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良:风雨来临蚁上树,大船将沉鼠先逃

——关于郎咸平10月22日沈阳演讲的按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784 次 更新时间:2011-12-07 14:32:30

进入专题: 郎咸平  

张宏良  

  

  这是一家境外媒体整理的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郎咸平今年10月22日在沈阳演讲的文字稿。郎咸平根据中国制造业将要坍塌和地方债已经达到债务危机程度等因素,得出了“中国政府已经破产”、“中国将会陷入几十年大萧条”、“中国将会成为全世界最穷国家” 等悲观结论。郎咸平得出悲观结论的依据还仅仅是中国经济的某个方面,如果考虑到中国经济的各个方面,特别是再考虑到中国政治等方面,情况可能比郎咸平想象得还要更加糟糕。只是有一点我们与郎咸平或许有些不同,郎咸平认为当今中国除了毁灭之外,已没有其它选择;而我们长期以来始终认为,中国面临着崛起或毁灭的两种历史选择,而绝不是单方面毁灭的威胁。

  之所以越来越多的人们只看到毁灭的灾难在逐渐降临,是因为中国已经走到了崛起或毁灭十字路口的历史尽头,即将到来的灾难越来越清晰了,而摆脱灾难的崛起道路则由于30多年的妖魔化,除了部分坚定的毛派共产党人之外,许许多多的人暂时还没有看到。不过,中国话说得好,危机危机,机会总是孕育在危险之中,大危险大机会,小危险小机会,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同时也就意味着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后崛起的时候。就这一点而言,能够意识到毁灭的危险正在降临,也就等于解决了问题的一半。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强调解决中国问题有两句话,第一句话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第二句话是“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第一句话是要把人民从沉睡中唤醒,第二句话是指出摆脱危机的道路在哪里。首先是要醒来,然后才是走什么道路的问题。所以,这两句话的先后顺序千万不能搞反了,如果搞反了,我们就会走向反面。有些人骂我们是“宋江”是“投降派”,并非全都是出于恶意,而是因为不明白这两句话先后顺序的重要作用,把两句话的先后顺序搞反了,或者不讲第一句话,只讲第二句话,讲起来没效果,一时怒火攻心,便把火气撒到了我们头上。现在,连郎咸平这样的自由主义学者都认为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说明我们的第一句话已经起到了唤醒民众的巨大作用,这将会为实现三大复兴运动奠定最牢固的民意基础。

  只是,相对于即将到来的灾难的性质和后果,目前人们的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虽然像郎咸平、张庭宾、刘军洛、卢麒元等学者在不断发出大厦将倾的告诫,但是,由于官方控制的平面媒体和右翼控制的网络媒体一直在鼓噪醉生梦死的社会舆论,使许多人甚至是绝大多数人对即将到来的经济灾难懵然不觉,只有极少数富豪开始纷纷逃离中国这艘大船。最近,我们在三评围剿孔庆东事件中就曾经指出了“风雨来临蚁上树,大船将沉鼠先逃”的灾难征兆,在改革开放中率先富起来的那些“先知先觉”者,再次“先知先觉”地把财产和亲属向国外转移。据美国移民局透露,2001年到2009年移民美国的中国人是59万多人,而2011年也就是今年一年,移民美国的数量就超过100万人,2012年符合条件的移民人数至少将达到130万人。另据福布斯排行榜调查,目前中国大约六分之一的千万富豪已经或正在移民国外,三分之一的千万富豪已经拥有海外资产,另外三分之二中的大部分也表示将有可能把财产转移海外,而中国千万富豪约100万人,拥有财富至少在50万亿以上。这些数字意味着目前中国至少有十几万亿财富已经被席卷而去,还有几十万亿财富即将被席卷而去,而这些已经被席卷而去或者即将被席卷而去的几十万亿财富,如同股权分置改革中那十几万亿金额的“大小非股票”一样,完全是凭借国家政策和国家机器,强制对社会财富进行再分配,强制掠夺普通民众的结果。

