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伟时:儒家传统困住了中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37 次 更新时间:2013-05-09 09:14:11

进入专题: 儒家传统  

袁伟时 (进入专栏)  

  民主、科学、法治我们要,但我们中国自己的特点、东方文化的特点,还是要保留。不然我们就和他们没有分别了。那就看看东方文化和现代文化的作用怎样。

  一个无可改变的历史事实,整个世界率先实现现代化,是以西欧和北美为代表的国家,其他的在东方文化影响下的一些国家都是后发国家。这些后发国家提供给我们什么经验?我们看看这些后发国家以哪些为代表,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我提供给大家的阅读资料当中有一篇是我在《晚清大变局》的第一章中讲到的,为什么中国的发展是这样,里面提到17世纪有三大帝国,它们的发展和影响很不一样,就是大英帝国、俄罗斯、大清帝国。大英帝国的发展,因为文化先进,到现在表面上大英帝国已经没落、瓦解,但在不列颠联盟的55个国家里面,这些国家大部分发展都比较好。香港不在这个联盟里面,在英国统治期间,它的法治传统非常健全,但是,凡东方国家后来都是遭殃的。

  英国在1640年时英国革命就慢慢起来了。大清帝国在1644年满人进关建立起来,可这样一个大帝国后来的下场远远落后于文明发展的程度。俄罗斯从彼得大帝开始比较开放,也有很多发展,但看它后来的历史,怎么会变成苏联?苏联解体后那些地区到现在比中国还要落后?为什么会这样?

  这里我给了大家两组阅读材料,一组是英国的《自由大宪章》(1215年,中国南宋时期),63条讲的是贸易自由、法治保障,讲英格兰人享有的传统的自由国王不能随便剥夺,也讲国王不能随便加税,也讲各个地方的自治权是传统有的,国王不能随便剥夺,等等。这个就是它的一个基础,再加人身保护令,是光荣革命后1689年出来的两个法律。它那时候好些问题已经解决,但这些问题300多年后在中国仍没有解决。你能否认他们这一套确实走在我们前面?

  相应的提供中国方面的资料,也是两个:一个是《白虎通义》的摘录,一个是司马光草拟的族规,“司马氏居家杂仪”(编者注),就是从上层到社会基层都有了,可以进行对比。他们的系统与我们完全不同,也就是说两个文化完全不同。两个系统不同的文化,不要笼统地说这个优劣那个不行,要具体地进行对比。有些人喜欢讲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文化没有被打断的国家。我认为这个说法恐怕也有问题。元代,就当时的国家来讲中国是不是被征服了?当然是被异族征服了。蒙古人现在是中国的一部分,但它有一个独立的蒙古国。这算不算文化的一个中断?鲁迅有篇文章就讲我们就是被异族征服了。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从西方来讲,希腊文化也就是古希腊罗马文化传统是不是中断了?在我看来不仅是没有中断,而且范围在扩大、影响更大,现在的西方发达国家有哪几个不受古希腊、罗马文化的影响?

  所以我想这些说法都靠不住。那进一步问为什么这样?这不是中国人天生的愚蠢,而是经济条件决定的。因为从古希腊开始就强调贸易,他们是一个海洋经济、贸易经济为基础的,贸易立国一定要有规则,没有法治不行。他们还要扩展,在各个地方建立新殖民地,跟后来所讲的征服异族不一样,可以开辟一个新的制度。到那个点上怎么治理,一要有规则,另外就要有民主权,要自治。中国与农耕经济相适应,就要求一个稳定。在农耕经济基础上血缘关系很难突破。而古希腊的治理冲破了血缘关系,以利益观念、利益原则代替了血缘关系。但在中国即使有过短暂的封建时期(西周),这种封建也是以保留原来的血缘家族、宗族为基础。所以有些马克思主义史学家把这种称之为种族奴隶制,当时周天子把殷王的七族拨给诸侯各国,一个个原来的血缘没有破坏,还是保留家族关系。封建时期是这样。

  到东周以后,封建制度瓦解,秦统一中国,新建起来的制度不是什么封建制度,而是宗法专制社会制度。不但上面是专制的,而且这个专制是以宗法关系为基础,下面没有像西方那样的地方自治。现在有些人讲我们的公民社会要以家族为基础,简直还没睡醒,基本常识都没有。

