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力民:战后朝鲜半岛的三年政治混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45 次 更新时间:2012-06-16 18:08:59

进入专题: 朝鲜战争   世界战争史  

黄力民  
南部朝鲜出现抵抗运动甚至武装斗争。

  

   美军当局未料朝鲜半岛有如此强烈的独立意识,朝鲜人不能容忍占领军存在,遑论托管?1945年12月霍奇向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报告:

  

   “朝鲜人渴望独立胜过一切,而且要即刻实现”!

  

   三

  

   1945年底美苏英三国外长在莫斯科达成协议(经中国政府同意):在美苏监督下筹组朝鲜临时政府,美苏中英四国经由临时政府实行为期5年的托管,然而此时的南北方政治形势不是如何托管而是能不能托管的问题了。

  

   朝鲜舆论大事渲染托管统治与朝鲜独立原则背道而驰,29日起南方爆发大规模抗议行动,31日汉城东大门广场举行了反对托管统治大会,罢市、罢工、街头骚乱迭起。左翼、右翼意识形态的巨大分歧竟挡不住目标的一致。

  

   苏联却能有效控制北方政局,在全朝鲜反对国际托管、要求尽快独立的浪潮中,北方主流政治团体一致拥护莫斯科决议,之后南方的左翼也改变了态度。反对托管的南部朝鲜舆论认为美国以托管来拖延朝鲜的独立,南方的混乱局面成为苏联与北方舆论指责美军军政厅破坏莫斯科决议的根据。意识形态分歧附加于托管问题,政局逐渐为意识形态分歧所左右,反对托管就是反对北方。现在无论托管好不好、托管或不托管的后果如何,北方是秩序、南方是混乱。历史的疑点是莫斯科决议怎么成了南北对峙的转折点:究竟什么派别反对托管?反对托管的真实理由是什么?苏联人设想的托管与美国人设想的托管一样吗?南方右翼民主党领袖人物、《东亚日报》社长宋镇禹因宣称拥护托管竟被暗杀于12月的乱局中,以致2003年12月韩国媒体还在追索《东亚日报》当年声称“莫斯科三国外长会议上可能会讨论韩国独立问题,苏联提议实行托管统治,美国主张立即独立”一事,认为《东亚日报》混淆视听的报道在南北分裂问题上起了恶劣作用。莫斯科会议上美国曾提议实行美苏中英四国代表行使司法、立法、行政等所有权力的托管统治,而苏联认为美、苏两国必须为辅助朝鲜独立而合作,托管期间应以协作和援助的形式进行。最终决定首先在朝鲜建立临时政府, 在与临时政府协议的基础上实行托管,为此设立美苏共同委员会。但是会议决策过程传至朝鲜半岛时,简化成了托管与独立的针锋相对。

  

   不仅南方、北方因莫斯科决议而渐行渐远,南方局势本身也是扑朔迷离:李承晚、金九为首的大韩独立促成国民会是反托运动的领导机构,但李承晚主张南方单独建立政府,金九则主张建立南北统一政府;支持莫斯科协定的是2月15日吕运亨、朴宪永组建的民主主义民族战线。复杂的纠结其实面临的是同一个现实问题:不管你高兴不高兴托管,先有朝鲜人的临时政府对于满足朝鲜民众愿望非常重要,且为莫斯科决议所认可,有了政府再谈怎么托管、托管到什么程度,这正是金奎植的主张——暂时搁置托管问题。

  

   症结就在于建立一个统一的政府几乎不可能,而建立两个政府虽然大伤朝鲜民族之心却逐渐成为不可挽回的趋向。

  

   就苏联国家利益而言,苏联应当更愿意控制全部北朝鲜而不是控制四分之一个全部朝鲜(四大国联合托管),由此或许可以理解苏联占领当局与北方主流政治团体坚持托管的真实意图。南朝鲜强大的激进派继续反对托管,1946年大邱10月事件中竟有230万人示威直接反对美军军政厅统治,北方的秩序与南方的混乱让美国大丢脸面。美国人发现空忙一阵,又值军队裁减而无意在朝鲜苦撑,终于决定在托管还是立即独立(显然是带有缺陷的独立)之间作出选择。

  

   世界亦于此时进入冷战格局:1946年2月9日斯大林在一次公开演讲称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互不相容、一场战争不可避免,3月5日丘吉尔发表针对性的铁幕演说。半岛实际成为冷战实验地。

  

