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从元帅到囚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42 次 更新时间:2013-11-03 17:36:34

进入专题: 彭德怀  

南方人物周刊  

   王承光回忆,信里"有失有得"是因涂改凌乱,笔误错抄。"小资产阶级狂热性"则是反复思考后,彭德怀交待他,"这句话就这么写上吧,不怕一些人不高兴,问题要看是不是这么一回事,有意见不直讲,尽绕弯子,那算什么党的高级干部会议?"

   据说,王任重(时任湖北省委第一书记)与毛泽东在庐山水库划船,问毛对信中"小资产阶级狂热性"的看法。毛泽东说,我现在不发言。

   17日下午,毛泽东找来李锐、周小舟、周惠,与秘书胡乔木、田家英,聊至晚10点。毛泽东没有直接提及彭德怀的信,却说起"洛川会议"及其经过。

   李锐事后细想,认为毛此举含有深意,"让我们知道彭德怀这个人同他在历史上不一样,启发我们这些'不知世事'的人,不要倒到彭德怀那一边去。"

   18日,李锐与胡乔木、吴冷西(时任《人民日报》总编)、陈伯达聚在田家英住所又讨论这封信,"内容很好,观点跟我们一致。"他还夸道,只有彭老总才有胆量这样写。这时,胡乔木幽幽地说,这封信可能惹来乱子。

    

   始作俑者应该断子绝孙

   "信不怎么样。火气太大,有刺,谈谈就行了,为什么要写信?"17日当晚,黄克诚住进176号别墅西端, 对彭德怀开门见山。

   19日在第五小组,黄克诚发言,同意主席对当前形势估计的"三句话",认为争论应放在"问题不少"上。在《议定记录》 (草稿)基础上,他还补充三条:对农业生产成绩估计过高、经济各部门比例失调、1959年计划指标过大。尽管不提彭的信,但看得出,他与信中观点暗合。

   彭德怀记述,17日至22日,关于自己的信,会上完全赞同与明确反对者占极少数。绝大多数人基本赞同,只是对个别问题提法、分寸掌握和文字表达有不同意见。

   7月21日,张闻天在柯庆施当组长的第二小组,对彭德怀的信表示旗帜鲜明的支持。他不顾柯庆施等人插言反对,按照拟好的提纲直抒己见,侃侃而谈,长达3小时。

   据统计,在张八千多字的发言中,肯定大跃进成绩的只有270个字,用了39个"但",13个"比例失调",12个"生产紧张",108个"很大损失"或"损失",以及"太高、太急、太快、太多等一大批'太'字"。

   李锐回忆,促使毛泽东作23日讲话的原因很多,"张闻天长篇尖锐的发言,可能是最后一副催化剂。"

   此时,这封信是"针对毛主席"之类的说法,已传开。

   7月23日早,临时通知,听主席讲话。会前,李锐还在揣度,"可能左右各打五十大板",因而情绪黯淡。

   毛泽东发言风格依旧,由浅入深,渐入主题。说到一半,他以去年7、8、9月,先后几十万人到遂平、徐水等公社取经为例,"这些干部率领几亿人民,至少30%是积极分子,30%是消极分子,40%随大流。30%是多少人?即一亿几千万人。他们要办公社,办食堂,搞大协作,非常积极。他们要搞,你能说这是小资产阶级狂热性?"听者这才明白,他这是针对彭德怀。

   "比如说,'有失有得','失'放在前面,这都是仔细斟酌了的。如果戴帽子,这回是资产阶级动摇性,或降一等是小资产阶级动摇性,是右的性质,受资产阶级影响,屈服于帝国主义压力之下。"随着他语气升温,会场气氛愈加凝重、压抑。

   毛泽东言语愈发激烈,"一个生产队一条错误,全国七十几万个生产队七十几万条错误,要登报,一年登到头,登也不登不完?……这样结果如何?国家必垮台。就是帝国主义不来,人民也要起来革命。……假如办十件事,九件是坏的,都登在报上,一定灭亡,应当灭亡。那我就走,到农村去,率领农民推翻政府,你解放军不跟我走,我就找红军去。我看解放军会跟我走的。"这话如同惊雷,闻者无不胆战心惊。

