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幸谦:反父权体制的祭典

——张爱玲小说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1 次 更新时间:2015-11-02 11:18:27

进入专题: 张爱玲   父权体制  

林幸谦  
匡霆谷的言行,事实上已透露出他所承受的阉割焦虑,显然相当激烈。在变卖财物换取家庭开支的这种场合里,匡霆谷通过这种的方式表示他并不在意紫微的钱财,以藐视态度去掩饰他在匡家中的边缘身份。匡霆谷(潜意识)宁愿钱财少一点——反正钱财不在他掌管之下——也要表示自己的意见,以显示他在任何事情都有发言权。但是事实却恰恰相反,男性家长的威严在此被抹杀了。

   可见匡霆谷在匡家的言行,乃在紫微的主体阴影下随紫微的言行而起舞。更甚者,匡霆谷更进一步被描写为“顽固的孩子”,像匡仰彝一样毫无主体威严。在这些男性角色上,女性主义者所要颠覆的父亲形象已不存在。

   在其他小说中,男性角色的去势焦虑,并不一定像匡霆谷一般,皆以反串的言行去表达,也有像匡仰彝和乔琪那般“先验”地被叙述者安排在文本中。除了上述《花凋》的郑家老爷、《多少恨》的虞老先生、《茉莉香片》的聂家父子、《金锁记》的姜家父子、《怨女》的姚家父子、《创世纪》的匡家父子之外,其它的例子还有不少。例如《倾城之恋》中,白流苏的父亲不但在文本中缺席,在家人的追忆中则是“一个有名的赌徒,为了赌而倾家荡产”(注:张爱玲:《张看》,皇冠出版社1991年版,第108页。),把白家带往破落户的地步。白家四少爷更是狂嫖滥赌,玩出一身病。而范柳原本身在继承祖产之前,也是一个嫖赌俱全的无赖之徒,徘徊在堕落的边缘。

   在张爱玲的小说中,去势书写作为作家对于男性/父亲的一种处罚,得以直接或间接的保留某种程度的主体性,给她文本中的女性角色。这书写模式和她杀父策略一样,虽不能完全压制男性/父权主体的权威性,但却能在相对的状况下,建构象征意义上的颠覆文本。同样的,女性角色也并不能在无父文本和去势男性的叙述中,获得完整统一的主体性。女性自我的矛盾,并没有在杀父与去势的叙述模式中,将所有主体和自我的矛盾冲突排除在外。这是必须注意的问题。女性绝对的主体性,并没有出现在张爱玲的小说中。在这意义而言,女性主体意识和自我意识虽然以不同的面貌与形式涌现在文本之中,但却非女性乌托邦的一种女性书写。

   整体而言,张爱玲施于男性角色的各种描写手法,不论是将其幼稚化、婴孩化、尸体化、女性化,抑或使身体残障化、精神人格上的阉割贬压,都是女性作家在重写压抑自我、焦虑模拟之中,对于男性/父权的一种惩罚的表现形式。这也是女性作家重写女性自我中,化解压抑与焦虑的一种模式(注:五四时期的许多女性作家,则在男性文学的主导模式中,采取模拟男性的形式,反串压抑。往往更由于过度渴望以父亲形象和男性并驾齐驱进入象征秩序,反而使她们对于男性角色的鞭笞显得苍白无力。)。其复杂性正在于此种书写模式,同时亦是女性作家一种焦虑的表现,甚至不惜藉此自我惩罚,去揭示女性性别经验,去达到惩罚男性角色的目的。女性作家的焦虑在此成为两刃之剑。男性主体/父亲形象的完整性与统一性,在此中被叙述者打散,导致宗法父权正统文化下的男性正统身体,在文本中体验到女性在历史、文化中所遭受的疏离性与撕裂性。

   综合以上的论述,这里尝试将张爱玲的书写模式,及其反父权的颠覆意义给挖掘出来,将其文本中所蕴藏的潜意识:焦虑、妄想、欲望、病态、匮乏、沉默、荒凉、神经质、忧郁症,以及精神分裂、女性主体意识等等问题,阅读到极点。

   在过度阅读中,张爱玲在杀父和去势父亲书写中的深层意识和多重意义,才得以浮出表面。男性人物的幼稚化、婴孩化、尸体化、女性化、残障化、无能化等等形象,都和女性作家的内在焦虑息息相关。这些父亲的写照,其实是女性人物的焦虑、歇斯底里、疯狂的另一种复本。

   严格来说,如果我们无意回避女性文本,张爱玲对于男女人物的这种书写模式,其实都可视为女性作者的书写焦虑下的产物。压抑、歇斯底里与疯狂的女性人物,是女性作家对于压抑自我的直写,而去势父亲的阉割图像,则可理解为女性作家对于焦虑自我的反写。其中自然亦渗揉着现实父亲的影子。此父亲影子自然亦包括了真实成份与想像成份。

   在这更为广大的阅读视野中,男女人物的写作显然都和女性作家的焦虑有关。女性作家在现实社会中的阉割焦虑,都被移转到书写中,一是直接书写女性自我,一是间接的通过反串去达到书写自我的目的。如此,去势父亲便和女性人物一样,同时有着双重的意义:一方面表现了张爱玲反抗父亲、憎恶父亲、颠覆父亲的反父权意义;另一方面,则隐含了女性作家自身源自父权社会的压抑性。女性遭受阉割的恐惧,在此被移转到父亲/男性人物之中,逼使男性家长也承受着被阉割的恐惧。

  

  

    进入专题: 张爱玲   父权体制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382.html
文章来源:《文学评论》(京)1998年0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