  股权分置改革,那是人类历史上最丧尽天良的残暴掠夺,那是稍有半点儿人性都不会做出的丧天害理勾当,相比之下,血腥残暴的英国“羊吃人”圈地运动,都会显得十分温柔。中国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通过扒房子圈地再圈钱,卖完祖宗再透支子孙卖资源,好不容易才积攒起了一点儿钱,结果是还没有来得及捂热乎,就通过各种渠道去了美国等西方国家。全世界所有教科书都说,股市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可是,爆发百年金融大危机的美国,股价指数却上涨一倍,而经济高速增长30多年的中国,股价指数却跌去个整数,还剩个零头,从6100多点倒了过来,变成了1600多点。这几天,中国股市更是跌得老百姓脸色发绿,眼看着外资在中国股市大规模抛售套现赚大钱,中国人几乎连死的心都有了,中国人一双双泪眼不明白,为什么股市暴跌只是自己亏钱,外资依然能够赚大钱?因为中国把十几元钱卖给中国老百姓的股票,几毛钱卖给外国人,美其名曰是改革开放引进战略投资者。把十几元卖给中国老百姓的股票,几毛钱卖给外国人还嫌不够,又搞了个可以通过股市暴跌赚钱的股价指数期货,让外国人能够同时赚中国人两份钱。在乌有之乡左翼学者和新华社爱国记者苦苦死谏之下,股价指数期货推迟出台了一年,但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挡住,在2009年强行推了出来,为最后做空中国摧毁中国掠夺中国,创造了十分方便的技术工具和技术条件。

  如果说股权分置改革和对外贱卖股票多少还收回了一点儿钱,那么,中国银监会强制推行的银行股份制改革,则是把中国诸多银行加上巨额倒贴白白送给了外资,如同不收一分钱彩礼还倒贴巨额陪嫁白白送出女儿一样。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等金融机构把几元钱卖给国内老百姓的股票,几毛钱卖给外国人,让外国人从中国股市抽走了成千上万亿资金,已经让中国人欲哭无泪,然而更加让中国人死不瞑目的是,我们把诸如广东发展银行、北京银行、深圳发展银行以及中国平安等许多银行和金融机构,白白送给外国人不算,还另外再送上巨额倒贴,广东发展银行白白送给美国花旗银行后,中国又掏出600亿人民币去弥补花旗银行的坏账损失,北京银行出售价格只相当于该行当年利润的三分之二,不仅没有收一分钱,还赔进去三分之一的当年利润。现在,这些低价卖给外资的银行股和其它公司股票,纷纷开始大规模套现,造成中国股市暴跌;白白送给外资的那些银行和金融机构,也开始大规模抢钱和套现资产,加剧了中国经济动荡。

  还有更加可怕的,就是银行等金融机构,在把巨额财富送给外资的同时,又联手地方政府搞起了所谓融资平台,大规模发行地方债券,在从根本上摧毁中国经济和中国统一。所谓地方融资平台,实际上就是地方政府在卖完土地和资源之后,又开始出卖时间,通过出售预期收入和预期资产,来筹集财政资金,是土地财政之后的债务财政。由于地方政府不同于中央政府,对国家未来发展不承担任何责任,会不计后果地滥发债务,特别是地方债券会导致地方利益与国家利益之间以及地方利益之间的相互对立,造成国家在经济上和财政上的分裂和解体。所以,我们一直坚决反对地方政府发行债券,强调指出地方政府发行摘起债券的危险,仅次于地方政府组建军队的危险。这一点,那些允许和支持发行地方债券的人同样很清楚,那个资本丫环叶檀就说过,允许地方政府发行债券,让人想起了民国初年经济的黄金时代,可是她却没有说,允许地方政府发行债券,同样会导致民国初年的地方割据和军阀混战。现在,中国地方债的规模,按照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的估算,有20万亿人民币;按照最初银监会的数据,有16万亿人民币;按照最后国家审计署有利于维稳的统计,有10万亿人民币。郎咸平等人相信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的数字,如果按照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的数字来看,则意味着中国银行业已经把中国老百姓三分之二的存款蒸发掉了,这就是号称历史上最赚钱时期的中国银行业股票,在市盈率已经低到了被世界股王巴菲特认为是千载难逢的投资时机的情况下,股价却仍然继续下跌的根本原因。但凡是熟悉中国情况的人,哪怕是没有丝毫金融知识也会知道,既然银行已经与地方政府勾结在一起,变成了地方政府的金融二奶,估计最后银行恐怕连一个子儿都不会剩下。所以,连最初持股成本只有几毛钱、目前持股成本甚至不到几分钱的外资股东,都在争先恐后地抛售中国银行业股票,相比之下,国内那些花费几元十几元购买银行股票的投资者,估计死后连个骨头渣都不会剩下。真是丧尽天良啊,有史以来就没有这样欺负老百姓的!无论今后中国将会如何发展,只要地球还在,只要人类还在,历史就一定会证明,有人就是借股权分置改革这样的所谓改革,把中国的财富转移到了美国,把美国的金融危机转嫁到了中国,最终形成了“中美国”。

