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家珍:“温柔敦厚”诗教观新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49 次 更新时间:2015-07-01 23:51:58

进入专题: 温柔敦厚   诗教观   诗经   礼乐文化  

边家珍  

   [①]《礼记》是孔子及其弟子、后学论述先秦礼制的文集,作者并非一人,各篇的写作年代不一。关于《经解》篇的产生时代及“孔子曰”的问题,有不同的说法。王锷先生《〈礼记〉成书考》经多方面参照、考索,认为《经解》应成篇于战国中期;“《经解》所载孔子言论,明确说‘孔子曰’,绝非向壁虚造,当必有根据”。(参见王锷《〈礼记〉成书考》,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第204-209页。)徐复观先生认为《经解》出于荀子后学,“这里的‘孔子曰’,未必是出于孔子,但必出于先秦传承之说”。(参见《徐复观论经学史二种》,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2年,第51页。)《经解》篇的写作年代,笔者倾向于认同王锷先生的推断,即战国中期。关于“孔子曰”的问题,笔者同意徐复观先生的说法,即未必就是孔子本人的原话,但又来自孔子的思想,或者说切近孔子的认识。

  

   注释:

   [②][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礼记正义》,北京:中华书局影印,1980年,第1609页c.

   [③][美]冯?贝塔朗菲著,林康义、魏宏森等译:《一般系统论基础、发展和应用》,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1987年,第63页。

   [④]程俊英:《诗经译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第416页。

   [⑤]王国维:《殷周制度论》,《观堂集林》(第二册),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454页。

   [⑥]高亨:《周易大传今注》,董治安编《高亨著作集林》第二卷,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695页。

   [⑦]胡平生:《孝经译注》,北京:中华书局,1996年,第31页。

   [⑧]程俊英:《诗经译注》,第316页。

   [⑨]程俊英:《诗经译注》,第568页。

   [⑩][清]郭庆藩撰,王孝鱼点校:《庄子集释》(下),北京:中华书局,2012年,第1069页。

   [11]张双棣等:《吕氏春秋校注》(上),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6年,第141页。

   [12]具体篇目,何楷、魏源、王国维、高亨、孙作云、杨向奎、姚小鸥等人皆有考证,此不赘述。

   [13]上海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校点:《国语》(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第45页。

   [14][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毛诗正义》,北京:中华书局影印,1980年,第388页c.

   [15]《论语·八佾》,见杨伯峻:《论语译注》,北京:中华书局,1980年,第28页。

   [16][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周礼注疏》,北京:中华书局影印,1980年,第787页bc.

   [17][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周礼注疏》,第787页c.

   [18][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周礼注疏》,第707页b.

   [19][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礼记正义》,第1342页a.

   [20][汉]刘向:《战国策序录》,见何建章《战国策注释》,中华书局,1990年,第1355页。

   [21][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尚书正义》,北京:中华书局影印,1980年,第19页bc.

   [22]程俊英:《诗经译注》,第567页。

   [23]程俊英:《诗经译注》,第385页、386-387页。

   [24]程俊英:《诗经译注》,第48页。

   [25]杨伯峻:《论语译注》,第77页。

   [26]杨伯峻:《论语译注》,第177页。

   [27]杨伯峻:《论语译注》,第201页。

   [28][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礼记正义》,第1609页c.

   [29]程俊英:《诗经译注》,第551页。

   [30][汉]许慎:《说文解字》,北京:中华书局,1963年,第162页a.

   [31]杨伯峻:《论语译注》,第97页。

   [32]胡适:《说儒》,桂林:漓江出版社,2013年,第80页。

   [33]例如《诗经·小雅·节南山》:“昊天不慵,降此鞠凶。昊天不惠,降此大戾。”《小雅·雨无正》:“浩浩昊天,不骏其德。”《大雅·云汉》:“天降丧乱,饥馑荐臻。”

   [34]杨伯峻:《论语译注》,第156页。

   [35]程俊英:《诗经译注》,第221页。

   [36]程俊英:《诗经译注》,第468页。

   [37][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礼记正义》,第1694页b.

   [38]程俊英:《诗经译注》,第287页。

   [39]程俊英:《诗经译注》,第294页。

   [40]程俊英:《诗经译注》,第296页。

   [41]徐朝华:《尔雅今注》,南开大学出版社,1987年,第131页。

   [42]上海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校点:《国语》(下),第515页。

   [43]杨伯峻:《春秋左传注》(第四册),北京:中华书局,1981年,第1419页。

   [44]杨伯峻:《论语译注》,第141页。

   [45][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周礼注疏》,第708页a.

