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义刚:平等共识的一个基础——平等与责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18 次 更新时间:2013-04-02 10:32:05

进入专题: 平等   责任  

熊义刚  

  由于男性的伴侣总是相对稀缺的,女人们应该给予单身汉以平等的考虑,她们应该手握伴侣选择权,向那些事业成功的新郎要价(bid for),然后转移这些事业成功新郎的财富,用以补偿那些恋爱中的失败者。17这种对运气均等主义的讽刺是值得单独回应的,否则,运气均等主义很容易陷入本文第一部分对平等的批评意见,即认为平等不过是酸葡萄式的丑陋产物,是失败,嫉妒,抱怨的产物。

  我认为,用外貌、身高、智商、体质这些高度私人性以及生理性特征明显的例子,来嘲弄处理社会公共政治领域问题的运气均等主义(试图消去一切运气的理论意图)是不公正的;且这种嘲弄容易在玩笑之中把真正的哲学问题给戏谑了。反驳这种嘲弄,首先要澄清一点:在相貌、智商上补偿造成的反直觉与反常理常情的局面,并不表明运气均等主义在原则上是错的。原因在于,相貌、恋爱、智商具有高度的私人性特征,对其征税或补偿,就把这种高度私人化的领域推向了本不属于它们的公共的社会政治领域,因而显得有些荒谬与让人发笑,但并不说明其这种补偿所依据的理论基础是荒谬的。一旦这些生理性、私人性的运气因素影响了公共政治领域的分配这一事实,在公共政治层面被明确接纳,消除这些私人性的运气因素就不会产生反常理、常情的荒谬效果。例如,肤色与长相在本质上是一致的,都属于生理性的偶然性因素,但肤色一旦成为公共领域的政治问题(例如美国),消去肤色这种偶然性因素造成的不平等就不显得让人想嘲弄,甚至还是一种常识常理。

  因为肤色劣势得到的补偿显得比较符合常理(例如美国的大学黑人捐赠名额就有这种考虑,除此,也有家庭社会背景的考虑)。主张外貌、智商得到补偿显得不合常情,主要在于,社会化的偶然性因素(如肤色性别,家庭背景社会坏境)与社会政治制度所处理的利益分配的直觉距离感要切近很多;而相貌、身高、智商这些天然生理的偶然性因素,看起来与社会政治的分配问题距离更加遥远,因而这种因素造成的不平等也更加隐蔽难查,在此要求实现运气均等就显得有些悖谬。但实际上,相貌、身高、智商等这些因素距离社会政治中的利益分配并不像看起来那样遥远(罗尔斯之后,这一问题引起广泛注意),它们在未来,有可能像肤色一样纳入社会政治分配的考虑之中。

  另一个针对Core B的反对意见认为:按照运气均等主义,那些由于自己的选择、自己的错而造成福利状态低下以及不平等的结果,他们应该对其命运负责,而不应该要求从社会与政治制度设计安排中获得补偿或好处,这种置他们命运不顾的社会制度安排过于残酷、冷漠无情——即使那种糟糕结果是他们自身的选择造成的。18面对这种反对意见,似乎运气均等主义者能够避免。首先,运气均等主义者可以是价值上的多元论者。它将基于责任的平等理想视为分配制度的核心价值,但并不排斥其他非制度性的价值。例如同情心、慈善、博爱等等人道主义的关怀。其次是,如果我们一定程度上区分开公共领域中的制度价值与私人领域的价值,那些因为自己的选择而造成命运不佳的人,他们得不到制度安排上的补偿与照顾,但在私人领域,同情、慈善的价值如果得到现实的话,他们的福利同样可以被照顾,例如富人做的慈善工作,市民做的义工等等。但这种照顾并非政治制度安排的义务约束,而仅仅是纯私人的慈善事务。而这一设想与运气均等主义的责任观念是不相冲突的:基于个人选择而造成的糟糕不平等,仅仅只是私人性的个人事情,而不当诉诸社会政治原则来解决,私人的事情可以诉诸私人性的方式来处理。

     

  结论

  

  运气均等主义这种平等理想想实现的事业,并不会因为它提出的一些设想有违背常理常情而注定前途暗淡。在当前的文化与道德处境中,提出直接对那些因智商、个人天赋、基因不佳而处于劣势中的人群进行补偿,大概仅仅只能是新闻热点,之后即无下文。但并不等于这种理想遭遇了现实的失败。在现代社会中,对遗产税的征收,其意图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消除社会化中的家庭背景的偶然性运气优势。一些富人不留遗产给后代,表明这种意识在扩展。在美国,大学录取按照族群比例指标,就是对肤色、家产出身等运气的消除。各种保险合作制度,一定程度上也是对厄运的防范与消除。运气均等主义在理论上要求将分配完全基于责任,而排出一切偶然性运气因素对人福利的影响,在现实中,其规范性力量只能体现为尽可能多地排出偶然性因素,因为完全排出偶然性因素只是一种理论上的可能。但这不构成对该理论的挑战。

  在前现代社会,人们的命运常常取决于偶然性的出身身份,例如出身为奴仆就没有机会成为贵族。近代社会打破了这种身份不平等,很大程度实现了形式上的机会均等,被认为是历史的一个重大进展。但在这种形式的机会均等之下,却掩藏着因为天赋与社会化过程的偶然性因素而造成的种种实质不平等。因此,后者应当像出身决定身份一样被消除。