  行文到此,民声网的编辑来电话询问,怎么看待眼下人民币连续四个交易日触及跌停的现象。接到电话如闻霹雳,感觉浑身冰凉,太可怕了,在用合资公司掏空中国的资源、用金融工具掏空中国的银行、用地方债掏空中国的财政、用富豪移民掏空中国的浮财之后,在准备好了做空中国的一系列衍生金融工具和人民币境外交易市场之后,在已经组建完毕中国第五纵队之后,最后再利用某个偶发事件,无论是利用经济的、政治的或者军事的等任何一个内外部事件,造成中国经济和社会的强烈震荡,以此掀起对中国财富的世纪性大洗劫,财富洗劫的规模和程度,都会远远超过数年前对俄罗斯的财富洗劫,如同郎咸平先生所说的那样,把中国变成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当初俄罗斯无论是国家、企业还是个人,银行账户上的财产几乎全被洗劫得干干净净,如果不是俄罗斯拥有广袤的资源和全世界持续十几年的石油天然气涨价,估计许许多多的俄罗斯人都很难活到今天。即使拥有如此广袤的资源,俄罗斯人口也骤然下降700多万,许许多多俄罗斯青年女子为生活所迫,不得不远赴东欧北美等国家依靠卖淫为生。知道了美国垄断资本对俄罗斯的财富洗劫,就会理解为什么在21世纪政治文明高度发展的当今社会,普京仍然指使俄罗斯特工在全球追杀和暗杀叛国者,而天天狗撕猫咬的上千个俄罗斯政党,居然没有一个政党对普京的暗杀活动持有异议。在经历了用毕生积蓄最后只能买一块面包的财富洗劫之后,俄罗斯人对叛国者的痛恨超越了一切,只要是诛杀叛国者,俄罗斯人就拥护。普京把俄罗斯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投入监狱,真正理由只有一个,就是霍多尔科夫斯基企图引进外资共同开发俄罗斯石油资源,普京的这个理由,与中国文革时期张春桥的观点完全相同,在中国知识界可看来简直是罪恶滔天,所以中国越来越多的知识精英在大骂普京,而曾经被洗劫一空的俄罗斯人民却十分喜爱他们的普京,甚至以变相恢复领导职务终身制的方法来支持和回报普京。此前我们曾多次不无忧虑地指出,俄罗斯在被洗劫一空之后,还可以凭借广袤的资源重新崛起,而资源已经枯竭、环境濒临崩溃的中国,一旦财富被洗劫一空之后怎么办,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虽然目前我们还不能确定做空和洗劫中国的大棋局已经启动,但是今年以来的种种经济异常现象却令人堪忧,先是在美国股市大规模抛售中国概念股,其后又是在中国股市大规模抛售A股和B股,现在A股B股还没有抛售完,又开始大规模抛售人民币。最近设置的人民币境外交易市场,开始发挥出了打击人民币的作用,人们在境外交易市场大肆收购人民币,然后在中国境内大肆抛售,造成人民币连续四个交易日触及跌停。而原本因为肆意滥发而贬值的美元,却因为一场中东北非战争,变成了世界外汇市场上的抢手货,美元信用突然大增,为美国印刷厂加紧印刷纸币换取中国和世界更多商品创造了有利条件。眼下人民币和美元的反常波动,至少表明人民币的货币控制权,已经不在中国手中,已经被美联储所掌控。这就是把货币控制权拱手交给美国的恶果。本来,中国人民币与商品挂钩,是完全独立的自主货币,也是能够稳定物价和人民生活的货币,可是后来却打着币制改革的幌子,坚持要把人民币与美元挂钩,谁不同意谁就是反对改革,谁就是文革余孽。改革的结果,就是把人民币的控制权拱手交给了美国,把人民币由稳定国家经济的利器变成了打击和做空中国的利器,人民币最终被改革成了依附于美元的殖民性货币。如果毛主席周总理在天之灵知道人民币如此悲惨的下场,真不知道会怎样的痛彻心扉!现在的问题在于,虽然中东北非战争和动荡,起到了维护美元信用、遏制中国发展的作用,但是美国能否仅仅满足于一场中东北非战争,显然,答案是否定的。因为由金融危机、债务危机和产业危机所形成的巨大经济危机,以及由“占领华尔街”大众民主运动形成的巨大政治危机,已经让美国走投无路,需要通过洗劫中国的巨大浮财来度过目前危机。这是由西方资本主义竞争逻辑决定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既不以狼的意志为转移,更不以羊的意志为转移,狼饿了要吃羊,这是由狼的自然秉性决定的,与所谓“阴谋论”没有任何关系。所谓“阴谋论”不过是中国汉奸发明的帮助狼吃羊的麻醉剂而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郎咸平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817.html
文章来源:乌有之乡

20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