   论及大跃进产生的系列问题,毛泽东正式发飙,"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我无后乎?一个儿子打死了,一个儿子发了疯。大跃进的发明权是我还是柯老 (柯庆施)?钢铁指标柯老讲600万吨,我6月讲1070万吨……从此闯下大祸,9000万人上阵,始作俑者应该断子绝孙。"

   "这个讲话,对我们这些'动摇分子','离右派30公里'的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闷头一棒。"散会后李锐看到,彭德怀正找毛泽东交谈。

   "主席,7月14日的信是我写给你作参考的,为什么把它印发了?" 彭德怀倔强地问。

   "你也没讲不要我印发吧?"毛泽东答道。

    

   万箭穿心

   "毛主席给我一闷棒,这棒叫做打'右倾机会主义路线',而且将历史上的旧账翻出来一连打了好几十棒。

   "31年生死与共的战友,既犯有这样严重的错误,为什么事先不找我谈谈,规劝规劝,劝而不听再用重刑也不为迟啊!主席说,你独裁,不如我独裁;人民解放军跟你走,我就上山打游击。这是明白说出只能作检讨不能辩驳。"

   1959年,彭德怀在《庐山笔记》里如此痛定思痛。

   就在23日当晚,他回到住所,推开黄克诚的门,看见黄克诚正在劝解周小舟、周惠、李锐,"不要激动,事情会弄清楚的,主席是不会错的。"

   周小舟见他急道,老总,我们离右派只有50步了。彭说,50步也不要着急,把一些模糊观点弄清楚也是好的。

   李锐回忆,那夜因情绪低落,周小舟抛出一些"犯忌"言论,称毛泽东到了"斯大林的晚年",还说袁世凯要称帝时,有人为迎合他,专门制定一份报纸,上面尽是袁爱听的话。李锐和周惠也质疑,主席既然提倡要人敢想敢说,等人掏出真心话又抓住狠批--"这不是钓鱼?"

   此事后来成为追查彭、黄"军事俱乐部"重要依据。

   7月26日小组会上,彭德怀第一次就信内"小资产阶级狂热性"言论检讨。他在日记中写道,"主要说明这个提法是对革命群众热情泼了冷水,对浮夸风吹遍各地区,各部门,'比例失调',也讲得重了些。其实这些检讨是言不由衷的。……心情十分不安,多难过啊!真如万箭穿心似的。"

   这次会议还传达了毛泽东指示:事是人做的,对事也要对人。要划清界限,问题要讲清楚,不能含糊。同时批发 《李云仲的意见书》,附批示 《对于一封信的评论》。

   李云仲时任东北协作区办公厅综合组组长,在直呈毛泽东的两万多字长信里,他直言不讳,说大跃进是"党犯了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

   毛泽东批示,"现在党内外出现了一种新的事物,就是右倾情绪,右倾思想,右倾活动已经增长,大有猖狂进攻之势","我们党38年的历史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反右必出左,反左必出右。这是必然性。时然而言,现在是讲这一点的时候了,不讲于团结不利,于党于个人都不利。现在这一次争论,可能会被证明是一次意义重大的争论,如同我们在革命时期各次重大争论一样。"

   "反党定性,批斗升级",彼时李锐备感悲凉,他意识到《批示》是为彭德怀和自己等人的错误一锤定音。

   7月29日,毛泽东在大区负责人会上宣布,8月2日召开八届八中全会,预示对彭德怀的批判将扩大范围,要在全会上作正式决议。

   次日上午,聂荣臻、叶剑英奉命到彭德怀住所。彭记道:"他们来劝我着重反省自己,即使有些批评不完全合乎事实,只要于党于人民总的方面有利,就不管那些细节。……大约谈了两个多小时,最后热泪盈眶而别,感人至深,……但他们走后,我的心还是痛苦的。今天的事情,不是任劳任怨的问题,……反右倾机会主义的结果,不会停止左倾,而更会加深左倾危险,使比例失调更加严重,以致影响群众生产的积极性。我给主席的信,不仅事与愿违,而且起到了相反的作用,这将是我的罪恶!"

