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爱明:女性:朱自清文学创作的母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5 次 更新时间:2015-11-16 14:51:33

进入专题: 女性   朱自清  

沈爱明  
思想解放的时代,妇女解放运动也成为“五四”时期整个社会变革运动的重要方向,一些思想革命的启蒙者,把妇女解放与民主结合起来,与反帝反封建结合起来,大量介绍欧美妇女运动的学说与著作。李大钊、陈独秀、鲁迅、毛泽东、蔡和森、周恩来、瞿秋白、沈雁冰、邵飘萍以及胡适、傅斯年等人,无不对中国妇女解放问题倾注了巨大热情。各种进步团体,也多把妇女问题列为重要议题。关心妇女解放问题,成为一种时尚。

   作为“文学研究会”的主要成员,朱自清受着文研会“为人生”创作思想的影响。面对着弱肉强食、世态炎凉的人生画面,倾听到那些被侮辱、被损害的劳苦大众的申诉与呼号。作者手中的那支笔是沉重的,他说:“我们现在需要最切的,自然是血与泪底文学,不是爱与美的文学;是呼吁与诅咒底文学,不是赞颂与咏歌底文学”。〔11〕他要“与劳苦的人站在一层而代他们说话”〔12〕,“关心人生,大自然,以及被损害的人”〔13〕,正是在这样的文学旗帜,文学主张的指引之下,他的心中鼓荡起澎湃的时代浪潮,写出一篇又一篇的激昂文字,表现出对人的命运,特别是对女性命运的极大关注,呼唤着整个社会把女性作为与男性处于平等地位“人”的价值的普遍认同。

   《生命的价值——七毛钱》,写的是一个五岁的女孩,被其哥嫂以七毛钱的价格卖掉,这是作者在温州亲眼所见的一幕。文章想象她今后任人宰割的命运:“小姑娘如若长大成人或则卖给人家作妾,或者卖到妓院沦落风尘……”这是那个非人道社会里千百万女性一生苦难命运的缩影。面对这一幕怵目惊心的生命廉价的交易,作者发出了愤激的诘问:“这是谁之罪呢?这是谁之责呢?”这样的诘问是发人深省的,它让人们思考那个时代女性生命价值被践踏的社会根源。

   写于1923年的《笑的历史》,从另一角度写出了女性苦难的命运。作家不注重于写封建家庭对女性肉体的折磨,而侧重于写其对女性精神上、心理上的虐待。封建礼教的最大残忍处便是对人的精神自由的压制,中国封建社会中的女性是封建纲常礼教最直接最大的受虐者,她们在纲常礼教的软刀子下,失去了自由表达自己感情、意志的权利。《笑的历史》以如泣如诉的主人公自述,真实地反映了一个少妇由纯真、善良、活泼到最后反常的过程,这种“反常”是人性受到压抑后心灵的扭曲所造成的,“美”被无情地毁灭了,作家正是通过这“美”的毁灭的悲剧性,强烈地控诉封建大家庭对女性的迫害,表达出自己对象小招这样受到封建礼教毒害的广大女性的深切关怀。

   与前面两篇表现女性苦难命运的作品相比,《阿河》同是一曲对女性苦难命运的深情悲歌。但思想意蕴更进一层,它从另一个角度,在更深的层面上开掘、探索着女性苦难命运的终极原因,提出了怎样彻底改变妇女命运的问题,从总体上来说,《阿河》与鲁迅的《娜拉走后怎样》以及《伤逝》所提出的问题殊途同归。年青、美丽、聪明的女佣阿河,十六岁嫁给了三十多岁的男人,这男人“土头土脑”“脸上满是疤”,而且“尽爱赌钱”,这种婚姻上的不幸,使阿河精神和肉体上蒙受了极大的痛苦,对此她进行过抗争,逃出虎口,又进狼窝。阿河又被卖给了新的“主儿”,阿河从第一个男人那里逃脱出来是跳出来,最后又是八十块钱的生命代价,跳进了另一个火坑。她无法逃脱整个封建社会所设置的大火坑。阿河的悲剧表明,离开整个社会的变革,社会的彻底解放,妇女命运的改变,妇女的解放是无法实现的,这是一位具有人道主义博爱情怀的作家对妇女命运、妇女解放更为忧愤深广的思考。

