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勇:近代日本的军政关系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61 次 更新时间:2015-05-21 07:36:09

进入专题: 日本   军国主义   军政关系  

徐勇(北大) (进入专栏)  
逐步地"以欧洲近代军队为模本,完成了国土防卫军、外征军的成长历程"。 而且,在其"外征"侵略之际,恰值中、朝等东亚国家的衰弱转型之时。于是,经过甲午战争、日俄战争的所谓两大战争获胜,兵权趋于鼎盛。

   期间曾有社会各界的严厉批评军阀势力。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军参战,日本政党集团与国民舆论批判日军为"藩阀的私兵"。出身陆军根据地长州藩的军人政治家田中义一,也试图"倡导实行真正的'国军化',纠正藩阀和军队一体化倾向"。再到"昭和期的军队,所谓狂热等非合理性与其说是例外状态,不如说已经属于常态"。 所以,近代日本的军国主义化,致使"皇军"获得了先进兵器装备,却保持了中世纪的暴力属性,完全缺乏主权在民、文官控制等近代基础理念与道德规范属性。

   对于日本国内政治来说,这一部中世纪式暴力机器,凭借其独特的军政实力,轻易获得国内政治"权力核"地位。军部实力的不断膨胀,逐步地摆脱政府的控制,成为与内阁并立的"双重政府" 。在20世纪20年代,虽然有过国内的大正民主运动的压力,还有来自国际美英列强的非战裁军诸多遏制影响,也没能阻止军部新兴军阀势力掌控国家内外大政方针的进程。1931年侵占中国东北地区之后,日本的军阀政治完全明朗化,终于通过1936年的"二.二六"事件的处置,军部完全战胜政党控制社会政治,结束了"二重政府"局面,达成了日本军国主义一元化政治的完全确立,即军部法西斯主义的政治统一。

   比较同时期的欧洲政治走向,可以更加清晰地理会日本国家体制的特殊性。日本军部利用军队特有的组织力量,及其在国家政权中的权力核地位,凭借天皇的精神权威,在社会政治生活中发挥了德、意法西斯政党那样的政治作用,实现了军部的政治化。所以丸山真男指出:"从根本上说起来,法西斯政党和团体就是一个非正式的军队,反之,军队可以说是非正式的法西斯主义的政党"。 也可以说,日本的法西斯主义就是军部法西斯主义,军部法西斯主义就是日本法西斯主义的最恰当的概括。

   返观近代以来,从幕藩体制进入武士官僚把持政局的藩阀政治,再进至大正时期由军人阶层占有主导地位的军部与政党对峙的"二元政治",再进至30年代,最终建立了天皇制下的军部法西斯专政的军国主义国家体制。可知日本武士阶级特权转换的终极结果,就是通过明治维新促成西方工业化或现代化技术的引进,同时决定了国家军国主义的发展归宿。这一传统与变革的交集与逆反,借用户部良一的结论,"在近代化和发展中的非合理性与狂热主义的泛滥,这也可以说是在日本军队中发生的悖论(逆说)"。

   近代以来中日两国学界,多从正面评价明治维新取得的"成功",着眼点在其工业化及科技领域的外观成就,而严重忽略的是日本军事力量的逆向作用。一言以蔽之,这是一部被忽略的日本明治维新负面历史。 关注其内、外双行的军国主义体制确立的根本属性,分辨其近代器物与军国主义体制相伴随的重要特征,研究旧武士阶级转换为"皇军"的内外流血历史,这是研究界值得深刻反思的课题。

   三工业化社会环境中的"皇军"决策实力

   研究"皇军"在国家军政大局中的决策态势,必然要考察皇室与军队的关系。从法律角度来说,明治宪法规定"天皇统帅陆海军",军部应对天皇负责,只有天皇能够管辖军部。但是皇室与皇军皆为一体,从某种意义上看,日皇也是皇军之一员。最为典型是,日皇裕仁8岁之前曾被寄养于海军中将川村纯一中将家长达4年多,8岁进入学习院初等科学习,陆军大将乃木希典担任该院院长并直接担负对于裕仁的教育。裕仁的启蒙教育早与军人融为一体。裕仁12岁从学习院毕业进入御学问所学习,该学问所总裁是海军元帅东乡平八郎,"东乡元帅对皇太子教育教育的重点也在于把他培养为一个军人"。 期间,裕仁12岁成为太子,并任陆海军少尉军官,14岁晋升为中尉军官。每隔两三年晋升一次,终为陆海军大元帅。日皇的整个生活完全军事化,这是需要"通过天皇日常生活的军事化而使整个日本军国主义化"。 裕仁之外,战前皇室所有男子都需进入陆军士官学校学习,毕业后都进入军队任职。日皇及皇室的如此军事属性,即体现了军权与皇权关系浑然一体,也显示了军权对于皇室的强大作用力或曰支配力。

   在明治宪政体制内的日皇,无疑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也能发挥相当的实际作用,但是干预的结果,也总是军权的进一步膨胀。经常为史家引述的是裕仁迫使田中义一内阁辞职、以及直接干预1936年"二.二六事件"的处理。在九一八日军发动侵华战争之后,曾由于国内城乡经济问题,政制结构和对外战略的矛盾集中爆发,至1936年爆发了皇道派与统制派的 "二.二六事件"兵权分裂事件。而解决冲突的最终的平衡器,仍在于军权与皇室的携手合作,结果是更能代表军部高层利益的统制派获胜,制定出更加好战的、主张南北并进战略的《国策基准》等一系列国家政策方案,为翌年的全面侵华战争奠下了体制、政策与战略的基础。

