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志华:1956年10月危机:中国的角色和影响

——“波匈事件与中国”研究之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409 次 更新时间:2005-04-26 14:11:15

进入专题: 波匈事件  

沈志华 (进入专栏)  

  在危机过程中,出于安全的考虑,中国使馆人员都集中到宿舍大院集体办公,只能通过收听和收集街头传单、小报来了解情况。由于使馆没有电台和直线电话,平时与国内的一切通讯都要经过邮电局发送和接收。10月24日邮电局停业后,一切国际通讯中断,使馆只能偶尔通过匈外交部向国内发送简短的密码电报。[125]至于中国领导人对危机的态度,直到10月30日之前,在所有可以看到的档案文献中,都没有丝毫反映,甚至在中国已经出版的论著都很少提到这一点。据最近出版的《毛泽东传》记载:刘少奇23日晚上与苏共领导人会谈时听到了匈牙利发生暴乱的消息,即打电话报告毛泽东。从24-31日,毛泽东连续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政治局会议和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波匈事件,并与刘少奇保持直接的电话联系。[126]但是,讨论的具体内容目前还不得而知。

  

  根据俄国的档案记载和师哲的回忆录,23日下午刘少奇到达莫斯科,在其住所与赫鲁晓夫谈话时,格罗来电话说,因国内离不开,无法到莫斯科来开会。赫鲁晓夫答应他可以不来。

  

  过了一会儿,朱可夫来电话说,布达佩斯的群众已走上街头,并冲进党政机关大楼。警察拒绝为大楼提供保护,而国防军派去维持秩序的部队被群众缴了械。因此匈牙利国防部长给他打电话,要求苏联派军队给予援助。朱可夫推说这是政治问题,应在两个党中央之间解决。

  

  又过了约一个小时,朱可夫第二次来电话。当时赫鲁晓夫表示,出兵问题主席团要讨论,如果是匈牙利政府请求的话,可以考虑。放下电话后,赫鲁晓夫对刘少奇说:匈牙利目前的局势你们完全不知道,现在也来不及征求你们的意见了,明天主席团开会,请你们参加。说完就走了。24日上午刘少奇出席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赫鲁晓夫在会上介绍了匈牙利的情况,称苏军已经出动,进入了布达佩斯,社会秩序已基本上恢复。只有几个据点没有拿下来,其他问题都已解决了。人民欢迎苏联红军,欢迎苏联的坦克。他希望中国同志理解,这是完全必要的步骤。赫鲁晓夫还强调,波兰是党内问题,是正确与错误的问题,而匈牙利已出现了反革命的征兆。因此对匈牙利问题的处理不能跟波兰一样,希望中国同志了解。[127]看来,赫鲁晓夫只是向中国代表团解释了一下出兵的原因,并不需要中国人对此做出评论。[128]俄国的档案文献和师哲的回忆也都没有记述刘少奇对匈牙利问题及苏联出兵的反应,很可能,刘少奇因尚未得到北京的指示,根本就没有表示任何态度。

  

  10月24-28日匈牙利的局势变化既曲折又复杂,但无论如何到28日晚上,当苏斯洛夫从布达佩斯返回并汇报了最新情况后,苏联领导人的倾向性意见是宣布支持卡达尔和纳吉的新政府(已排除格罗和赫格居斯等),接受纳吉的宣言,同意从布达佩斯和其他占领地区撤军。[129]同一天,驻匈苏军司令部下令制订苏军撤出布达佩斯而由匈牙利军队接管的计划。按照后来制订的计划,接替的部队应于10月29日20时至30日6时进入阵地。[130]此时中国领导人作何感想仍然不得而知,但《人民日报》在28和29日两天的报道却让人感到暴风雨即将过去了:匈政府限令叛乱者停止抵抗,已有大批暴乱者放下了武器;暴乱分子请求谈判,布达佩斯暂时停火,匈政府和人民正设法恢复和平生活;已经实行暂时停火,正在进行谈判等。[131]或许正是如此,毛泽东觉得华沙条约的存在已经不重要了,从而决定支持波、匈等国要求苏军撤退的主张。

  

  没有人会想到,两天后风云突变,更大规模的军事干涉从天而降。但这次苏联军队要对付的已经不是街头“暴民”,而是匈牙利政府、军队和武装起来的市民了。

  

  处理匈牙利危机:苏联第二次出兵

  

  如果说苏联第一次出兵决策完全是独自做出的话,那么在苏联第二次出兵的决策过程中,中国领导人的意见则发挥了微妙影响和引导作用。在这个问题上,中苏领导人在后来的政治论战中各执一词:中国方面强调在处理匈牙利事件中,中共“建议苏共中央不要从匈牙利撤走军队,要利用部队镇压反革命叛乱”,否则就要“犯历史的错误,给国际工人运动带来损失”。苏联方面承认当时中共确曾对苏共中央提出劝告,但劝告的内容与现在所说完全不同。[132]那么实际情况究竟如何呢?

