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马赫:最伟大的资源——教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25 次 更新时间:2014-10-30 22:17:27

进入专题: 教育   形而上   学科专业化  

舒马赫  
结果却发现它无比沈闷到令我作呕。我对音乐和绘画也几乎毫无胃口……我的心灵似乎变成了一个只会从大量事实中榨出通用法则的机器,但是为什么这会造成大脑中主管较高层次嗜好的那一部分萎缩,我可就搞不懂了……这嗜好的消逝也就是快乐的消逝,而且可能损伤智性,更由于衰减了我们天性中的情感部分,而可能也损害了我们的道德性格」。

   如果我们容忍吉卜生(Gibson)所称「将实证科学推衍到社会事实」这个当前趋势继续下去的话,达尔文所描述令人动容的这种失落就会淹没我们的整个文明。只要经过「化约」的程序(aprocessof“reduction”),所有散发性问题都可以转化成聚合性问题。但是结果就会是所有提升人类生活层次力量(allhigherforcestoennoblehumanlife)的丧失,以及我们天性中情感部分(emotionalpartofournature)的沦落。甚至,正如达尔文所感受到的,我们的智性与道德性格部分(ourintellectandmoralcharter)也跟着一并堕落了。这种迹象在今日处处可见。

   生活的真正问题——不管是政治的、经济的、教育的、婚姻的或其它的方面的——总是超越或调和对立矛盾的问题(Thetrueproblemoflivingarealwaysproblemsofovercomingorreconcilingopposites.)。这些都是散发性的问题,因此就一般字面意义而言,是没有解答的。它们不只要求一个人用他的理性能力(theemploymentofhisreasoningpowers),而是要他投注所有整个人格(thecommitmentofhiswholepersonality)。错误的解决方案由于拥有聪明的解决方法,因此自然会先被采用,但是效果维持不了多久,因为它们总是忽视了矛盾中的一方,结果就失去了人类生活的真正本质。在经济学里,提供的解决方案如果带来自由,那么就无法适用于规划统制,反之亦然。在产业组织里,这些方案也许能带来规范纪律,但是如此就不可能也让劳工参与经营管理,反之亦然。在政治领域里,方案如果能产生领袖,那么就不会有民主,否则就是只有民主没有领袖。

   被逼对付散发性问题会令人精疲力竭、烦恼不堪、厌烦不已。因此人们总想避免它、躲开它。一个整天都在处理散发性问题的忙碌企业主管会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看侦探小说或是填填字谜。他整天都在绞脑汁了,为什么他还要用脑?答案是因为侦探小说或是填字游戏都是聚合性问题,而这就是放松。它们会要头脑做做体操,其至是高难度体操,但是它们并没有要拼了老命,竭尽所能提升到更高层次这类属于散发性问题特有的挑战,因为散发性的问题就是要调和对峙的两端(irreconcilableoppositeshavetobereconciled)。这个东西才是真正的生命现实(therealstuffoflife)。

   最后,我再转到第三类来,事实上它属于形而上学。虽然这一类通常会被分开处理,那就是——伦理学。

   我们已经知道十九世纪最有影响力的一些理念否定了或至少是隠讳了整个「层级观念」,以及有些事物的层次比别的事物高的看法。而这当然就意味着伦理的斲丧,因为伦理就是植基于区别善恶,并宣称善是高过恶(Ethicsisbasedonthedistinctionofgoodandevil,claimingthatgoodishigherthanevil.)。父祖辈的过错再一次要到第三代或第四代子孙才显现出来,他们现在发现在成长过程中没有任何一种道指导。想出「道德根本就是胡址」这个想法的人,脑子里可是装满了各种道德观念后才想出来的。但是第三、四代后裔的心灵可不再是装满了这些观念了,它们所装的乃是这些源自十九世纪看法,也就是说,「道德根本就是胡址」,任何看来「高尚」的实际上都低俗卑劣不堪。

   结果所导致的混淆简直无法形容。什么是德国人所说的榜样(leitbild),也就是可以让年轻人效法,教育他们自己的导引形象?没有,或者这么说吧,各种形象是如此混淆紊乱,简直不可能从其中理出有用的指引来。负责为此理出头绪的知识分子,把时间花在指称所有事物都是相对的——或是诸如此类的说法。不然他们就是以毫不在意人嘲讽的犬儒方式处理道德问题。

   我要举一个已经提过的例子。这个例证意义特殊,因为它来自我们这一代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已故的凯因斯勋爵。他写道:「至少在未来一百年里,我们必须勉强自己以及所有其它人,相信公平即是犯规,犯规才算公平(fairisfoulandfoulisfair),因为犯规有用,而公平没用。贪婪,重利盘剥,以及斤斤计较(avariceandusuryandprecaution),在未来一段日子里还仍是我们的神明。」

   当伟大而又聪慧的人都这样讲话的时候,大家对公平与犯规之分有了某种程度的混淆就不令人讶异了。这样的结果在天下太平的时候只不过是造成说反话,但是在场面有点热闹的时候就会导致犯罪了。认为贪婪、重利盘剥、及斤斤计较(也就是经济上的安全)应当是我们所崇信的神明的说法只是来自凯因斯的一个亮丽点子。他当然另有更高贵的神明。但是理念是世界上最强而有力的东西(Ideasarethemostpowerfulthingsonearth.),而要说他所推荐的神明在今日已登上了神座絶不算是夸张。

   我们在伦理学里也一如在许多其它领域里一样,卤莾而又任性的抛弃了我们伟大的古典基督教传承。我们甚至于贬抑了像美德、爱情、自制之类的字眼,而少了这些字眼,伦理论述根本就无法进行。结果是我们对所有能想象得到的科目里最最重要的一科全然无知,完全没有被教导到。我们没有一个可藉以思考的理念,因此就迫不及待的相信伦理学是一门不需要思考的领域。今天有谁知道什么是七大死罪(theSevenDeadlySins),或是四大基本美德(theFourCardinalVirtues)?有那个还能说得出这些项目?而如果这些古老可敬的理念都被认为不值一顾的话,又有些什么样的新理念取代了它们?

   我们要以什么来取代承袭自十九世纪摧残灵魂、摧残生命的形而上学?我们这一代的任务,就是要重建形而上学,对于这一点我毫我无疑问。我们并不是得新创出些什么东西,但是与此同时,如果只是回到过去的老教条倒也不够。我们的任务——这也是所有教育的任务——就是要了解当今这个世界,这个我们休戚与共的世界,并要在其中做抉择(Ourtask—andthetaskofalleducation—istounderstandthepresentworld,theworldinwhichweliveandmakeourchoices.)。

   教育的问题只是反应了我们这个时代最深刻的问题(thedeepestproblemsofourage)。它们不能靠组织、管理,或花钱来解决——虽然我们都不能否认这几项的重要性。我们正罹患形而上学之症(ametaphysicaldisease),因此对症之药(thecure)也必须来自形而上学。无能澄清我们中心信念的教育就只是训练,不然就是放纵。因为失序的是我们的中心信念(Itisourcentralconvictionsthatareindisorder.),而只要我们今天这种反形而上学的气氛持续存在,失序的状况只会每下愈况。如此一来,教育不但不会是人类最伟大的资源,反而循着腐烂的丁香花比杂草还难闻(译注:corruptiooptimipessina,意指堕落的天使比魔鬼还糟糕)的原则,成为毁灭的媒介。

  

    进入专题: 教育   形而上   学科专业化  

本文责编:gouwany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9436.html
文章来源:舒马赫《小即是美》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