   在制定对外战略方面的典型事例,是1941年对美开战的决策事件。裕仁在御前会议讨论前后曾对第三届近卫议案不满意,导致近卫内阁下台而重组东条英机"战争内阁",而后"御批"对美开战,终于发动了太平洋战争。现役陆军大将东条英机担任首相并兼陆相、内相,以后又兼任文部相、商工相、军需相等职,这是天皇制卵翼下的军人专制主义的集中表现。

   但是,尤为重要的的是,不能不看到日本兵权方面更为突出的、对于整个国家权力运作的支配作用。明治宪法规定日皇"神圣不可侵犯",意在保持日皇的公共权威,使之不亲政而不承担实际责任。在御前会议上裁决争端多是只听不答,是谓"廷政分离",亦有学界论述天皇制为"虚君制"。

   日皇在国家中的实际权力大小问题,还是需要继续讨论的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名义上直辖于日皇的陆海军,实际上是突破了诸多法规,在政治上无所约束,自成国家权力运作中心。按日本学者所说,在天皇权威的神圣光环中,军部成了明治宪政的"权力核" ,居于特殊的权力支配者的位置。

   明治维新后日本军政关系演变的特殊历程,促成了近代日本"皇军"实以中世纪的皇家私兵形态,毁弃了工业化时代的民主国家体制的主权在民、文官控制等军政关系原则。加之亚太国家尚处于转型期衰弱过程的外部特殊因素,这支中世纪式的皇家军队,装备了工业化以来的新式装备,执行国家军国主义对外战争政策,力量得到飞速扩充。不幸而严峻的事实在于,"皇军"每隔5至10年便要进行一次对外扩张战争,而每一次战争都会带来新一轮的扩军计划。二战结束时,陆、海总兵力达720余万人。这不只是对外的、也是对付日本国内民众的一部空前强大的暴力机器。

   关于"皇军"对于国家权力的控制深度,20年代初民主派代表尾崎行雄、岛田三郎等曾指出:"直属天皇的机构中,属于文官者四个,而属于武官者竟达到四十一个"。 这是20年代政党政治的所谓"黄金时代"的情况。到了30年代武官掌权更为严重。1931年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翌年的"五·一五事件"爆发犬养毅被杀,日本政党政治的黄金时期结束。稍后由军人发动1936年"二·二六"的流血暴动,直到1945年战败投降,完全实现了军部专制的昭和军阀时期军人对于国家社会的全面控制,即通称的"昭和军阀"时期。

   自1931年起日本共有内阁15届,军人就任总理者为10人,只犬养毅、广田弘毅及近卫文麿3人(近卫3任)为政党、官僚或贵族出身。如果和大体同时的、在中国受到严厉批评的中国北洋军阀政治相比较,则有大巫小巫之分。列表如下 :

   中日两国"军阀时期"军人内阁总理届数比较表:

  

   政治远较中国为甚,它表现了近代日本军政关系的特殊性质。"皇军"消除了幕藩兵制的地域性、分散性,将新建国家军队统轄于皇室,但实以皇家私兵形态,从根本上背离了兵权应该遵守的主权在民、以及文官制军等民主政治原则,强化了近代日本国家军政关系的中世纪落后形态。

   毋庸置疑,近代日本国家体制的军事化程度,超过了本国中世纪的武家政治形态,亦为世界近代政治之典型形态。其原因盖在于日本"皇军"的权力核地位、及其对于国家军政决策的绝大的支配作用。

   四余论:亨廷顿的警语

   由明治维新铸造的中世纪式"皇军",配上近代工业化道具,连年实施大规模对外侵略。其战争流血规模之大、之久,在世界范围罕见其匹,日本右翼却自傲地称之为"百年战争"。所谓"百年战争",其持久与庞大性格,实取决于其军国主义体制的深广而牢固的根基,受制于其特殊军政关系庇护下之军人实力集团的绝大的支配权力。近代日本军国主义在世界近现代史上堪称典型形态。基于此点,亨廷顿指出:"日本拥有世界上最为政治化('the most political army'in the world)的军队"。

   日本战败投降之后,盟军在日本实施了民主改革,"皇军"及整个战争机器被宣布废除,重建的自卫队也确立了文官控制体制。与此相对应在日本学界,相当一批客观研究近代日本军队、军制的、具有前沿代表性学术著作的出版,使日本军国主义问题获得了相当程度的研究与批判。

   但是,由于美军对日政策变化等原由,战后对于日本军国主义的清算并不彻底。以至于现今日本,在社会精神文化、与制度政策多个层面,均出现了新军国主义的危险倾向。其主要表现,是不反省、甚至是以侵略历史为傲的各种保守主义、民粹主义势力有了越来越多的发展。其危险的政治与军事决策,则是谋求修改或废除宪法第九条,努力建立"自卫军",开辟多种途径发展军事工业生产,不止为经济且为政治外交谋略目的出口兵器。当前日本的新军国主义势力,已经具有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面对如此令人忧虑的现实,笔者愿意推荐亨廷顿的研究,虽然"当代日本的和平主义观念是显著的",但由于缺乏政治中立性质的"军事专业主义"传统,加之美军占领等历史与社会因素,不利于日本的"客体型文官控制(objective civilian control)的发展"。因此,"这些因素或将促成日本产生一个有形式变化的政军关系体制,但与1945年前的通行体制相比较,其本质仍将相同。" 对于历经战灾的中国与亚太各国民众来说,这是务必加以重视的警语。

  

  

进入 徐勇(北大)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日本   军国主义   军政关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13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