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良:谁在指挥新华社带头围攻孔庆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763 次 更新时间:2011-11-14 16:29:29

进入专题: 孔庆东  

张宏良  

  

  近日;新华社率领中国80多家媒体围攻北大教授孔庆东的事件,引起了中国网民极大的愤怒,在网民的愤怒声讨之下,加之此事背景复杂敏感,涉水极深,新华社难以应对有关质疑,便自行撤除了发表仅仅两天的“讨孔檄文”。

  新华社的“讨孔檄文”虽然不长,但却是典型的新华社风格——霹雳而下、字字如刀、一击毙命、不留血痕,开篇第一段便直取孔庆东性命:“连日来,北京大学教授孔庆东用三句粗话拒绝记者采访、并通过微博炫耀粗话的事件,引起舆论哗然。北大宣传部回应称已经找孔庆东了解情况,事件正在调查中。如此把粗鲁当个性的公共舆论事件,值得关注”。这里,要特别注意三个关键用词:“舆论哗然”——表示孔庆东已经引起社会公愤;“北大正在调查中”——表示所在单位要对孔庆东进行处理;“值得关注”表示对孔庆东的处理结果会被关注,谁会关注?新华社的特殊身份自然会告诉人们,至少是中央一级领导在关注。为了防止和避免北京大学犯糊涂或者装糊涂放过孔庆东,新华社干脆直截了当地告诉北京大学: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给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也就是说,要把孔庆东赶出北京大学,赶回东北老家去。倘若此时恰巧有哪个北大领导想借此升官,或者恰巧有哪个北大领导想整孔庆东,等于是天上掉下来一把尚方宝剑,完全可以趁机把孔庆东置于死地而无需承担任何风险。显然,新华社“讨孔檄文”想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什么叫杀人不用刀,什么叫杀人不见血,新华社这篇“讨孔檄文”,可谓是经典中的经典。相比之下,高俅害林冲,则完全是极不上道的小儿科。

  看了新华社“讨孔檄文”,人们不禁要问,孔庆东究竟犯下何等大罪,新华社非要置孔庆东于死地不可?新华社的解释是孔庆东骂人,教授骂人触犯了“法律和道德底线”,所以应该“给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显然,新华社明显是在撒谎,因为就在此前不久,声称被孔庆东骂的南方系媒体,就在媒上公开骂人,并且骂得对象还是全体国人,骂得方式极其下流:一是为摧毁中国高铁发展,南方系报纸在头版头条用大字标题刊出《他妈的“奇迹”》;二是今年“九一八”纪念日当天,南方系报纸总编用极其下流的方式在微博中辱骂全体国人说:“要纪念9.18事件,中国女人就应该在这一天拒绝和老公上床,真正抗日”。可以说多年来,南方系辱骂中国人,辱骂中国文化,辱骂中国历史,辱骂中国革命,辱骂中国共产党,辱骂毛泽东的此类污言秽语比比皆是,挑出其中任何一句来,都比新华社指责孔庆东那句“他妈的”(况且孔庆东究竟有没有骂过这句话,新华社根本就没有进行过任何调查),要更加跨越“法律和道德底线”,如果“他妈的”真的属于跨越“法律和道德底线”的话。既然南方系媒体对为国捐躯的三百万抗日将士的肆意亵渎,对13亿中国人民的下流辱骂,新华社都能够“兼容并包,思想自由”,那么孔庆东一句“他妈的”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更不至于要置于死地。如果说一句“他妈的”就要开除回家,那么南方系如此下流的“抗日”新解,是不是应该关进监狱!新华社都是文化人,不可能不懂得这个道理,显然,要置孔庆东于死地的并非新华社,而是另有他人,新华社只不过是奉命要结果林冲性命的董超、薛霸。