   朱自清文学创作的女性母题贯穿着他一惯的“意在表现自己”的美学原则。他在《背影》序里谈到自己的创作经验,十分明确地说:“我自己是没有什么定见的,只当时觉得要怎样写,便怎样写了。我意在表现自己,尽了自己的力便行……”这一崭新的美学原则特别强调作家的创作主体的意识,揭示了现代文学表现作者人格色彩与深层精神世界的审美价值,揭示了作家主体性在文学创作中的地位,是对几千年中国古代文学所标榜和实施的“文以载道”本位现的彻底反叛,从而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次明确确立起以作者个性为本位的现代文学新观念。考察、研究朱自清的女性母题创作,我们不难辨析他那“意在表现自己”的轨迹。在他的这一母题创作中,生动地抒写了他的禀性、气质、灵感、情思、身边琐事、生平经历、人生哲学,生动地表现了他全部的思想、全部的感情和全部的人格,活脱脱地再现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个性生命的空间。他的心扉始终向读者敝开着,我们从他的作品里可以看到一位无时不在,无处不至的抒情主义公——具有特殊的生命内容、特定的情感世界以及个性化的审美感觉的作家自我的形象。在“女性:通向人类永恒的亲情”这一子题中,作者或内疚、或反省、或忏悔、或焦虑,在对亡妻的深切怀念中,展现出心灵世界的一幕,闪烁着柔美忧悒的人格色彩。当作家把女性作为艺术性的审美参照物,去感受、描摹自然景物时,“意在表现自己”的美学原则得到了更淋漓尽致的表现。作家大胆地用美丽女性的形体去描写景物,大胆地坦露出他内心世界对美的女性的热爱与追求,同时作家也在对人与自然和谐、亲切、诗意般交融的描写中,折射出自我生命存在与宇宙自然生命律动之间永恒的契合。作家或清醒、或沉醉、或迷狂,一切的描绘,一切的感受,都有自作家性灵深处的妙悟。我们从作家“觉得怎样写,便怎样写了”的创作中,看到了一个精赤裸裸的作家自我——一个反传统,篾视礼教、热爱自然,大胆追求美的事物的纯真而炽热的灵魂。作家最终把深沉的人道主义博爱观无私地奉献给处于社会底层广大妇女,对她们表达了满腔的同情与极大的关注,使“意在表现自己”的文学原则深深地扎根于现实的土壤之中,达到“小我”与“大我”,个人与时代的融合,同时也正是在对女性苦难命运的终极关怀中最终完成了作家自我伟大人格的完美塑造。

   注释:

   〔1〕转引自佛马克等《二十世纪文学理论》第34 页, 三联书店1988年版

   〔2〕朱自清1924年8月15日日记。

   〔3〕《论朱自清的散文艺术》1980年《文学评论》第1期。

   〔4〕《现代抒情散文选讲》103页 江苏教育出版社1990年2 月版。

   〔5〕李广田《〈朱自清选集〉序》

   〔6〕〔7〕〔10〕《朱自清全集》第一卷

   〔8〕何其芳《扇上的烟云》

   〔9〕《别林斯基论文学》新文艺出版社1958年版第47页

   〔11〕《马克思全集》32卷571页

   〔1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第249—250页

   〔13〕朱自清《〈惠的风〉序》

   〔14〕《新诗的进步》《朱自清全集》第2卷第320页

   〔15〕《诗与哲理》《朱自清全集》第2卷第333页

  

  

    进入专题: 女性   朱自清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945.html
文章来源:《固原师专学报》1995年0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