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志华:1956年10月危机:中国的角色和影响

——“波匈事件与中国”研究之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414 次 更新时间:2005-04-26 14:11:15

进入专题: 波匈事件  

沈志华 (进入专栏)  

  [102]

  

  至此,在刘少奇看来,波兰问题算是解决了。不过,最后通过发表宣言解决问题的时机和方式却给处理匈牙利危机带来了麻烦。

  

  处理匈牙利危机:苏联第一次出兵

  

  与波兰事件相比,苏联在最初处理匈牙利危机时(10月23-24日),反应非常迅速,决策也非常果断。这里的问题是:第一,苏联出兵镇压布达佩斯骚乱的决定是如何做出的;第二,中国当时是否知道莫斯科的这个决策;第三,中国对苏联这次军事行动持何种态度。

  

  如果拉科西“退休”时,苏联和匈牙利党能够及时选择像纳吉或卡达尔(K ád ár János )这样的改革派人物出来主政,匈牙利的危机应该是可以避免的。可惜,莫斯科接受了拉科西极力举荐的格罗,而格罗的思想路线与拉科西完全一致,其结果使匈牙利的动乱局面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更加剧烈。[103]格罗执政后的举动令人颇感失望,他竟然到苏联休假长达两个月。回国后不久又带领主要中央领导人去访问南斯拉夫,直到23日上午才回国,国内问题都交给布达佩斯市委第一书记科瓦奇全权处理。而手足无措的匈牙利劳动人民党被迫做出的一个又一个让步,总是比情绪激昂的群众运动和舆论要求晚半拍,以至危机步步逼近。

  

  10月6日为拉科西大清洗最著名的受害者拉伊克举行了重新安葬仪式,前往送葬的队伍多达20万人。这是人们第一次走上街头表示对现政权的不满,也是民众感到自己有力量对抗当局的重要的心理界线。特别是当新闻影片中出现了纳吉参加送葬的特写镜头时,在群众中引起了极大反响。[104]10月14日《自由人民报》刊载了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的一项决议:为纳吉恢复党籍。尽管决议称纳吉仍是犯有错误的,但同时刊登的纳吉给党中央的信件却使人感到错误不在纳吉,而在党的路线和政策。[105]这时,格罗已经预感到,“过些时候大概不得不让纳吉进入党的领导——中央委员会,也许还要进入政治局,因为在这方面的压力非常大。而纳吉一旦进入政治局,他可能就是‘局势的主宰者’。”[106]

  

  从16日开始,布达佩斯、德布勒森、米什科尔茨、塞格德、佩奇等匈牙利各大城市的学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他们拒绝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拒绝斯大林式的治国方法,坚持按民主原则改革政治体制。学生的口号越来越响亮,要求越来越激烈,而且得到了党内改革派和城市多数居民的支持。19日匈牙利新闻工作者协会代表大会通过一项决议,要求制定新的出版法,保证批评自由和给予新闻工作者以豁免权。大会特别提出赞成中国提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并致电匈党政治局祝贺恢复纳吉的党籍。[107]

  

  10月22日在建筑工程大学一次有几千人参加的学生集会上,成立了匈牙利大专院校学生联合会,并提出了16条要求,其中包括:立即从匈牙利撤出全部苏联军队,通过秘密投票自下而上地选举匈牙利劳动人民党基层、中层和中央机构领导人,在纳吉领导下进行政府改组,罢免在斯大林-拉科西时代犯有罪行的领导人,审判拉科西,在多党制基础上进行全民选举,制订工人最低生活标准,平等对待单干户农民,释放无辜的被捕者并为他们恢复名誉等。[108]此时,党内改革派、知识分子和学生这三股力量已经聚合在一起了。

  

  学生们的纲领没有提出任何进行根本经济变革的要求,但是其主要的政治要求在激进程度上却超过了以往几个月以“裴多菲俱乐部”为代表的知识分子精英和党内改革派提出的口号。[109]为了表达和宣传自己的纲领,学生们提出在第二天下午2时30分举行游行示威,并得到了共青团中央的支持。刚刚回国的格罗等人担心局势失控,于10月23日12时53分由内务部通过广播电台宣布了禁止游行示威的命令,但是很快就因激起民愤而不得不在集会前几分钟取消了禁令。当天的所有报纸都刊登了声援波兰人抵制苏联的文章,以及各种群众倡议和通告,舆论明显地倾向于民众。于是,游行参加者的人数逐渐增加,成份也发生了变化。

  