   南北争吵的同时,三八线已在短短几个月内成为南北朝鲜事实上的藩篱,三国外长会议后双方占领军当局曾举行多次会谈欲解决通讯、通邮、互贸、通行等问题,没有实际效果。3月20日美苏联合委员会召开,商议参与临时政府的政党、团体代表资格问题,苏联坚持以拥护托管与否划线, 美国认为临时政府不应排斥某些反对托管的政治派别如南方右翼势力,至5月8日联合委员会毫无成果而闭会。

  

   1947年5月20日,第二次美苏联合委员会召开,双方仍难以就哪些政党和团体可以参与临时政府问题达成协议,7月中旬霍奇中将向华盛顿发出警告“我确信美苏联合委员会注定要失败……苏联的立场不会有任何改变”。于是,美国政府建议重开四大国会议,却响应冷淡。法理上应由对日和会来解决朝鲜问题,但对日和会迟迟未能召开,双方决策都须有进一步的调整。苏联提议所有外国军队从朝鲜撤离,朝鲜的事情由朝鲜人民自己去办。美国无心苦撑,于9月17日将朝鲜问题交给了联合国(美国人不得已而跨过了一道法律门槛:联合国安理会成员与二战战胜国并不重合,在对日和会召开之前联合国安理会有权处理朝鲜问题吗?当年联合国在讨论太平洋岛屿托管问题时澳大利亚就指出了这一悖论),美国所提议案的内容是联合国监督下公民投票。一俟10月20日第二次美苏联合委员会结束,联合国大会即于11月14日决议进行全朝鲜选举,任命一个不含美苏的联合国朝鲜问题临时委员会监督选举。

  

   四

  

   这一年多时间内,北方政局继续演进:曹晚植因其反苏倾向而被苏军当局罢黜;1946年2月8日成立“北朝鲜临时人民委员会”,34岁的金日成与60岁的金枓奉分任正副委员长,临时人民委员会发布的二十条政纲显示其政权雏形,苏军民政厅亦逐步移交权力。次年2月北朝鲜人民会议、北朝鲜人民委员会成立,金枓奉、金日成分任议长、委员长,北方政权愈趋成熟的标志是正式提出了朝鲜向社会主义过渡的任务,当时舆论称朝鲜建立了第一个无产阶级独立政权。与此同时的南方政局美军军政厅地位依然,惟于1946年12月聘任了安在鸿为民政官,成立以朝鲜人为首的立法议院(金奎植)、大法院,造出三权分立的声势。

  

   由于1946年8月北朝鲜劳动党建立(由朴宪永朝鲜共产党下属的北方组织、金日成抗联派、金枓奉延安派合并,金枓奉、金日成任正副委员长),朴宪永在南方的朝鲜共产党也与南方朝鲜人民党、新民党合并组成南朝鲜劳动党,这意味着朝鲜半岛左翼革命本部逐渐移向北方。冷战形势的日渐严峻使南朝鲜劳动党在南方活动日益窘迫,主要领导人最终出走北方。7月南方左翼民主派吕运亨被暗杀,金九因与北方过从甚密、与美军政厅多有不合而被疏远。意识形态分歧超越托管、独立的主题。

  

   现在能看清楚了吗?到底是尽快独立好还是托管好?谁主张尽快独立、谁主张先托管?看起来,美国决心跳出托管与独立之争,后果却是半岛的分裂,苏联主张托管却是将北方交给了有长期合作关系的代理人。朝鲜人忙于争论托管还是立即独立,统一的声音太微弱了!

  

   九国朝鲜问题临时委员会于1948年1月8日在汉城德寿宫召开会议(乌克兰缺席)。由于苏联禁止在北部选举并拒绝委员会进入北部,临时委员会工作搁浅,问题又回到联合国。

  

   形势不等人,北方于2月8日正式建军——原朝鲜人民革命军更名朝鲜人民军成为正规武装力量(这一名称延续至今),26日联合国决定在尽可能到达的朝鲜地方进行选举,这意味着仅在南方选举。联合国的选举使朝鲜半岛从混沌中走出,半岛的不幸看起来是朝鲜人的独立复国愿望未能实现,半岛之幸却是联合国(或美国)的选举政权与苏联的以朝鲜劳动党领导的政权都成功了,避免了混沌的继续,越过了麻烦的国际托管,也是一个不坏的结果。

  

