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小平、杨金丹:中国法律信仰论的内在悖论及其超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27 次 更新时间:2015-05-23 00:35:32

进入专题: 法律信仰   法律实证主义   法律工具主义  

刘小平   杨金丹  

   [5]参见张永和:《法律不能被信仰的理由》,《政法论坛》2006年第3期;范瑜:《法律信仰批判》,《现代法学》2008年第1期。

   [6]参见魏敦友:《理性的自我祛魅与法律信念的确证——答山东大学法学院谢晖教授》,《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年第2期;张永和:《法律不能被信仰的理由》,《政法论坛》2006年第3期。

   [7]杜宴林教授指出:“尤其是近年来,关于法律信仰的反思、批判、质疑的成分居多,正面肯定的较少。”杜宴林:《论法学研究的中国问题意识:以关于法律信仰问题的争论为分析线索》,《法制与社会发展》2011年第5期。

   [8]在这里,有两位学者的讨论需要特别予以指出:一是朱苏力教授基于其“本土资源论”从社会学角度对法律信仰进行的讨论。与主流法律信仰论不同,朱苏力教授反对存在普遍的、超时空的法律信仰问题,认为法律信仰只会与特定的社会相关。参见朱苏力:《法律如何信仰》,载许章润等:《法律信仰:中国语境及其意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131-138页。二是许章润教授将法律信仰与民族国家联系在一起从汉语文明的高度讨论法律信仰问题,他的问题视野与主流法律信仰论的完全不同。参见许章润:《法律信仰与民族国家》,载许章润等:《法律信仰:中国语境及其意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83-111页。本文的讨论针对的是主流的法律信仰论,对这两位学者在不同进路上的思考及其可能的意义,笔者将另文论述。

   [9]可以说,伯尔曼的理论构成了中国法律信仰论的直接理论资源。2006年伯尔曼的中国之行再次证明了他在中国学界的巨大影响力,整个神州大地又一次掀起了“伯尔曼热”。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伯尔曼在中国学界受到的欢迎度要远远超过美国学界对他的接受度。

   [10][11][24][25][26][27][美]哈罗德·J.伯尔曼:《法律与革命——西方法律传统的形成》,贺卫方等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3年版,“序言”第1页,第5页,第51页,第6页,第23页,第51页。

   [12][13][28][32]参见[美]伯尔曼:《法律与宗教》,梁治平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11页,第36-39页,第14页,第15-16页。

   [14][15]Harold J.Berman,The Historical Foundation of Law,Emory Law Journal,Vol.54,2005.

   [16]参见张晋藩:《中国法律的传统与近代化的开端》,《政法论坛》1996年第5期。

   [17]郑定:《中国法律传统与现代法制文明》,《人民论坛》2001年第1期。

   [18]参见吕丽:《文化碰撞中的选择:中国传统礼仪法文化在近现代的变革》,《当代法学》2009年第6期。

   [19]梁治平:《中国法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一个文化的检讨》,《比较法研究》1987年第2期。

   [20]梁治平:《法辨》,《中国社会科学》1986年第4期。

   [21][34]姚建宗:《信仰:法治的精神意蕴》,《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97年第2期。

   [22]法律信仰论本身对外来法的移植论持一种反思和批判的立场,但是它批判的焦点在于法律移植的工具主义取向,而不是移植本身,可以说,法律信仰论主张一种更为彻底的移植论,即文化和价值层面的移植论。

   [23]参见[美]克利福德·吉尔兹:《地方性知识:事实与法律的比较透视》,邓正来译,载梁治平编:《法律的文化解读》,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4年版,第73-171页。

   [29]参见於兴中:《法治是人类最理想的选择吗——强势文化、二元认识论与法治》,《法学》2001年第1期。

   [30]谢晖:《法律信仰:历史、对象及主观条件》,《学习与探索》1996年第2期。

   [31]参见刘日明:《法律实证主义与法哲学的安乐死》,《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5期。

   [33]公丕祥:《中国法制现代化的进程与前景》,《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8年第4期。

   [35]梁治平:《死亡与再生:新世纪的曙光(代译序)》,载[美]伯尔曼:《法律与宗教》,梁治平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14页。

   [36]牟宗三:《生命的追问》,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4页。

   [37]参见许章润:《法律:民族精神与现代性》,《中外法学》2001年第5期。

   [38]参见於兴中:《法治与文明秩序》,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20页。

  

    进入专题: 法律信仰   法律实证主义   法律工具主义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192.html
文章来源:《法商研究》2014年第2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