   [46][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周礼注疏》,第708页a.

   [47]《论语·雍也》,见杨伯峻《论语译注》,第64页。

   [48]杨伯峻:《论语译注》,北京:中华书局,1980年,第30页。

   [49]杨伯峻:《春秋左传注》(第三册),第1164页。

   [50]杨伯峻:《孟子译注》(上),北京:中华书局,1960年,第188页。

   [51]杨伯峻:《论语译注》,第117页。

   [52]杨伯峻:《论语译注》,第132页。

   [53]杨伯峻:《论语译注》,第163页。

   [54]杨伯峻:《论语译注》,第61页。

   [55]杨伯峻:《论语译注》,第210页。

   [56]杨伯峻:《论语译注》,第184页。

   [57]上海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校点:《国语》(上),第14页。

   [58]杨伯峻:《论语译注》,第123页。

   [59][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礼记正义》,第1633页c.

   [60][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周易正义》,第62页b.

   [61]杨伯峻:《论语译注》,第6页。

   [62]徐复观:《中国文学精神》,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37页。

   [63]程俊英:《诗经译注》,第99页。

   [64]杨伯峻:《论语译注》,第92页。

   [65][汉]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史记》(六),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第1936页。

   [66][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礼记正义》,第1610页a.

   [67][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仪礼注疏》,北京:中华书局影印,1980年,第1120页c-1121页ab.

   [68]孙作云:《论二雅》,《诗经与周代社会研究》,北京:中华书局,1966年,第343页。

   [69]朱光潜:《诗论》,北京:北京出版社,2005年,第13页。

   [70]参见杨伯峻:《春秋左传注》(第三册),第1161-1164页。

   [71]杨伯峻:《春秋左传注》(第三册),第1161页。

   [72]杨伯峻:《春秋左传注》(第一册),第395页。诗句见《诗经·小雅·小旻》、《诗经·周颂·敬之》。

   [73]若仅从今传《诗经》的文本来看,《诗经》编订之年理应在秦人赋《黄鸟》篇之后;然而,据董治安先生《先秦文献与先秦文学》所附相关图表(济南:齐鲁书社,1994年,第27页),此前累见于《左传》、《国语》记载的引《诗》、赋《诗》已多达三十九条。这说明,《诗经》的编订成书并非在春秋后期的某个时间被一次编成定本后才一下子传播开来的,而是久已为上层贵族所传习、熟知。

   [74]参见董治安著:《先秦文献与先秦文学》,济南:齐鲁书社,1994年,第22页。

   [75]杨伯峻:《春秋左传注》(第三册),第933页。

   [76]《肆夏》的前三首,名《樊》、《遏》、《渠》。《肆夏》亦见于《周礼·乐师》:“教乐仪:行以《肆夏》,趋以《采荠》。”

   [77][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周礼注疏》,第787页c.

   [78][明]李文利:《大乐律吕考注》,《续修四库全书》第113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第175页b-176页a.

   [79]上海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校点:《国语》(上),第116页。

   [80]张双棣等:《吕氏春秋校注》(上),第855页。

   [81]杨伯峻:《春秋左传注》(第三册),第1016-1017页。

   [82]刘师培:《古政原始论·学校原始论第九》,见刘梦溪主编:中国现代学术经典《黄侃刘师培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6年,第694页。

   [83][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周礼注疏》,第797页b.

   [84][清]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周礼注疏》,第797页b.

   [85]上海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校点:《国语》(上),第9-10页。

   [86]ConfuciusandAncientChineseLiterraryCriticism,inChineseApproachtoLiterature.EditedbyA.A.Rickett,PrincetonUniversityPress,1978,P.36

   [87]傅道彬:《“诗可以兴”:由艺术兴趣的思想延伸路线》,载《吉林师范大学学报》2008年第4期。

   [88]杨伯峻:《春秋左传注》(第一册),第445页。

   [89]程俊英:《诗经译注》,第362页。

   [90]程俊英:《诗经译注》,第399页。

   [91]程俊英:《诗经译注》,第414页。

   [92]程俊英:《诗经译注》,第552页。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温柔敦厚   诗教观   诗经   礼乐文化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02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