  

  就目前掌握的史料看,问题的大致脉络是可以说清楚的。苏军撤出布达佩斯后突然又杀了一个回马枪,在外人看来很难理解,以至美国驻苏大使波伦(C.Bohlen)认为:“纳吉于28日晚上发表的关于苏军从布达佩斯撤退的声明似乎无非是一项得到苏联默契的、旨在促使起义者停火的诡计”。[133]甚至苏联军人后来都认为,“这一切都是为了掩盖军事行动,使苏军能够对匈牙利进行突然袭击”。[134]但事实并非如此。从29日到31日,苏联在决策时由于内部意见分歧,一直摇摆不定,犹豫不决,而中国的主张也是前后不一。只不过无论进退,中国的态度都非常坚定。正是这些看来不容更改的意见,对苏联处理危机的方式和结果产生了决定性影响。

  

  面对已经狂热的人群,迟到的政府改组和让步措施不仅没有起到安抚作用,反而被一些激进的闹事者所利用,匈牙利的局势更加复杂了。10月29日莫斯科接到谢罗夫的报告:8000多关押在监狱中的犯人被释放,并从看守人员那里夺到了武器;在一些大城市,居民们被煽动起强烈的反共情绪,有些共产党员遭到枪杀;在德布勒森市,党委已经转入地下,并要求得到军队的支持;很多国家安全机构被解散,放下武器的国家安全人员受到围攻和袭击。[135]当日晚又收到米高扬和苏斯洛夫的电报,说“群众已经失控”,“反共分子变得愈来愈无耻”,布达佩斯市两个区党委会以及党的机关报编辑部和印刷厂已被市民占领。[136]当苏共中央得到这些消息时,赫鲁晓夫正在与刘少奇商谈如何彻底解决苏联与东欧国家的关系问题。如前所说,会谈期间刘少奇通报了毛泽东的意见,要求苏联在政治上、经济上、军事上对东欧进一步放开。会谈到29日深夜,苏联终于同意连夜起草一个平等关系宣言,并决定于第二天讨论通过。[137]赫鲁晓夫的回忆与中方材料大体是一致的,只是多了一个匈牙利问题。据赫鲁晓夫回忆,会谈进行了一个通宵,讨论了匈牙利事件的进程并研究了各种方案。赫鲁晓夫通报了布达佩斯传来的消息,中苏双方在完全信任的基础上反复考虑应该采取什么措施,一会儿主张出兵,一会儿又决定放弃。正在这时毛泽东关于“进一步放开”的意见来了,于是做出决定,在匈牙利放弃使用武力,让事态自然发展,而把处理危机的希望寄托在匈牙利新政府身上。[138]

  

  30日,布达佩斯的局势进一步恶化。上午,莫斯科接到米高扬和苏斯洛夫的报告:“党的领导机关感到束手无策,党组织正在解体。流氓分子横行霸道,强占区党委,杀害共产党员。组建党的纠察队的工作进展缓慢,工厂停工,居民闲坐在家,铁路停止运行,无赖大学生和其他叛乱分子改变策略,表现十分猖獗。”广播电台已经被占领,“叛乱分子发表声明,只有在苏军撤出布达佩斯后才能放下武器”,“匈牙利军队采取观望立场”,“有可能与叛乱分子联合”。米高扬和苏斯洛夫建议,“停止向匈牙利派兵,而继续在苏联领土上集结部队”,“如果形势进一步恶化,到那时当然就得从整体上重新考虑全部问题”。他们最后表示,“尚未形成对局势的最终看法”,但认为“科涅夫同志须立即前来匈牙利”。[139]是日14时,匈牙利部长会议主席团做出决议:在匈牙利结束一党制。14时28分纳吉发表广播讲话宣布了这个决议,并呼吁苏联军队立即撤离布达佩斯。纳吉还声明:政府将立即开始与苏联政府就苏军从匈牙利领土撤出事宜举行谈判;政府承认在革命过程中建立的地方民主自治机关。[140]按照28日的计划,苏联军队于16时停止战斗,并开始从布达佩斯撤出。[141]

  

  然而,此时在莫斯科召开的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却把精力集中在讨论刚刚按中共意见起草的平等关系宣言草案上。显然是受此影响,会议在匈牙利问题上也倾向于采取妥协的立场。根据讨论记录,30日的会议刚开始研究米高扬和谢罗夫报告的匈牙利局势时,赫鲁晓夫进入会场,通报了昨晚与刘少奇会谈的情况。赫鲁晓夫说,考虑到苏军驻在国的意见,建议今天通过中共提议的宣言草案,而从人民民主国家撤军的问题将在华沙条约国会议上讨论。

