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燕生 黄益平:“一带一路”战略下对外投资新格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44 次 更新时间:2014-11-30 10:34:22

进入专题: 一带一路   对外投资  

张燕生   黄益平 (进入专栏)  
既然做得这么好,为什么不对全世界宣传呢?

   现在全世界都认为,中国企业的“走出去”是掠夺式的,损害当地环境和民生。当然中国的“走出去”确实存在很多问题,但更多的是为当地人谋福利的好项目。在一次联合国大会上,一个美国人问我,中国在安哥拉用贷款来掠夺石油,这是不是新殖民主义?我回答,西方人在安哥拉殖民了上百年,给非洲人民带来绝望。在安哥拉战争中,美国支持的派系输给了苏联支持的那方,西方认定安哥拉没有人权和民主,不提供战后重建资金,这时候是中国拿钱出来为当地修路搭桥,援建学校和医院,把安哥拉从一个严重的负债国变成有偿债能力、欣欣向荣的国家,为一个绝望的国家带来了新生的希望。

   中国今后要用行动证明自己不是新殖民主义:我们拿走了资源,但不会留下资源枯竭的城市;砍树但不会留下光秃秃的山。中国的“走出去”会造福东道国家人民!安哥拉部长向我提出了三点建议。第一,按照国际通行规则招投标;第二,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第三保护环境。我认为部长的这些要求都是合理的。

   中国要用行动进行全民教育,造福非洲兄弟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因此我们希望 “一带一路”能回到我们的传统价值观——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谓的“道”是指,不仅自己有饭吃,也要让对方有饭吃。在开放合作、共享发展方面,中国一直做得很好,只要政府和企业共同努力,相信我们可以在未来35年做得更好。

   黄益平:中国大规模输出资本可能会带来多方面的风险,一是容易引起接受国政府与民众关于国内经济安全的担忧,甚至出现反弹。过去几年已经发生了不少这样的事例,特别是在美国、澳洲甚至非洲国家。除了规模,真正引起担忧的是两个因素,第一是战略性产业比如电信和能源,第二是国有企业作为主要投资者。二是短期内企业没有明显的竞争优势却蜂拥往外走,很难获得合理的回报。通常到海外投资的企业必定有其自身的竞争优势,企业通过到海外投资可以获得更高的回报。目前中国往外投资的一些大型企业其实并无明显的竞争优势,能够往外投,主要因为它们是国有企业,容易获得国家在资金等方面的支持。但这样的投资多了,不但影响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的声誉,同时可能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三是多数中国企业还不了解海外市场,尤其是商业环境。比如不懂得如何跟当地社区甚至工会打交道,也不了解法律以及经济环境等等,这些投资很难在短期内获得理想的回报。

   CF40:对于近期墨西哥取消中企高铁投票结果事件,您作何评论?

   张燕生:国际上对于反垄断有百年以上的经验和历史,经过上百年的探索,最终才形成了现在的反垄断理论和实践。而中国的反垄断历史只有六七年,还处于初始阶段,因此,中国在反垄断实践和理论方面出现深一脚浅一脚的情况是正常的。与反垄断问题相似的是,从2000年开始,发改委在“十五”规计划中提出“走出去”战略,经过多年的探索,当前我国要推进“一带一路”的建设。墨西哥取消中国高铁合同以及我们在很多国家所遇到的困难,这是非常正常的,因为中国“走出去”的时间很短,成长很快,国际上要真实地了解我国的高铁技术和安全性以及中国的实力和信誉,还需要一个过程。毛泽东有诗云:风物长宜放眼量。 如果从2014年看未来的35年,中国会经历一个“走出去”战略的初始阶段,随着一条条铁路的建成,最终世界各国都会明白,中国是给世界带来机会和巨大发展利益的国家,中国的高铁是最能够给当地老百姓带来福利的项目,因为它很简单而且成本低廉,与日本或者法国的高铁相比,中国高铁的成本大概低1/3到1/2,因此,不采用中国高铁等于牺牲纳税者的权益,我相信越来越多人的理性会战胜偏见。墨西哥下一轮的招标,中国同样会投票,出示的标数同样具有竞争力,让墨西哥人自己权衡。在现代社会中,每个国家都有权自主做出选择,至于是否公平公正,实践会告诉大家。

    

   如何稳妥推进海外投资

   CF40:中国未来应当如何稳妥推进对外投资?如果对外投资增长过快,在海外选择投资项目方面是否会欠缺成熟考虑?

