坐监司罪,此绍兴十一年九月之诏也。以发擿而为殿最,不劾则重行贬黜,则是年十月之诏也。上下相蒙,习为偷惰,当置重宪,悉具臧否,连衔闻奏,违则弹劾,又十三年九月与三十二年十二月之诏也。又如乾道元年之正月,四年之六月,淳熙九年之三月,十二年之六月,庆元二年、六年之正月,皆有诏,而诏不止是也。率以外台耳目不当蔽塞失察之罪,凛乎其甚严。今监司不廉,问不按发。间一二见,或辄用胸臆,而贪者顾得免,朕独安取此。兹当岁首肆用,咸与惟新,继自今仰诸路监司各举其职,无或以避碍纵[蟊]贼。每半岁,具劾过赃吏若干来上。当视多寡为殿最,视殿最加赏罚,而主之以必行。郡守于民为亲,又当助监司所不及。此当以一岁为殿最,赏罚亦如之。或本路、本州无所劾,而台谏论列,则监司、郡守皆以殿定罚。咨尔部刺史而下,典听朕言,无同于厥辜,自取瑕殄。其有治状廉声孚于众德者,亦须摭实奏闻,以俟甄录,荐贤受赏,朕不汝吝。”[76]

   宋理宗晚年,虽然怠于政务,但两份手诏还是反映了他对官场越演越烈的贪腐的焦虑和忧心。当然,在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等级授职制的基本政治体制下,皇帝和朝廷虽有极大的权力,而对各官司、各地方的监管,又必然是禁网疏阔,漏洞百出,贪腐的越演越烈,就无可救药,根本不是宋理宗下发两份手诏,即可稍有遏制者。

   宋理宗下发的御笔数量也相当惊人,但正如汤汉大约在宝祐时的上奏评论:“御笔之出,上则废朝令,下则侵有司,乡不如是之多也。贿赂之通,书致之操,乡不如是其章也。”[77]也可与前引的宋理宗“戒贪吏手诏”,互相印证。

   (十五)宋度宗御笔:元刘壎《隐居通议》卷31记载:“咸淳七年省试,戒饬考试官御札:‘我朝取士之途,惟进士一科,得宾兴遗意,事莫重焉。出为世用者,台莱杞李之材相望也。近年士风盛,而古意衰,习竞浮华,辞昧体要,真材不足以胜謏闻,雷同反得以敝帚倖出。朕甚非之,尝于秋赋澂其原,且令覆引,汰其谬,能者伸矣。比复豫戒春闱,以论策定去取,经赋定高下。此则苏轼所谓以文章言论策为有用意也。兹简儒彦,参典文衡,其既乃心,其详乃视,毋苟且,毋偏执,所置先后惟其当,不必以不自己出为嫌。为国得人,益绵丰芑之泽,则予一人以怿。付方逢辰以下。’”时方逢辰等人为知贡举等考官。

   宋度宗“和宋宁宗的鲁钝相比”,“精神发育迟滞更为严重”,“理解能力也很差”。[78]但他从当太子时,就“以春、夏、秋、冬四夫人直书閤,为最亲”。“即位后,万几之暇,批答画闻,式克钦承,皆出其手”。四夫人即“资阳(郡夫人)朱春儿”、“高安(郡夫人)朱夏儿”、“会宁郡夫人、昭仪王秋儿”、“东阳(郡夫人)周冬儿”。(13)故上引文辞相当典雅的御札,大致可视为四夫人的代笔。

   宋朝各代皇帝的御笔,多少反映了他们当权和施政不同的个性,在一定意义上,也可说是宋朝历代政治的一面小小的镜子。自宋太宗伐辽失败始,宋朝基本上就一直过着“支倾补漏,循袭故常”[79]的日子。陈亮曾愤怒地指斥说:“天地而可架漏过时,则块然一物也;人心而可牵补度日,则半死半活之虫也。”[80]中间有宋神宗和宋孝宗两个皇帝,确是企图有所作为,结局却是心劳日拙。宋朝制度和传统的各种积弊,就是皇帝的权力也是无法改变的,更何况即使如宋神宗和宋孝宗,也不得不受各种荒唐的传统制度和观念的束缚,也有宫廷生活造成的能力不足,个人的性格缺陷等。更扩大一点说,历代皇朝的败亡,其祸根也无非是中国传统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等级授职制。历代皇朝追求长治久安,也不断做了许多扬汤止沸的措施,却根本不可能釜底抽薪。何谓釜底抽薪?这就是按马克思主义的巴黎公社原则,以直接选举制逐步取代中国传统的等级授职制,方得走出历代皇朝的轮回。

   注释:

   ①关于宫女代御笔,邓小南先生《掩映之间:宋代尚书内省管窥》有精细论述,载《朗润学史丛稿》,中华书局,2010年。

   ②《玉海》卷28《天禧真宗御集、注释御集、天章阁御集》,《职官分纪》卷15《天章阁》。

   ③《邵氏闻见录》卷1:“太祖朝,晋邸内臣奏请木场大木一章,造器用。帝怒,批其奏曰:‘破大为小。何若斩汝之头也!’其木至今在,半枯朽,不敢动。”

   ④《经幄管见》卷4,《历代名臣奏议》卷42文彦博奏,《文潞公集》卷30《奏赐儒行中庸篇并七条事》,《咸淳临安志》卷42,《宋史》卷168《职官志》,六处文字稍异。