   南、北方都有政治派别与活动人士呼吁抵制联合国选举——不论抵制的动机如何、不论抵制是否有成功的可能。选举的前一个月,北朝鲜人民委员会邀请南、北方政治团体聚会平壤商讨统一。南方的温和派和左派组织多有参加,一心向往独立统一的金九、金奎植慷慨赴会,与金日成、金枓奉举行著名的四金会谈。北方神秘莫测的高姿态,南方金九、金奎植无力回天的悲愤演出了半岛独立统一愿望的最后一幕,这是如同1945年12月莫斯科会议产生的反响一样的混沌,以致霍奇谴责这次会议是共产党分子的一个政治阴谋。

  

   五

  

   在联合国监督下南部朝鲜于5月选举产生国会(名义上保留北方比例名额),7月颁布宪法,8月15日李承晚就任大韩民国总统,美国军事占领宣告结束。12月韩国设立国防部,原由美国军政厅组建的保安部队成为首批正规军。北方立即作出反应——上年成立的的北朝鲜人民委员会9月9日升格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党的建设在次年6月完成:南北朝鲜劳动党合并成统一的、金日成任委员长的朝鲜劳动党),苏联军事占领宣告结束。从此,半岛南部恢复使用日本吞并前的国名而称韩国,半岛北部使用1897年前的国名而称朝鲜。至于两者之间的互称——朝鲜称韩国为南朝鲜、韩国称朝鲜为北韩——所显露的并非只有轻蔑而更多的是无奈。三年中的朝鲜半岛,关于军事占领、托管、独立、左右翼、统一复国的种种难题在现实与愿望的层面搅成一团,现在混沌结束了,尽管没有联合国决定(上年美国提交联合国的议案是当朝鲜建立统一政府时外国军队撤出)、没有大国间协定、没有舆论呼吁,苏、美军队相继撤出半岛、仅保留军事顾问。

  

   三年来南北政治舞台上众多人物也走到尽头:在南方,1947年7月左翼民主派吕运亨被杀,1949年6月金九被杀,金奎植死于一年后的战火中。在北方,民族主义领袖曹晚植、玄俊赫因反对托管先被苏军软禁,后于1950年被杀;战后半岛首位共产党领袖朴宪永投奔北方只能屈居金日成、金枓奉之下;金枓奉1948年3月续任北朝鲜劳动党委员长,但北、南朝鲜劳动党合并后降至金日成之下。驻朝美国军政厅在大韩民国成立之日关闭(史称日本投降日到军政厅关闭日为盟军军政时期)。与李承晚长期不睦的占领军司令霍奇立即返国,美国陆军第24军退出现役,美军聘用的民政官安在鸿下落不明,据说后来死在平壤。苏联占领军司令奇斯佳科夫回国任远东军区副司令。

  

   战胜国早就声明没有领土要求,只提朝鲜应获得自由与独立,较好的操作方式应是以托管过渡,朝鲜人又不喜欢托管,那就由他去吧。比起托管来,美国、苏联现在省事多了。当然,由联合国或四大国来认可半岛的分裂现状也是难以想象的,不忍心不说很可能挨千古骂名,何况有这个必要吗?那时美国、苏联还没有把这里当做什么前哨阵地呢。1951年9月召开的对日和会正值朝鲜战争,半岛的现实已是和会不可能面对的了,能说的只是一句老话“日本承认朝鲜独立”。

  

   朝鲜半岛的独立本是那场世界大战的结果,延续到1948年演变为统一问题。尽管朝鲜问题已为意识形态分歧、两大阵营对垒的阴影所笼罩,但追根寻源朝鲜是二战战胜国的战利品、朝鲜问题是二战的遗留问题。1948年的半岛局势不那么混沌了,却只是中场暂停。由于二战战胜国(或对日和会)与国际社会都没有对朝鲜问题作出政治结论,朝鲜问题的最终责任者还是二战战胜国(注意《开罗宣言》所称“我三大盟国……决定在相当时期使朝鲜自由与独立”),因此朝鲜半岛出了事(包括实现统一这样的好事)还是要管的。即使朝鲜人以和平方式建立统一国家也应有国际法的认可,此事看似是对朝鲜民族的伤害却只能说是一场世界大战的结果,责任在日本军国主义。半岛三年历程显示,美国与韩国的关系、苏联与朝鲜的关系并非可以等量齐观的,这就决定了两年以后他们再度介入半岛事务的方式也大不相同,这也许可以解释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为何一定要撇开政治问题。

    进入专题: 朝鲜战争   世界战争史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442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