   黄益平:推动国际经济策略应该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比如美国执行马歇尔计划,不但已经通过二战确立了世界领袖的地位,而且其军事力量控制了世界大部分地区。在经济方面,美国在二十世纪初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更重要的是在二战结束之后已经成为科学技术的绝对领导者。这些都保证了战后美国国际经济战略的成功。与当时的美国相比,我国仍然存在很大的差距,在经济方面还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企业在技术、管理等方面还比较落后,其军事力量还缺乏全球性的威慑力,政治上也没有可靠的同盟者。换句话说,一个国家能不能成为一个全球或者地区的领袖,需要经济、政治与军事实力的支持。因此,我们现在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出新的国际经济秩序的主张并将其付诸实施,是一个值得赞赏的举动。但在推进的过程中需要步步为营,小心从事。最有效的做法应该是选择一两个项目,积极推进。如果做得好并且产生了积极的效应,进一步推进就会比较容易。如果头几个项目做砸了,后面的道路就会更加艰难。

   张燕生:打个比方,中国就像是一个18岁的孩子,刚开始挑大梁,但是与45岁的美国相比显然还嫩得多。所以,我们要求18岁的孩子不犯错就能成长那是不可能,要允许他交点学费吃一堑长一智。那么,怎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减少交学费呢?那就得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也就是制度改革。这次我去广东调研,最大的体会就是广东省的制度变化比我们想象还要快。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都在变化。确实有相当一部分国企是有社会责任心和进取心的,它们是中国经济的脊梁;但民营企业也有自己的优势和不足。所以,我觉得全面深化改革,实行混合所有制比较适合。

   CF40:在对外基础设施建设“走出去”的过程中,政府应当如何发挥作用?国企、民企如何参与其中?

   张燕生:首先,应该是共建基础设施。在其他国家修建铁路时,一定要考虑自身利益和对方的利益。确实需要合作和协调双方的利益。过去很多年,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的报告都认为中国的支柱是国企,所以他们要探索限制国企的方式,最后使用了澳大利亚提出的“中性原则”,来限制政府利用优惠政策帮助国有企业战胜民营企业,在很多方面把中国“妖魔化”了。很多外国企业认为,中国的国有企业土地、贷款都是得到补贴的,因此对我们进行反补贴税诉讼,这是非常荒唐的。认为中国不是完全的市场经济,可以随意对国企进行补贴,是严重违反WTO条约的。中国的国企经过35年的改革,都是高度市场化的,应该公正地看待中国的国企在世界基础设施建设中的作用。

   此外,国内也要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民企在基础设施建设中毫无疑问也扮演重要的角色。但是客观来讲,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还是国企做得更好一些,由于部分民企历史不长、实力不够,往往更加趋利,产生了很多问题。当然,国企也有类似问题,但是毕竟目前民企不像如国企实力雄厚。未来应该采取公私合营,或国企和民企混合所有制联合走出去。

   黄益平:如果将东亚经济成功的经历与所谓的华盛顿共识做一个比较,我们发现东亚各国的政府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这也可能会反映到未来亚投行及丝路基金甚至酝酿中的海上丝路银行的运作之中,明显区别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基础设施领域更是如此,政府需要在新的国际组织的帮助下积极地规划并融资。即便如此,政府也不应该替代企业与市场的作用,比如基础设施项目规划完成以后,施工完全可以交给企业包括民营企业来做。

   CF40:在海外投资的过程中,如何防范政治风险?

   张燕生:关于海外投资,从海尔收购美国第二大家电企业美泰克失败的案例中,我们可以吸取的最大教训是,非经济因素和政治因素对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影响不可避免。即使是美国这样市场经济高度规范和成熟的国家,都避免不了会存在这种制约因素。所以,需要我国政府和企业联合起来,同时增强软实力和硬实力,软硬兼施才能给企业“走出去”创造更好的政治环境。由于大国竞争和中国非法移民等因素的存在,非经济因素和政治因素对我国企业“走出去”的影响非常正常。所以,我觉得中国企业需要学会慢慢适应这种变化,同时中国政府也应该从全球视野来帮助企业降低非经济风险和政治风险。

进入 黄益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一带一路   对外投资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国际贸易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70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