  我给大家提供的材料中有一篇文章特别讲到,清代就是禁止贸易的。历代,宋以后有贸易发展的一面,另一方面也有管制。明代为什么有倭寇?就是因为不准海上贸易,倭寇大部分是中国人,是优秀的企业家,结果被逼上梁山。对比哥伦布的探险,他们是抢掠,但我们是不准自由贸易,结果就这样。到清代,19世纪江浙一带的商人要到辽宁或者直隶一带做生意都不批准。这两种文化,两种制度,不是人种问题,是制度问题。你不让他发展自由贸易,不让他发展市场经济,自然就会带来这样的结果。

  从这样的角度来看,很多争论的问题就比较容易解决。

  

  日本明治维新学习西方成就很大,但走向了军国主义道路

  

  再看历史事实。东方社会里,现代化走在前面的是日本,但日本的结果是什么?过去大家说明治维新,赞扬的话讲了很多。在我看来恐怕不全面。明治维新确实有很多成就,主要来源于学西方,很多不学习西方的领域马上出问题。教育学西方,从小学到大学全盘西化,结果发展起来了。经济领域也学西方,最初像中国这样搞官办经济,但70、80年代(指1870、80年代,编者注)发现此路不通,马上将大部分国有企业卖掉。当时也跟现在中国一样,有国有资产流失等,但他们不动摇坚决处理掉,结果财政包袱卸下来,不但不用补贴而且有了税收。中国就不是这样,结果带来甲午战争的大失败。

  政治方面,日本1889年颁布宪法,1890年开始行宪,又是有宪法没有宪政。1890年相应发了两个圣旨,其中天皇《教育敕语》,还有军人的训词,要求都是整个道德要以忠于天皇、孝敬父母为最高原则。完全是用儒家道德培养日本的年轻一代。这样带来的恶果是很严重的。道德的培养怎么由国王来下命令?这已经是违反现代政治原则的。再加上它组织起来的政府也根本不是三权分立的。当时它有司法独立,1890年俄国一个皇太子在日本流浪,在日本大增的一个地方被刺伤,日本政府很震惊说刺杀外国皇太子,虽然没有死,但这个凶手也应该判处死刑,这是政府的意见。整个明治维新是半维新的,学了司法独立这一条,所以它的最高法院(当时叫审院)不接受这一套,说政府不要干预我的审判,最后那个人没有判死刑,而是判无期徒刑。这方面日本学了西方,但它整个架构,除了司法独立这一块比较好,另外一块出了问题。除掉有民选的众议院、国会以外,还有一个元老院,以后不断发生问题是因为元老干政。另外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是,军队不在内阁里面,内阁没有国防部,而是另外有一个军部直接受天皇管辖。这两个体系下来就发生了军人干政、元老干政,不断发生问题,把日本推向了军国主义道路、侵略道路,给世界带来大灾难,也给日本人民带来大灾难。

  日本真正完成转型是1945年以后在美军占领下强迫现代化,宪法是美国人草拟的,一直到1952年才将主权交回给日本人。前几天(4月份)是日本的主权归还日。日本所谓东方国家最优秀的,转型花了多长时间?从1853年美国海军佩里将军带领军队冲开日本大门,到1952年麦克阿瑟将权力交还给日本政府,其过程花了整整100年时间,这100年带来的灾难,不但给日本本国人,而且给相邻的外国人)非常严重。

  日本真正完成转型是1945年以后在美军占领下强迫现代化,宪法是美国人草拟的,一直到1952年才将主权交回给日本人。前几天(4月份)是日本的主权归还日。日本是所谓东方国家最优秀的,转型花了多长时间?从1853年美国海军培里将军带领军队冲开日本大门,到1952年麦克阿瑟将权力交还给日本政府,其过程花了整整100年时间,这100年带来的灾难,不但给日本本国人,而且给相邻的外国人)非常严重。

  不但日本是这样,凡是东方国家几乎都是这样的,中国的曲折是一个例子,还有一个例子是土耳其。土耳其从1716年开始就说要学西方,但走的路非常坎坷,几乎整整200年才发生凯末尔革命。原来的奥斯曼大帝国瓦解了,土耳其是一个小地方,1716年开始要学西方,一些领导人被认为是土耳其的叛徒(等于中国的汉奸),被杀死,杀了以后还在他尸体上标明是“卖国贼”。他是怎么卖国的?因为学西方。即使在凯末尔革命以后还是动荡不安,土耳其真正稳定下来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这里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东方文化里的一个重要流派伊斯兰文化的影响。至今世界上的一块动荡不安的地方,即中东地区。奥斯曼帝国瓦解后变为40多个国家,现在这个地区的动荡不安,还是奥斯曼帝国瓦解后没有完成转型带来的。