  

  所有政治局成员一致表示同意。在随后的讨论中,布尔加宁虽然抱怨“中国同志对我们与人民民主国家的关系的认识是不正确的”,但还是同意了准备给匈牙利的呼吁书和宣言。莫洛托夫建议,立即开始关于从匈牙利撤军的谈判,至于华沙条约问题,与其他国家一起讨论。

  

  关于中国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基础建立社会主义阵营国家关系,莫洛托夫认为,国家关系和党际关系应在不同的基础上。伏罗希洛夫(K.Voroshilov)和卡冈诺维奇的看法与莫洛托夫一致。但谢皮洛夫认为:“目前事件发生的过程,暴露了在我们与人民民主国家的关系方面存在着危机。反苏的情绪在扩大。应该深入地揭露其原因。”他还提出,应“坚持不干涉的原则”,经匈牙利政府的同意后准备撤军。朱可夫赞同撤军,并承认处理匈牙利危机在军事和政治方面是有教训的,在民主德国和波兰的驻军问题更加严重,继续坚持下去还不知道会导致什么后果。福尔采娃(Y.Furtseva)和萨布罗夫也赞成通过宣言。赫鲁晓夫最后总结说,大家意见一致,首先应发表宣言。随后,主席团讨论了宣言草案。[142]傍晚时分,苏方将宣言草稿送给刘少奇看,其内容基本上就是刘少奇讲的话,甚至有的词句都一样。晚8时宣言定稿,中共代表团再度出席苏共主席团会议,讨论并通过了这个宣言。[143]显然,中共关于发表平等宣言的建议,尽管原先是针对波兰问题提出的,却导致了30日对匈牙利采取和平方针的决策。由此可以判断,29-30日苏联决定放弃对匈牙利进行武装干涉,对此,中共的影响是有决定性作用的。[144]

  

  直到这时,中苏两方都还没有提出在匈牙利再次出兵干涉的问题。此后几小时内,情况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但双方的说法却完全不同。

  

  按照赫鲁晓夫在1957年6月全会和后来出版的回忆录中的说法,30日凌晨赫鲁晓夫离开刘少奇回家时,做出的决定是不在匈牙利使用武力。但回家后看到匈牙利局势恶化的新情报,经召开主席团会议讨论,一致决定再次出兵干涉。因为已经与中国达成不再使用武力的协议,现在又突然改变做法,所以在31日晚刘少奇回国前,赫鲁晓夫带领整个主席团赶到机场,与刘少奇等举行会谈。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刘少奇对此完全赞同,说这也是中国方面的考虑。[145]这就是说,再次出兵的决定完全是苏联自主做出的。

  

  中方的说法完全相反,以师哲的回忆最为详细:10月30日上午,苏方将米高扬关于匈牙利局势恶化的报告送给刘少奇看。由于一直不太了解匈牙利的情况,中共代表团看了这个报告后深感意外,整整讨论了一天。经研究提出了两种办法,一是苏军撤出布达佩斯,二是苏军采取镇压行动。由于两种办法各有利弊,大家讨论了一天也没有结果。因此,晚上刘少奇打电话请示毛泽东。毛泽东表示,可以把两种办法都向苏联提出,跟他们商量。毛倾向于进行镇压,但以为最好等反革命多暴露一些,在人民看得更清楚的时候再行动为好。当晚,应中共代表团要求,中苏领导人举行了紧急会议。刘少奇在发言时明确表示,对匈牙利的局势,是不是还有挽救的机会?不要就这样放弃了,放弃了可能要犯错误。邓小平更是直截了当地提出:先要掌握住政权,不让政权落后敌人手里。苏军部队应当回到布达佩斯,坚决维护人民政权。中共的意见很清楚,匈牙利的问题不同于波兰问题,已经具有反革命的性质了,必须想办法加以挽救。但赫鲁晓夫表示非常为难,他说,出兵就意味着要对匈牙利实行全面占领,那样我们就变成征服者了。我们已经考虑过,大家都认为这样很不利,因此一致主张退让。鉴于苏方已有一致意见,中共代表团不好再说什么了。第二天(31日)晚上,刘少奇接到苏方电话,要求代表团成员提前一个小时到达飞机场,同苏方再度会谈。赫鲁晓夫一见面就告诉刘少奇,经过主席团一整天的讨论,又有了新的决定,准备在匈牙利采取进攻的方针。

  

  刘少奇表示赞同,又提出苏联出兵的前提条件一是要有匈牙利政府的邀请,二是要有得到匈牙利群众的拥护。[146]

  

  对比俄国档案中关于30日和31日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的讨论记录,可以对上述说法做出是非评判。根据30日会议的第49号记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沈志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波匈事件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566.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