  新华社究竟是在替谁出头,非要置孔庆东于死地不可?新华社自己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故意遮掩,反倒泄露了背后的黑手。新华社“讨孔檄文”中只说孔庆东骂人,却绝口不提骂的是什么人,显然,新华社是在故意回避,故意遮掩;为什么要回避和遮掩?是因为孔庆东骂的是南方系报刊,南方系报刊是众所周知的汉奸媒体,而新华社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通讯社,国家通讯社和汉奸媒体勾结在一起,属于典型的政治乱伦。既然属于乱伦——无论是政治乱伦还是生活乱伦——则肯定不愿意昭示于人,所以新华社才竭力回避和遮掩,只是新华社不知道政治乱伦的可怕后果。去年我们在《当今中国的政治乱伦》一文中曾经指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政党,与一个家庭一样,必须具有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逾越的绝对禁忌和伦理底线。一个男人再没有女人,也不能把母亲姐妹当女人;一个女人再怎么艰难,也不能把父亲兄弟当嫖客,这就是至死不可跨越的伦理底线,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跨越。对于国家和政党而言,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跨越的政治禁忌和政治伦理,就是绝对不能与汉奸共舞”。因为“一个国家,无论是穷人政权,还是富人政权,无论是无产阶级专政,还是资产阶级专政,无论是民主国家,还是专制国家,都有可能成为强大国家。但是,无论什么样的国家,一旦让汉奸势力坐大,结果就只能是动荡和祸乱。”“纵观欧美国家历史就会发现,工业社会数百年以来,尽管社会制度和政治文明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有一条始终没有改变,就是绝不宽恕叛国罪,惩处叛国贼始终不受任何法律约束”。当今中国经济规模世界第二,军事尖端技术与美欧并列,可是却前所未有地遭受到周边弱国的欺凌,其中一个根本原因,就是政治乱伦使国家陷入了内乱边缘,根本没有力量抵御外侮。新华社是国家通讯社,代表的是国家意志和利益;南方系是公开的汉奸媒体,代表的是美国等国际垄断资本集团的利益;国家通讯社和汉奸媒体勾结在一起并充当汉奸媒体的政治打手,标志着一个国家的主权已经基本沦丧,距离亡国之日也就只剩下一个时间问题。所以,新华社与南方系联手,绝非是一般性的政治事件,而是一个重大的政治标志,它标志着中国有可能会重演南宋时期的亡国悲剧。

  如果再了解一下新华社与南方系联手围剿孔庆东的背景和原因,就会更加清楚新华社与南方系联手的可怕后果。近年来特别是今年以来,随着美欧等西方国家危机的不断加深,美欧等西方国家采取了转嫁危机的传统方法,采用经济、政治、军事等各种手段向中国转嫁危机:通过中东北非战争抬高世界能源和资源价格以打击中国制造业,加剧中国通货膨胀;迫使中国购买美国债券和欧洲债券,迫使中国人民币升值,把美国滥发美元的通货膨胀转嫁到中国人民头上;迫使中国接受转基因种子,控制了中国的农业和超市,进而控制了中国副食品的定价权,中国从猪肉到大白菜,价格涨跌完全被操控,中国老百姓完全变成了外资砧板上的待宰羔羊;指挥亚洲周边国家瓜分中国东海、南海资源,以肢解中国相威胁,迫使中国把越来越多的财富拱手献给美欧等西方国家。向中国转嫁危机的结果,就是美欧等西方国家危机越来越严重,可是通货膨胀却越来越低,股价指数越来越高;而中国则相反,经济增长规模越来越大,通货膨胀率却越来越高,股价指数越来越低,老百姓越来越看不起病、买不起房。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可是时至今日,美国股价指数从6千多点上涨到12000多点;而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股价指数却从6100多点下跌到1600多点,为什么中美之间经济发展状况与股价指数完全相反?就是因为美欧等西方国家向中国转嫁危机的结果。目前中国在美欧等西方国家转嫁危机的打击下,经济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连郎咸平那样纯粹的自由主义学者,都被即将到来的经济灾难震撼了,在到处奔走呼号:完了,全完了,中国至少会萧条30年!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形成了以乌有之乡为平台,以爱国学者为前锋、以广大民众为主体的民间抗战队伍,可以说,这是中国最后一支抗战力量。正是因为如此,乌有之乡为代表的这支抗战力量,便成为要肢解中国的国内外颠覆势力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而孔庆东这位孔大和尚,恰恰是这支抗战队伍中影响最大、名头最为响亮的抗战大和尚,从而注定了孔大和尚今天被围剿的必然命运。这就是新华社充当南方系打手,必欲置孔庆东于死地的政治背景。