  我们中国的报纸老是讲,为什么他们会发生这些问题?是由于帝国主义压迫等造成的。根本没有反躬自问这个制度、文化有什么问题。所以考虑整个东西文化的现状时,一定不要忘记拿到历史的实践中进行考察。假如你清醒的话,制度方面,全世界是一样的,制度文化不可抗拒,只有大同小异,没有另一套制度。你说要保护传统文化,非制度层面的东西要保护要发展,没有问题。这是我要讲的第三个问题。

  

  中国儒家没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观念,阻碍历史发展

  

  第四,讲完这个大背景后再回到儒家文化本身,它给中国转型究竟带来了什么。什么是儒家?很简单,大家可以看比较客观的文章,总结了老一辈学者对儒家的产生各方面的学术成果,即胡适的《说儒》,总结了章太炎、傅斯年等的研究成果,加上他自己的意见,相当长,讲清了整个源流。简单几句话讲就是,儒家原来继承了殷商那时创造出来的文化,特别是祭祀祖先、祝祷国家个人命运等;商代灭亡了,这些遗民中有比较先进的文化,周围反而是比较落后的民族,于是他们继续作为术士,也就是主持祭祀祖先、神鬼仪式典礼的阶层,整个思想特点很顺从,贵族的后裔比较多。后来经过孔子等人,慢慢发展成为比较完整的理论,“儒”等于“柔”,柔顺的柔,慢慢发展出一套比较刚强的学术。其中一些特点是等级制,维护等级制度,鼓吹等级,所为君臣、父子,最后发展到完整的三纲六纪。中国传统文化最简单最基本的,在制度层面上就是陈寅恪教授讲的“三纲六纪”,三纲不用讲了,六纪是六亲,分出亲等,父亲是一等,祖父母是一等,有六方面。《白虎通义》摘要中对此有阐述。制度层面是这样的。

  那什么叫制度?有时看这个问题很简单,但有些人就没有动脑筋。所谓制度就是规则,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社会上某些方面形成共识,怎么样做是善的对的,怎么样做是恶的不对的,这个就是我们通常所讲的道德。能够得到多数人共识的最基本的道德,就形成社会规则,这个规则固定下来背后有权力基础,有暴力为支撑,不遵守规则就会受到惩罚,就形成了制度。大家讨论说儒学的发展分几个时期,里面当然有对的,有些也可以考虑。儒学这一套慢慢转化为中国传统的法律,董仲舒是一个阶段,那时要以《论语》为根据判案;等于文革时判断反革命要以最高指示为根据。后来逐步法典化,突出代表是东汉时期汉章帝在白虎关召集儒生讨论,说现在观念混乱,我们应该统一起来,于是由班固制订,皇帝审查批准,搞了一个《白虎通义》或者叫《白虎通》,那个东西就是法典,儒家的法典。后来中国所有的法律都继承了这个东西,随便找古代的一个律例来看,比如唐律、宋代法律、明律、大清律例等,都贯彻了三纲六纪,没有像西方罗马法那种“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条款。这是一方面,儒学的法典化。

  所以现在讨论儒学在中国转型中究竟起什么作用,它不是一个学术问题,而是一个事实判断问题。整个中国社会转型说到底是一句话,怎么样冲破以儒学为支撑的传统制度和传统文化。不冲破整个现代经济就无法发展起来。是不是完全没有着陆?也不是。我提供了一篇短文,即《儒学的历史命运论纲》,里面讲的我就不说了。所以现在我们讲历史上儒家的阻碍作用是主要的。

  当前又怎样?著名新左派人物甘阳提出,现在我们要建立中华儒家社会主义共和国。他说我们继承传统文化,就是中华传统文化,另外,我们的精华在儒家;共和国,就是继承辛亥革命以来主张的东西,包括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的那些东西。这些是胡说八道,都是“上哄领导,下蒙百姓”的所谓理论。

  所以我认为,在制度方面要清醒起来,现代社会制度是大同小异的,但非制度方面就有广阔的天地。广阔到什么程度?又要和民族主义划清界线。在天朝观念的培养下,中国人那种强烈的民族主义处处都会变为社会转型的负担,而且,民族主义往往打出爱国之类的大旗,抢占道德高地,反对我就是不爱国,很麻烦。

  

  现代文化的核心,个人独立、个人自由是根本

  

  其实应该讲,中国传统文化里面有很多好东西,不但是文学艺术方面,中医也有很多好东西,价值观念、道德修养挖掘一下也有好东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袁伟时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儒家传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765.html

6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