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布尔汗:内外蒙古两大活佛的兴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35 次 更新时间:2015-11-08 14:16:35

进入专题: 内外蒙古   活佛   佛学  

班布尔汗  

   只是七世章嘉没有想到,今生自己比哲布尊丹巴幸运,但在后世,哲布尊丹巴可以重返故地,而自己却只能漂泊异乡。

   哲布尊丹巴世系的恢复

   按说,哲布尊丹巴系统的断绝比章嘉系统更早,境况也更为糟糕,为何在章嘉已无望重铸辉煌之时,哲布尊丹巴却能绝境逢生呢?而自1991年苏联解体后,曾是外蒙古的蒙古国已经宗教信仰自由,又为何迟到2011年,九世哲布尊丹巴才能回到自己的法座呢?

   1924年八世哲布尊丹巴圆寂后,虽然蒙古国政府宣布废除君主制,但僧团的喇嘛们仍然在博格达汗乌拉省(现色楞格省宗哈喇县)找到一个名为图德布·罗布桑道日吉的男孩,将之选定为八世哲布尊丹巴的转世灵童,并向达赖和班禅申请认定。

   此时,九世班禅因为与十三世达赖关系破裂而流亡中国内地,在得到申请后,认定了灵童。但十三世达赖则认为,按照前清旧制,哲布尊丹巴除一、二世外,其余六世都在藏区转世,因此没有认定。

   蒙古僧团的活动,使得蒙古国政府颇为紧张。1925年发布通告,指出转世灵童的父亲是应该被消灭的世袭贵族,这等于宣布了灵童的不合法。1929年2月,蒙古国政府正式作出决定,宣布从即日起不承认任何活佛的转世。

   到1930年,蒙古政府干脆将进行寻访和认定灵童的首脑人物判处死刑,参与者则判处徒刑,彻底封死了僧团恢复哲布尊丹巴系统的希望。及至1937年,蒙古进行了全国范围的肃反运动,大规模屠杀新政权的“反对者”,而喇嘛僧团更被作为主要目标予以消灭。据不完全统计,肃反中摧毁寺庙797座,处决喇嘛20356人,到1939年时,喇嘛阶层和寺庙组织被彻底消灭。

   而在这腥风血雨中,那位被指认的灵童却奇迹般地幸免于难,直到1948年去世。

   蒙古僧团被消灭,灵童泯于众人,但哲布尊丹巴系统不仅是外蒙古的宗教领袖,也是西藏哲蚌寺的法主传承者,西藏僧团自然不能袖手不管。

   1936年,就在蒙古僧团的种种努力都已宣告破灭之时,西藏僧团选择1932年出生于拉萨的蒋巴南卓·确吉坚赞为哲布尊丹巴的转世灵童,但此时十三世达赖已经圆寂,九世班禅仍流亡在外,因此只能由摄政热振活佛进行了认定,法名索南达扎。因为不符合宗教仪轨,索南达扎被认定为九世哲布尊丹巴的消息并未对外宣布。

   1947年,热振活佛在政争中失败,被拘禁后神秘死亡,其追随者遭到残酷镇压。恩师的死亡使得索南达扎失去庇护,为了避祸,他流亡印度。在印度期间,索南达扎生活拮据,为了生计被迫还俗,直到1986年才重入佛门。

   1991年苏联解体,蒙古国也实现了民主化改革。是年9月20日,索南达扎在印度被确认为哲布尊丹巴的转世,并于第二年举行了坐床大典。

   坐床典礼后,蒙古国政府获悉九世哲布尊丹巴在印度,反应不积极,但民间的各种活动却广泛展开,就有关九世哲布尊丹巴的真伪问题,举行了各种学术研讨会。一些艺术家和知识分子更组织了“博格多基金会”,筹资修缮哲布尊丹巴宫寝。

   1995年,蒙古14个寺院联名向政府上书,要求允许九世哲布尊丹巴访问蒙古,没有得到批复。1996年,蒙古宗教界想邀请九世哲布尊丹巴访问蒙古,但被蒙古国家安全委员会以转世仪轨尚不清楚为由拒绝。1999年,九世哲布尊丹巴借访问卡尔梅克共和国之机,以普通游客身份取道进入蒙古,并在甘丹寺等地讲经,但很快被以签证过期为由强迫离境。

   在返回蒙古屡屡受挫的情形下,九世哲布尊丹巴只能在俄罗斯的各藏传佛教地区布道,并获得巨大成功,仅在2003年,便给13万人进行了时轮金刚灌顶。这对蒙古的佛教徒来说是极大的鼓舞,而对蒙古政府,则是巨大的压力。

   压力之下,蒙古国政府终于在2010年授予九世哲布尊丹巴蒙古国国籍,并在2011年承认其为蒙古国佛教领袖。

   哲布尊丹巴系统回乡之路面对的问题相对简单,仍历经坎坷,而章嘉系统面临的问题要更为繁琐、复杂,要回归其法座,恐怕是难以期冀的,至于重新获得“国师”的称号,则更显得虚无缥缈,如天方夜谭一般了。

   刊载于2015年第31期周刊

  

    进入专题: 内外蒙古   活佛   佛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606.html
文章来源:凤凰周刊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