   ⑤《经幄管见》卷4,《历代名臣奏议》卷42文彦博奏,《文潞公集》卷30《奏赐儒行中庸篇并七条事》,《宋史》卷168《职官志》,五处文字稍异。

   ⑥《攻媿集》卷69《恭题神宗赐沈括御札》。《长编》也保留若干宋神宗就永乐之役给沈括的“上批”,卷329元丰五年九月丙申所载:“永乐城至为危急,若不斟酌便宜措置,则恐误朝廷事愈重。今虽发诸路兵赴救,度可齐集,须更十数日。卿可相度,遣间人与贼约,抽退军马,当追回永乐人兵,给还地界。如委可行,即依指挥。若恐益增贼势,即勿施行。今永乐诸将既已失利,事出无可奈何。”按宋时交通通信条件,此类御批到得前沿,实际上都成废物,只是反映了将从中御之荒唐。

   ⑦《要录》卷18建炎二年十二月丁巳。谈及杨球和张补的记载尚有《历代名臣奏议》卷151刘克庄《进故事》,卷311牟子才奏。

   ⑧《名贤氏族言行类稿》卷19曹姓引《容轩随笔》。据同书卷17钱姓引《容轩随笔》,应即是《容斋随笔》。令传世《容斋随笔》佚此条记事。

   ⑨《宋史》卷179《食货志》,卷348《黄葆光传》。后一句《朱子语类》卷73作“而为因陋就简之说”,应是记忆之误。

   ⑩《靖康要录笺注》卷4靖康元年三月二十日,文字稍异。

   (11)《要录》卷4建炎元年四月癸亥,以《会编》卷99《靖康皇族陷虏记》参校。

   (12)《要录》卷118绍兴八年三月己丑。中华书局标点本第2202页作“我王似上皇”,应据广雅本校改。

   (13)《随隐漫录》卷2。王秋儿乃王清惠小名,参见常绍温先生《略谈南宋末女诗人王清惠及其诗词》,载《中日宋史研讨会中方论文选编》,河北大学出版社,1991年。

  

  

  

   【参考文献】

   [1]《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以下简称《要录》)卷60绍兴二年十一月庚午,《玉海》卷64《建炎亲笔诏书》。

   [2]《续资治通鉴长编》(以下简称《长编》)卷34淳化四年七月己酉。

   [3]《长编》卷40至道二年闰七月辛未。

   [4]《宝真斋法书赞》卷2《徽宗皇帝诸阁支降御笔》引蔡絛《国史后补》。

   [5]《书史会要》卷6,《清河书画舫》卷10上,《式古堂书画汇考》卷13。

   [6]《玉海》卷33《建隆御札》,《乾德亲郊御札》。

   [7]《玉海》卷28《淳化秘阁御制》。

   [8]《长编》卷46咸平三年二月壬子,《玉海》卷28《咸平新編大宗御集》。

   [9]《玉海》卷33《祥符太宗御札》。

   [10]《长编》卷65景德四年三月乙巳。

   [11]《玉海》卷28《祥符太宗御集、君臣赓载集、朱邸集、文明政化》。

   [12]《职官分纪》卷15《龙图阁》。

   [13]《玉海》卷28《祥符靜居集、玉宸集、維城集》。

   [14]《玉海》卷28《天禧御制》。

   [15]《职官分纪》卷15《天章阁》。

   [16]《玉海》卷28《文明政化》。

   [17]《长编》卷206治平二年十月甲寅,《玉海》卷28《治平仁宗御集》。

   [18]《太平治迹统类》卷30,《职官分纪》卷15《宝文阁》。

   [19]《玉海》卷28《英宗御制》。

   [20]《玉海》卷64《嘉祐编录端拱以来宣敕》。

   [21]《玉海》卷28《元祐神宗御集、圣制神宗文集序》,卷34《元祐神宗御笔》。

   [22][24][26][28]《宋史》卷162《职官志》。

   [23]《玉海》卷28《崇宁哲宗御集》。

   [25]《玉海》卷28《绍兴徽宗御集》。

   [27]《玉海》卷28《开禧高宗御集》。

   [29]《宋史》卷37《宁宗纪》。

   [30]《玉海》卷34《庆元光宗御笔》。

   [31]《宋史》卷38《宁宗纪》。

   [32]《宋史》卷41《理宗纪》。

   [33]《玉海》卷28《庆元编孝宗御制》,《宋史》卷43《理宗纪》。

   [34]《宋史》卷479《西蜀孟氏世家》。

   [35]《长编》卷72大中祥符二年十一月丙辰。

   [36]陈峰.北宋武将群体与相关问题研究[M].中华书局,2004:320;邓小南.祖宗之法——北宋前期政治述略[M].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6:179.

   [37]《宋史》卷258《曹玮传》。

   [38]《宋朝诸臣奏议》卷147《上仁宗答詔條陳十事》,《范文正公政府奏议》上《答手诏条陈十事》。

   [39]《宋史》卷311《章得象传》。

   [40]《北窗炙?{录》卷上。

   [41]《宋史》卷165《职官志》,卷179《食货志》,《长编》卷295元丰元年,《文献通考》卷24。

   [42]《长编》卷297元丰二年四月庚申,卷298元丰二年五月乙酉,《宋史》卷195《兵志》。

   [43]《长编》卷250熙宁七年二月辛卯。

   [44]《长编》卷232熙宁五年四月丙子。

[45][67][78]史泠歌.宋代皇帝的疾病、医疗与政治[M].河北大学出版社,2013:58,86,173,214,54-56,(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宋帝   御集   御笔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4471.html
文章来源:《兰州学刊》2015年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