  下班之后,布达佩斯市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加入了游行行列,工人们也从市郊的工业区涌进城里。游行的规模越来越扩大,喊出的口号越来越激进,愤怒的人群开始行动起来——象征着苏联统治的斯大林铜像被吊车和钢索拉倒了,人们拖着被切割下来的斯大林头像在街上奔跑,情绪十分激奋。白天的和平游行到晚上变成了难以控制的骚乱。[110]正当人们期待着政府的回答时,格罗在晚8时发表了广播讲话。令人群失望和激愤的是,格罗一口咬定这次运动是“敌对势力”企图“颠覆工人阶级政权”和“破坏秩序”,是“民族主义的宣传和挑衅活动”。这不啻火上浇油,人们被激怒了,一些青年试图冲进广播电台大楼,宣读游行示威者的纲领性要求,结果与国家安全部队发生了冲突。晚9时以后,冲突过程中第一次出现了伤亡(谁打第一枪的问题至今没有可靠的证据)。这时,抗议行动开始带有武装暴动的性质了,游行示威者从派来增援守卫大楼的部队以及民防仓库和地段警察局那里抢夺或搞到了武器。午夜时分,匈党中央下令实行戒严,镇压开始了。[111]

  

  鉴于布达佩斯不稳定的形势,苏联驻匈牙利的华约部队——特别军早就制定了应急预案。

  

  1956年7月,华约部队参谋长安东诺夫来到达布达佩斯检查部队情况。随后,驻军参谋部在莫斯科的指示和帮助下制订了一份“特别军参加在匈牙利领土内恢复秩序”的绝密计划,代号为“波浪”。该计划包括一项特别指令,规定了在必要时苏联军必须占领和守卫的目标,苏军与匈牙利国家保安机构及人民军的合作方案,以及可以利用的武器装备数量。随着局势发展,10月6日至19日,安德罗波夫与特别军负责人多次举行会晤,研究部署和准备工作。

  

  21日特别军领导人又检查了各部队出动前的准备状况,同时在苏联边界也采取了防止匈牙利局势失控的安全措施。[112]由于10月中旬安德罗波夫和特别军军长拉先科(P.Lashchenko)分别给苏共中央和总参谋部发来的关于匈牙利形势的紧急报告,10月20日苏共中央主席团召开会议,已经考虑派米高扬前往匈牙利,以及召回正在各地支援秋收的部队以利战备的问题了。特别军参谋长马拉申科(Y.Malashenko)于10月22日夜晚抵达布达佩斯,以亲自掌握局势的变化。[113]苏联克格勃主席谢罗夫(I.Serov )和苏军副总参谋长马利宁(M.Malinyin)也于23日赶到匈牙利。[114]相反,匈牙利军队的举措却显得犹豫不决。国防部长巴塔(Bata Istv án )19日下达了部队进入战备状态的命令,同时批准了为应付布达佩斯出现社会动乱而制定的计划,但第二天又取消了戒备状态,以至在布达佩斯发生武装暴乱当晚,很多军官都不知是否应当执行镇压的命令。[115]显然,实行镇压的任务只能靠苏军来完成了。

  

  就目前看到的材料,最先想到出动苏联军队进行镇压的是苏联驻匈军事总顾问吉洪诺夫(M.Tikhonov)和大使安德罗波夫。匈牙利国防部上校米克罗什·苏奇(Miklós Szücs)在回忆录中说,10月23日下午5时,吉洪诺夫当着国防部众多官员的面与在莫斯科的安东诺夫通了电话,要求准许命令特别军在必要时进入布达佩斯。得到批准后,吉洪诺夫随即命令特别军处于待命状态,并向在场的匈牙利军官宣布,部队将于午夜后某一时刻抵达布达佩斯。[116]另据马拉申科回忆,同样在下午5时,安德罗波夫通过军用电话向拉先科通报了布达佩斯的局势并询问他,能否派部队帮助维持首都的秩序。拉先科回答说,那是匈牙利警察和部队的事情,况且没有苏联国防部和总参谋部的命令,他的部队是不能调动的。然而不到一个小时,特别军便接到了苏联武装力量司令部的命令——准备战斗。[117]还有材料说,喀尔巴阡军区的第128步兵近卫师于19时45分,而驻匈特别军于20时接到了紧急待命的命令。[118]无论如何,在匈牙利正式向苏联提出军事援助的要求以及克里姆林宫对处理危机的措施做出决定之前,苏联军队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119]

  

  23日夜晚,苏联和匈牙利领导人都在紧张地研究应对危机的办法。

  

