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贵来:宏观调控的经济学逻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79 次 更新时间:2013-08-30 22:31:46

进入专题: 宏观调控  

简贵来  

  被调控的事物会按照自身规律变化,也会变异,调控政策加入作用后和效果会加速变异,甚至会完全衍生成为第三种力量来对抗政策。

  而博弈是所有政策的宿命。政策和对策之间博弈,政策制定者和政策效果的变化在博弈。宏观目标和微观目标之间也在博弈,而且是关系最大的一环。制定政策时不能逃避、抵触博弈,而应加入这个因素统筹决策。

  宏观层需要在政策制定过程中充分考虑微观效用最大化的可能选择,在政策设计中力求宏观利益和微观利益的和谐统一,并辅之以相应的配套政策引导微观个体做出理性选择;

  

  逆周期调节

  

  产品价格不完全取决于当前供求,也取决于预期需求与潜在供给之间的边际缺口。这是我们观察判断被调控领域的长期趋势和周期性波动的逻辑起点。

  调控的方法论重要策略是逆周期调控。它指从时间或空间上对调控对象的运行周期进行相反的操作以期改变已被“预设”的运行轨迹,它的好处是在事物发展过程前的预期进行引导性政策出台或舆论引导。难点在于把握路径和发生点,就像猎人在中途去等待猎物一样。

  逆周期不是简单的时间顺序上操作,还要在空间和要素上对影响供需关系的关联要素进行预设路径的干预。如目前“经济扩张收缩、民众的消费预期会低头的大背景下,关联要素是能源供应宽松、结构调整窗口、通货紧缩、热钱淘金、民资外流、市场萎缩、政府债危机凸显等等经济特征同时作用。在如此复杂的环境下调控绝不能以顺周期的“追加投资、出口补贴或刺激性”鼓励某些行业发展这些手段了,必须从更长远的社会经济目标进行宏观调控设计,从根本上完成结构优化、资源节约、高效低耗、市场化的经济环境制度建设的深层次内容。也就是利用这个弱态势环境实施“弯道超车”,完成长期空白的符合长远的顶层设计。

  逆周期调控是在业已混乱的经济格局中最为有效的办法,也是不得不为之的手段。长期的世俗的业绩观和假大空式的扭曲、浪费已把一个青春期的生命在“抗生素、麻醉剂、兴奋剂、营养品”的拱卫下,以“杀鸡取卵”式急功近利。紊乱和虚胖的身躯急需调治。“逆”本身就是一种反叛。

  逆周期就是要彻底地摆脱过去的周期制约。改变系统性目标,调整发展模式和路径,优化制度建设的目标和结构,突出市场化改革的思路,重新规划可持续发展的产业,把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推到可持续、科技创新和低碳高效的轨道上,把中国经济从享受改革开放红利的诱惑下跳出来,确立新型经济大国的发展模式。

  

  市场化改革

  

  经济学形成以来一个永恒的争议就是“国家干预还是自由市场”。从凯恩斯主义到哈耶克理论,核心是焦点是“谁说了算”的问题。计划经济的信徒门看重有形的行政和计划,而自由市场的追随者更信仰自由市场的自我发展的浪漫。

  在中国自由市场化还远远没有适合生存的土壤。因为处在初级阶段的国情之市场化不是理论之争,而是权力问题。没有完成改革的权力机构不可能喜欢市场的自我发展。所以目前市场化的自由只是一种计划体制下的指甲间的缝隙的空间,没有根本上改变环境的市场化往往是残废的、失灵的。而行政权力就像精神鸦片一样被自觉地使用引导操作。

  自由市场不是万能的,但没有自由的市场经济是万万不能的。有效的市场体制和宏观计划是一对孪生的机体。

  市场化改革的方向首先是加强顶层设计,在宏观层面上完成制度建设,放弃简单的权利控制,确立市场化观念,尽可能把经济问题交给市场。政府层面要把社会公共事业管辖的范畴如福利、教育、医疗、保障房、社会救济等职能确立在自己身上,不宜推卸给社会和企业。政府在处理经济范畴的事宜先当好观察员、裁判员,不要轻易参与其中。当经济出现一些波动时应让市场多一点时间和空间去自我调节,即使需要干预时宜用经济手段干预。

  市场化不是一般的经济手段,不能降低其代表的政治性含义。市场化是上层建筑的路线和方向,它代表着社会的基本制度。我们不信仰自由的市场化体制,但也不存在计划经济下的市场化。中国的市场化需要一个历史过程完成过渡而上台阶,是一个梯度发展的市场化趋势,市场化是一个不断从计划经济的笼子里蜕变出来的过程。这个现实决定了中国的市场化道路的艰难程度,没有高屋建瓴的顶层设计,没有势如破竹的改革决心,市场化必将命运坎坷。

  低水平市场化的宏观调控只能是行政操纵,不能简单套用经济学的基本规律。

  调控是经济学的工具。计划经济需要调控,过去我们的政府完全调控着经济的发展过程,具有很强的政治和社会学特征,其调控的背景是上下信息对称而目标一致,政策的执行力强大,出现问题的隐患在于经济管理理论的对错和管理者的管理水平问题。政策的改变和修正的能力也是快捷而强大,这也是计划经济的魅力所在。

  市场经济的调控业已不具备计划经济时的信息对称、政令畅通的特征,它更多的像从点点滴滴的毛毛雨把控植物生长的结果。调控已不能把经济体当成一部无生命的机器,而应是一个有机的生命体,不但下达指令还需综合调治,慢调细养、恢复市场机能。更不应该一叶障目满足某些短期的政治需求贻误时机。尊重经济学规律和逻辑不仅是宏观调控需要的,也是管理经济的基本素养。

    进入专题: 宏观调控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17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