  其实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今年以来,不仅仅是孔庆东,而是越来越多揭露美国阴谋的学者纷纷陷入了围剿之中,右派带路党在围剿孔庆东,“左派带路党”在围剿张宏良,另有一部分人死缠烂打“双司马”——司马南和司马平邦,还有韩德强、张勤德、黎阳、王小东、何新、郎咸平等越来越多的爱国学者,都在不同程度上陷入被妖魔化的重围。被妖魔化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爱国还是卖国,只要你爱国,特别是既反美又爱国,那就不管你是左派还是右派,是毛派还是自由派,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统统都在妖魔化和围剿之列。在所有被围剿的爱国学者当中,孔庆东不仅名头最响亮,而且战斗力最强,是抗美爱国力量的首席大和尚,所以只要打掉孔庆东,转而再消灭其他人自是不在话下,于是孔庆东就成为新华社率领80多家媒体集中围剿的对象。之所以要由新华社出战而不是由南方系出战,这是由当今中国的特殊国情决定的,一是南方系已经是众所周知的汉奸媒体,虽然汉奸媒体攻击中国党和政府,可能会有不明真相的群众围观助阵,但是汉奸媒体围剿抗战力量,则肯定会遭到中国人民的反对和抵抗,目前绝大多数网民对新华社围剿孔庆东的强烈愤慨就是证明;二是新华社在老百姓眼里代表国家代表政府代表官方,中国“老百姓怕官、官怕洋人、洋人怕百姓”的固有逻辑,决定了如果由新华社出面围剿,会让大家产生党中央号召批判孔庆东的错觉,而中国政治生活的潜规则又会让人们感到这是党中央发出的围剿毛派和爱国力量的政治信号,许多地方官僚就会在这样一个信号鼓舞下,趁机对毛派和爱国力量大开杀戒。这就是安排由新华社出面的奥妙所在。只是当今中国汉奸势力对爱国力量的疯狂剿杀,把本来五光十色的中国政治派别迅速分化成为两大派——爱国主义和卖国主义。体制内外的毛派共产党人以及党内外的社会主义者,会与真正的自由主义者以及真正的民主派,结成强大的爱国统一战线;同样,“左派带路党”和右派带路党也会形成“左右合流”的分裂势力,其规模甚至会超过抗战时期的伪军力量,对此中国人民一定要有所准备,中华民族崛起前的最后一次大决战,将不可避免。有的网友说,目前对孔庆东等爱国学者的围剿,就是美国对中国文化战线上的一次“斩首行动”,此话不无道理。

  或许很多人难以理解,为什么堂堂的国家通讯社新华社,会甘愿充当南方系的政治打手?新华社是国家明媒正娶的原配老大,南方系不过是勾搭成奸的一只野鸡,充其量也不过是小妾而已,为什么原配老大甘愿充当卑微小妾的带头丫鬟?据知情人撰文透露,新华社的“讨孔檄文”,是由新华社驻广东分社起草、成稿,其中还提到广东省委宣传部(只是不知道广东省委宣传部是默许还是审阅),最后以新华社的名义发表,并且找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记者署名。该文还透露,新华社广东分社前社长是著名的右派大佬、后来曾任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的杜导正,此人担任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期间,把中国传媒出版业变成了黄色海洋,推动中国陷入了醉死梦生的糜烂状态,唯一残存的严肃题材就是反毛反共反人民,以及文化自虐和自我妖魔化;南方系报刊隶属的广东省委宣传部,现任部长极其特殊的秘书出身更是惊天动地,如果再考虑到新华社广东分社曾经一度是已经叛逃美国的新华社前任社长许家屯的政治自留地,南方系特殊的政治背景也就初具轮廓了。但是,单凭这些远远不可能把新华社变成南方系的政治打手,南方系能够成为中国媒体领域的实际老大,还是因为它特殊的美国背景。2010年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中国期间,点名要求单独会见南方系报纸总编,否则,奥巴马总统拒绝会见任何媒体,立刻返回美国,由中国承担一切后果。中国方面没有办法,只能忍气吞声,由中宣部一位副部长亲去广州专机陪同南方系报纸总编进京接受奥巴马会见。奥巴马如此过分的举措,不仅远远超过了主权国家之间的交往原则,甚至远远超过了宗主国对殖民地国家的要求,即使抗战期间日本占领军对汪伪政权的要求,也不过如此。奥巴马之所以坚持这样做,无非是在用这个举动向人们显示,中国南方系媒体的政治地位,远在人民日报、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之上,至少在美国看来必须如此。

  可见,目前南方系媒体在当今中国的特殊领导地位,并非是中国政治生活自身发展的结果,而是美国对“中美国”政治力量干预和安排的结果,如同秦桧在宋朝的特殊地位是金国安排的,李鸿章在清朝的特殊地位是八国联军安排的一样,南方系势力在中国的特殊地位,则完全是美国安排的。此前我们就曾多次指出,美国正在竭力推动“中美国”由经济共同体向着政治共同体的方向发展,在经济已经“中美共有”(是共有中国经济而不是共有中美两国经济)的基础上进一步实现政治上的“中美共治”。目前打造超越人民日报、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特殊地位的南方系媒体,就是实现“中美共治”的一个重要方面。最近以来,包括目前剿杀中国爱国力量在内的一系列重大政治事件,也证明了南方系势力已经确实充当起了“中美共治”的美方利益代言人的角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孔庆东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6501.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9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