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麦:机构乃由人操作 制度建在文化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55 次 更新时间:2013-11-19 22:39:14

进入专题: 国家安全委员会   军机处  

启麦  
故称幕府。出入其间主官的助手、秘书们,就称幕僚了。书上说,幕僚阶层成形于秦汉,起源则不会晚于战国。如“战国四公子”(春申君黄歇、信陵君魏无忌、平原君赵胜、孟尝君田文)等豢养的门人、食客,“鸡鸣狗盗之徒”。

   其人数之多,分布之广,早已成为一种职业、组成一个阶层、形成一种文化。清代大学者袁枚感叹道:“古名士半从幕府出”。比较著名的幕僚如张良、李斯、陈平、范增、杨修、诸葛亮、刘伯温、范文程、邬师道等;唐代大诗人李白、杜甫、李商隐等都有过从幕的经历。故,戴龙、陈勇主编的《幕僚全鉴》得三卷、三百余万字,分春秋战国、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辽夏金、元朝、明朝和清朝,各个历史时期依次道来。伍立杨的著作《不懂幕僚就不懂民国》,则采“大幕僚”概念,将具有幕僚性质的秘书、谋士、纵横家、谋臣、处士、幕宾、参谋、高参、幕僚、智囊、军师等一网打尽。

   幕僚是文官中的精英,各具专门知识,甚至可能是“最新的知识”。在某个专业领域占有许多资料、了解许多情况。他们熟悉专业,说起来头头是道,写起来洋洋洒洒;谈经论道、出谋划策,无所不能。于今称作“大秘”的都是。做得好,前途可观。如淮军幕府出过十位督抚级大官,而淮军将领升至督抚的仅四人而已。但是,由于角色特殊,地位暧昧,决定了其进退荣辱取决于主公,即老板。为自身的处境、待遇、前程计,献计进言,必然先察看主公的脸色、揣摩老板的心思,再投其所好,让他们无忌直言也难。加上每个人知识、见识、思想、眼光等等局限,他们的建议、意见便有许多水份。何论担风险、负责任?

   历史一长,便有异数。比较“鲜亮”的幕僚集中在明朝。此前各朝“死于谏”的文官,寥若晨星。据说因为相对而言,明朝是中国历史上最接近君主立宪制的朝代。居然有过一部皇帝对之无可奈何的“宪法”。使明朝显得比较民主,臣子敢于犯颜直谏。

   书载,明太祖朱元璋创立了监察体制,成祖强化之。以制度形式赋予大臣言事的权力,发现皇帝“所行有未合理,亦当直谏”,“勿有所顾避”。与今天网络时代有点相似。进谏内容没有限制,上至国家大政,下至宫闱琐事,均成话题。即使有的内容偏激夸张,甚至扑风捉影、小道消息,皇帝也找不到有法可依的方式制止。致使皇帝和奸臣忍无可忍,最后发明了“廷杖”,借口“官员进谏,公忠体国者少,追名逐利者多”,朝廷之上,将跳出来批评时政的大臣乱棍打死。顺便多说一句,许多知识分子官员不但没有望而却步,噤口不言,反而“追逐廷杖”一举成名,“直声震天下”,所谓“罚最重者,名亦最高”。如此官场奇闻,止见于明代一朝、不太长的一个时段。

   “幕僚文化”徒呼奈何

   按说,摆脱封建进入共和,官员人等具有理想、为国治事了,幕僚文化应该逐渐消亡的。不料,传统的力量持久而强大。积淀了两千年的幕僚文化流传无碍,续谱新篇。“新生活运动”的提倡者蒋介石氏,幕僚众多,文有戴季陶、周佛海、邵元冲、陈布雷、陶希圣等;武如何应钦、陈诚、顾祝同、刘峙、钱大钧、张治中、蒋鼎文、陈继承、卫立煌等;党务则有邓文仪、贺衷寒、陈果夫、陈立夫等。他们与蒋的关系,以终身幕僚张群为例,人称“蒋介石的侍女”,而他的自我评价也不过是“主人的厨子”。就是这些人,帮着蒋介石,抗日战争取得“惨胜”,大陆丢的之快,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共产党这里,毛泽东的幕僚班子也颇可观,且个个“地道”。如刘少奇,大跃进时到徐水参观亩产万斤的“卫星田”,越看脸色越阴沉,直到离开,一句话也没说;周恩来则“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保持了晚节;唯一一个简单粗暴的彭德怀,乍着胆子上万言书,也只说到“小资产阶级狂热性”的程度。余可类推。

   其实,所有的老板、主公,都不愿意被人敷衍、糊弄。毛泽东说:“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机构怎么设置、运作程序如何只是技术问题,若是国力强盛、朝野一心,兖兖诸公尽心竭力、勇于担当,则机构越精简,效率越高吧。甚至能像二战初期的日本鬼子:指挥错了都能打胜仗。

   2013-11-17

  

    进入专题: 国家安全委员会   军机处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71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