  左派与右派,大体上,主要围绕平等与自由长期争执。在中国,如今,自由主义与新左派依旧处在很深的分歧之中,看不到有共识的迹象。中国的自由主义,在理论上,没能给予平等问题以应有的重视,而新左派也缺乏广泛可接受的平等理论。运气均等主义将平等建立在自由选择之上,一方面具有强烈的平等精神,另一方面又深刻依赖与承诺着自由(选择)。因此,它或许能够构成中国自由主义,新左派等等在平等问题上的共识。

  

  注释

  1,参看http://plato.stanford.edu/,envy,嫉妒问题,在康德的道德形而上学,罗尔斯的正义理论中有讨论。

  2,Inequality,Temkin,Philosophy & Public Affairs, Vol。15,No 2,1986.在这篇文章,Temkin详尽讨论了平等与抱怨之间的关系。

  3,论证一,前提2与3来自于上文贫困与嫉妒。论证二的前提参看,尼采 反基督,p68,论道德的谱系,第一章“善于恶,好与坏”。除了尼采的批评,上述两种论证,还有其他方面的支持。例如卢梭个人的低微不幸出身经历对其平等思想的形成显然有影响,而卢梭的思想对法国大革命中的恐怖残暴似乎有一些消极影响,且对中国社会的现实中的平等运动的不良后果也被一些学者指出,例如朱学勤;这一论题也符合常识心理,如果平等的诉求与苦难、嫉妒、怨恨、心理不平衡联系在一起的话,一旦平等通过革命的方式去谋求,受苦者的心理压抑与愤怒情绪将会以残暴的方式体现出来,中国的天平天国革命与共产主义革命都深刻反映了这一事实。所以当下学者呼吁要警惕民粹主义,参见童之伟《重庆模式是红色民粹主义》2012,12月 。此外,鲁迅对阿Q革命的心理分析显然与上述论证的想法是一致的。

  4,这一论题,在近几十年的政治哲学讨论中,被广泛地接受,且构成了运气均等主义这一理论家族的核心论题。例如最为有代表性的工作:Dworkin,1981;Cohen,1989;Arneson,1989,1990,2000.但同时这一核心论证也遭到了来自各方面的批评。

  5,Nozick,Justice does Not imply equality,equality:selected readings,p103,洛齐克也认为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原则,但平等与正义的社会制度原则则没有必然的关联。

  6,张伯伦论证参见,Debates in contemporary political philosophy,p74;自由之上主义的几个基本前提,细节参见Nozick,21pp149-182.

  7,Rawls,A theory of justice,1971,p102,中译参见p78

  8,同上,p102

  9,Will Kymilcka,Contemporary political philosophy,Clarendon Press,1990,P72.p101,Kymilcka的观点并不是孤立的,实际上,运气均等主义者普遍把自身的理论看成是对罗尔斯对待平等意图的彻底化,是讲罗尔斯未尽的工作给充分发展出来了,参见Scheffler, Samuel, 2003, “What is Egalitarianism?”,pp6-10.

  10,参见Dworkin,What is equality? Part2,equality of resources,p292.尽管德沃金提出的全面的保险方案在现实中不具备条件落实,但并非在未来就不可能,在现代社会,保险公司推出的各种保险方案,实际上就是对那种brute luck因素的消除。

  11,Arneson, equality and equal opportunity for welfare,pp82-84

  12,这些来自外部的批评,主要由Nozick(1974);Lucas,Against equality,Equality. Selected Readings,104;Anderson,What is the point of equality Anderson,1999;Scheffler, Samuel, 2003“What is Egalitarianism?”;Hurley,Luck and Equality,2001;Gerald Lang,Luck Egalitarianism and the See-Saw Objection,2006等人贡献来的。

  13,Anderson,What is the point of equality Anderson,1999,P289,Anderson该文中提出了对运气均等主义富有启发意义的几种批评,且提出来了一种democratic equality,她声称,平等的要义在于终结人与人之间的压迫。运气均等主义在理论意图对此没有承诺,但在其实践效果是则能到达同样的目的。因为基于天赋与社会化中偶然性因素给人造成的压迫实际上是一种强大的压迫,这种压迫的性质与前现代社会中因为出身身份的不平等造成的压迫是一致的,例如出身就为贵族与奴隶主,显然构成了社会的压迫阶层。

  14,What is egqlitariansim? Scheffler,2003,Scheffler的批评意见主要受到Anderson的启发。

  15,洛齐克的这一质问所预设的核心论证是从洛克以来的自由主义一直所坚持的。这鲜明体现在洛克的自然权利之中。个体拥有自身,从自然法的角度看起来是最合理的一种预设,因为如果个体都不拥有自身的话,其他人宣称拥有分享自我将显得悖谬。

  16,这一观点,传了传统的自由主义之外,还有一些平等理论的主张者例如Anderson,以及那些认为道德运气并不存在的人,例如Richards,Rescher,Rosebury,Thomson,参见moral luck,http://plato.stanford.edu/

  17,Anderson,What is the point of equality Anderson,1999,pp287-288

  18,Scheffler,2003,What is egqlitariansim?P6;Anderson,What is the point of equality Anderson,1999,p295.

  参考文献:

  尼采,《反基督》,陈君华译,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9月

  尼采,《论道德的谱系.善恶的彼岸》,谢地坤、宋祖良、程志民译 ,漓江出版社,2007年2月

  Rawls, J. (1971): A Theory of Justice,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Arneson, R. (1989): “Equality and Equal Opportunity for Welfare,” in: Philosophical Studies, Vol. 56, 77-93.

  Arneson, R. (2000): “Luck Egalitarianism and Prioritarianism,” in: Ethics, Vol. 110, 339-349.

  Anderson, E. (1999): “What is the Point of Equality?,” in: Ethics,(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平等   责任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政治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267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