  据俄国档案记载,在23日22-23时召开的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上,首先由朱可夫通报了匈牙利的局势,然后赫鲁晓夫提议向布达佩斯派出苏联军队,布尔加宁立即表示同意。但米高扬提出了不同看法,他认为没有纳吉就无法控制局势,而对苏联来说,这是代价最小的办法。如果苏联军队开进去,就会自找麻烦。可以先采取政治手段试试,不行再派军队去。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朱可夫、苏斯洛夫(M.Suslov)认为,匈牙利局势已经动荡不安,与波兰的情况不同,所以必须出兵并宣布全国实行戒严和宵禁。其他主席团成员别尔乌辛(M.Pervukhin)、萨布罗夫(M.Saburov )、谢皮洛夫(D.Shepilov)、基里琴科(A.Kirichenko)随声附和。

  

  会议还决定派主席团成员米高扬、苏斯洛夫以及苏军副总参谋长马利宁和克格勃主席谢罗夫去布达佩斯。赫鲁晓夫最后说,可以吸收纳吉参与政治活动,但暂时不担任政府首脑。[120]正在莫斯科“休养”的拉科西也被邀请来参加会议。据拉科西回忆,晚10点半左右他被接到主席团会议现场,赫鲁晓夫介绍了布达佩斯的情况后问道,在这种局势下是否需要苏联军队出面干涉。拉科西毫不犹豫地回答,“绝对需要,而且必须立即干涉”。于是赫鲁晓夫接通了布达佩斯的电话,在简短交谈中,格罗扼要地介绍说形势很复杂。赫鲁晓夫告诉他,在同反革命的斗争中,苏联愿意给予任何的军事援助,但需要匈牙利政府提出正式请求。此外还通知说,米高扬将连夜赶赴布达佩斯并转告苏联的决定,在此之前不要采取任何重要举动。[121]

  

  匈牙利领导人当晚集聚在格罗房间里,神经更为紧张,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格罗对他的广播讲话所引起的剧烈反应感到非常吃惊,为了平息民愤,不得不提议请纳吉出来组建新政府,在场的人一致同意。不久,纳吉被请到党中央大厦,并毫无条件地同意出任部长会议主席。22时22分,广播电台播发了一条消息:立即召开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中央全会。这次紧急召开的只有1/3成员参加的中央全会到24日凌晨才结束,会议一致通过由纳吉取代赫格居斯(Heged üs András )担任部长会议主席。此外,大家还一致同意格罗的建议,马上给赫鲁晓夫通电话,请求苏联出兵镇压刚刚出现的暴乱,因为匈牙利的军队已经靠不住了——除国家安全部队外,正规军被禁止开枪,除非他们自身遭受攻击,有的士兵甚至投靠到“自由战士”一边。于是,会议决定邀请苏联军队,并发布戒严令。[122]然而,在此之前,苏军已经开始行动了。[123]

  

  10月23日23时,苏联国防部根据政府的决定向驻匈特别军、喀尔巴阡军区步兵军、部署在罗马尼亚的独立机械化集团军发出了战斗警报,这些部队共计5个师31550人,拥有113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615门火炮和迫击炮,185门高射炮,380辆装甲运兵车,3930辆汽车。

  

  同时进入战斗准备的还有4个空军师,共计歼击机159架,轰炸机122架。各部队的任务是:特别军主力进入布达佩斯,占领该市重要设施并恢复那里的秩序,同时以部分兵力在奥匈边境担任掩护;喀尔巴阡军区步兵军负责占领匈牙利东部各大城市;独立机械化集团军进入匈牙利南部地区。各部队随即展开行动:喀尔巴阡军区步兵军在10月23日夜已越过苏匈边界,特别军于当地时间24日2时至4时进入布达佩斯并占领了该市重要设施,独立机械化集团军主力于4时15分至6时20分进入匈牙利领土。歼击机部队起飞掩护陆军行动,轰炸机部队则在机场待命。[124]

  

  从匈牙利局势骤然恶化到苏联军队进入布达佩斯和占领匈牙利其他大城市,前后不足12个小时,在此期间,中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其原因在于,一则中国的方针是“多听少说,不轻易表态”,二则情况不明,也不便发言。匈牙利的改革派和保守派对中国的态度都非常友好,而中国使馆对匈牙利的内部事务从不发表意见,尽管郝德青大使本人一直对匈牙利群众运动持否定态度,认为其目的是要摆脱甚至推翻党的领导。从布达佩斯发生骚动一开始,中国大使馆的铁门就紧闭起来,拒绝与匈牙利的任何一派建立直接的联系,即使是那些以前来往密切的朋友。作为前任拉科西政府的官员,这些人希望在中国使馆得到庇护,但郝德青通过门卫婉转地请他们去苏联使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沈志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波匈事件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566.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