   正是这样的用心,促使他在6日与13日检讨时"采取了要什么就给什么的态度,只要不损害党和人民的利益就行,而对自己的错误做了一些不合事实的夸大检讨。"

   当晚毛泽东第三次召见李锐、周小舟、周惠、黄克诚。他批评黄是彭德怀的"政治参谋长","有人反映你们是'父子关系'",并再提"军事俱乐部"、"湖南集团"传闻。

   深感受辱的黄克诚辩驳,"我这个总参谋长,是主席提名要我当的,不是彭德怀要我当的,怎么能说我是他的政治参谋长!我和彭德怀完全是革命同志关系,是正常的,不是什么父子关系。难道共同在湖南工作的同志到一起谈谈,就是湖南小集团吗?至于军事俱乐部更是无中生有的事情。"

   毛泽东显得和颜悦色,"这可能是一种误会,这些疙瘩要解开。"事后,李锐告诉了田家英。田家英轻轻摇头,"不要轻信,大难还在后头。"

   8月2日,毛泽东写给张闻天的公开信里,开头即是,"怎么搞的,你陷入那个军事俱乐部里去了?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由此,一场对"右倾机会主义者"的批判,被推向对"军事俱乐部"成员的声讨。

   8月1日中央常委会,进一步清算彭历史总账,批判他军阀主义、大国主义,在中共革命史上,在立三路线、王明路线、高饶路线与当前建设总路线上的立场错误。

   毛泽东一通长篇大论后,轮到朱德发言。

   "他态度比较温和,只就信的内容而谈"。还没说完,毛泽东即将腿抬起,用手指搔了几下鞋面说,隔靴搔痒。朱德脸一红,再无言语。

   接着是林彪,李锐形容他是"7月17日搬上山的救兵","开头仅几句话,可谓'击中要害',为整个即将召开的全会和斗彭纲领定了调子。"

   林彪色声俱厉,"彭德怀是野心家,阴谋家,伪君子,冯玉祥。中国只有毛主席是大英雄,谁也不要想当英雄。"

    

   我只能毁灭自己

   1998年,前军事科学院院长郑文翰出版了《秘书日记里的彭老总》。1955年到1959年,他曾担任彭德怀的秘书。庐山会议后期,他与王焰一同上山,帮助彭德怀写检查。

   他在书中描述了党内斗争的残酷性--

   8月7日,小组会分组进行了调整,由原来的6个组合并为3个组。重点追查"军事俱乐部"活动问题。下午,彭参加小组会。由于对与会者追逼"组织问题"大发脾气,严正声明"三条保证",激起与会者猛烈围攻。在康生和李井泉(时任四川省委书记)反复追问下,彭说,我说我是野心家,想把毛泽东赶下台,你们愿意听,我可不能那么讲。康生说,我们也不这么天真,你骗人也不行。又有人指责彭态度不好,发脾气。

   8月17日,准备明早返京。彭参加毛泽东主持的中央工作会议。会上毛泽东、刘少奇继续批判彭的错误,刘少奇特别讲了彭反对个人崇拜的问题。会上决定撤销彭的国防部长职务和中央军委委员职务。决定任命林彪为国防部长、中央军委副主席。

   庐山会议8月16日闭幕。毛泽东为会议作总结性发言。全会通过八中全会公报,及 《关于以彭德怀同志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 (简称《决议》)、《为保卫党的总路线,反对右倾主义而斗争》 等4项文件。

1959年8月18日至9月12日,中共中央在京召开军委扩大会议。到会军师以上干部1661人,列席干部508人,持续对彭德怀、黄克诚大批判。(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彭德怀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171.html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