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木才:论政治的正当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9 次 更新时间:2012-06-23 22:59:23

进入专题: 政治   正当性  

戴木才  

  普通百姓更为关心的是政治所能给他们的日常生活和人生梦想所带来的具体影响。当他们发现现有的方法无法实现自己的基本目标时,他们能理解为什么要改革现存制度,重新分配权力。

  第二,谋取“优良的生活”,或“善良的生活”,是国家与社会、政治家与公民有效结合的基础。政府和国家是政治活动的舞台。“什么是政府呢?政府就是在臣民与主权者之间所建立的一个中间体,以便两者得以互相适合,它负责执行法律并维持社会的以及政治的自由。”[14](P76)在人类生活的意义上,“政府不仅是有组织的权力系统,同时也是协调的手段。”[15](P148)恩格斯认为,作为“公共的政治机构”,国家和政府的基本职能是“缓和冲突,把冲突保持在‘秩序’的范围以内”[16](P166)。政治学家认为,人类政治在竞争和合作这两种相反的冲动下结合而产生的,要使二者和谐往往会出现问题。但是,答案也许只有在使自由和平等在“善的生活”这个更高层次的概念上得到综合时,才能够找到。正是基于对人类生存条件的考虑,人类才表现出利他主义、合作和团结意识。在一定的意义上,人类政治就是在竞争和合作这两种相反的冲动下如何维持两个原则的平衡所导致的适当方法,并在对重大问题的解决中建设性地运用它,从而将善的个人和善的社会结合起来。这是政治家的智慧。当政治权力服务于这个理想时,善的生活就会在可能王国出现,政治的艺术就会走上伦理探索的航程[16](P332)。

  第三,谋取“优良的生活”,或“善良的生活”,是政治生活和政治发展的最终目的和归宿。政治“在寻求社会的一体化时必须有伦理理想,否则不是善的生活具有对权力的优先性,而是权力窃取了福利的优先性。在这种情况下,就无法回答奥古斯丁提出的问题:如果没有正义,国家与大的抢劫集团有何不同?”[16](P331)现代政治学认为,国家起源于人类对安全的需求,统治集团对统治的需要,它需要有组织的暴力。政府最初积聚暴力,最终垄断地使用它,是为了抵制任何来自内部及外部的威胁和伤害。从历史上看,国家职能正处于从安全和秩序到公正和良好生活的发展过程中。这并不意味着国家放弃和交出了保护其成员的责任和维护统治的职能。但是,在保证可能的生活条件之后,国家必须向一种良好生活的目标前进。正是这个转变构成了对现代政治的巨大挑战。暴力或权力怎样与社会公利、社会福利相协调?是现代政治必须面对的课题。福利的概念含义广泛,它包括经济的繁荣、道德健康和构成文明的整个价值体系。“这种考虑将政治的问题从身体安全的起点转变成了伦理的理想。……国家建立在我们需要安全的基本原则之上,发展着给予生活以爱、高贵和有品味的关系,载着人类的政治生活,使社会更加文明”[16](P330)。对社会的发展方向负有责任和组织功能的国家,如何使平等和自由结合起来?如何确保每个人在起点的平等、对社会的发展提供条件、为每一位竞争者提供最低保障,这些标准已成为现代政治的基本内容。不仅如此,它们结合了个人与社会的权利和义务,指出了通向社会公正的道路。接近“善的生活”标准的程度是衡量现代政治文明的一个重要标志。如果社会公利屈从于权力和漠视社会公正,则被视为不人道政治。

  第四,对谋取“优良的生活”,或“善良的生活”的不同方法和途径,决定了人类政治生活的变更和形式。政治面临着它必须解决的基本问题,即政治与“善的生活”的关系。这个问题构成了政治的本质,这是人类政治永久的和无法规避的。但是对于这个问题的解决,又允许有不同的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使人类得以在不同的取向之间进行选择和替换。由于变化发生在处理问题的背景中,因此变化本身同样是与基本问题持续存在的要素。在条件、技术、方法和制度都发生了高度变化的背景下,不同的政治体系在对政治的基本问题和各个重要问题的解答和方法取向上存在相似或差异。我们能够明智地辨别出在广阔的历史时期,如古代、中世纪、现代民族国家不同的,甚至相互对比的政治体制,如独裁与民主、阶级统治与平等主义、民族主义与国际组织等不同的政治特性。

  

  注释:

  ①有学者指出,在政治学领域中,“Legitimacy”一词,译为“正当性”较译为“合法性”更为合理。因为就汉语而言,“正当”二字不易引起歧义。为行文的方便,本文在同一语义上使用正当性、应当性、合理性和合法性概念。

  

  【参考文献】

  [1]M·韦伯.社会与经济[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

  [2]塔尔科特·帕森斯.现代社会的结构与过程[M].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1988.

  [3]苏国勋.理性化及其限制[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

  [4]罗伯特·A·达尔.现代政治分析[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7.

  [5]亚里士多德.政治学[M].北京:商务印书馆,1965.

  [6]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7]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8]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M].北京:学林出版社,1999.

  [9]卡西勒.启蒙哲学[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

  [10]哈贝马斯.交往与社会进化[M].重庆:重庆出版社,1989.

  [11]现代西方思潮评介[M].长沙:国防大学出版社,1990.

  [12]约翰·罗尔斯.正义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

  [13]莱斯利·里普森.政治学的重大问题——政治学导论[M].北京:华夏出版社,2001.

  [14]卢梭.社会契约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

  [15]斯蒂芬·L埃尔金.新宪政论[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

  [16]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进入专题: 政治   正当性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4667.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