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来:《有无之境》新版后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84 次 更新时间:2011-03-28 10:13:51

进入专题: 有无之境  

陈来 (进入专栏)  

  《稽山承语》几乎全部不见于阳明全书,且应允将所辑出的佚文另文发表。这篇论文后来发表在《中国文化》1994年2月第九期。浙江归来之后,我请我的研究生把我所辑出的王阳明语录佚文八十余条复加勘校,于1993年4月交由《清华汉学研究》第一辑刊出,题为“王阳明语录佚文辑校”,并冠以我所写的《关于遗言录、稽山承语与王阳明语录佚文》的长序。该文之所以在《清华汉学研究》发表,是因为该刊原定以繁体字印行。新发现的古代文献资料,为与原文一致,当然最好以繁体发表,可是后来出刊,却仍是简体字,亦无可奈何。哈佛大学的包弼德教授曾问我何以不以繁体字发表此文,他不知我的初衷本亦如此,其实,如果当初在台湾发表,一切问题就不会有了。1995年我在东京大学授课,即讲读在《清华汉学研究》所发表的这些佚文。

  此外,我以前早亦注意到在《明儒学案》中有不少阳明语录的佚文,所以在《遗言录》和《稽山承语》的辑佚完成后,我又指导几位研究生,将《明儒学案》中的阳明语录佚文辑出,共七十余条,发表于《中国哲学》第十七辑。1995年我在日本讲学期间,还把《王龙溪文集》等文献中的王阳明语录佚文辑出,共七十条。

  此三部分的佚文,已达近二百三十条;而旧本《传习录》的语录,上卷一二九条,下卷一四一条,一共也只有二百七十条。所以,这些材料对王阳明思想的研究而言,无疑是很大的收获。上述这些工作推进了世界阳明学文献资料的研究,也体现了中日学术交流的成果。比如日本学者早就使用过《遗言录》,但并未发现其中有大量佚文。但如果不是日本学者将材料相赠,中国学者也无从研究。在我们的工作公诸学界之后,日本学者进一步对这些佚文做了详细的注释,为利用这些材料,提供了方便。同时,这也引起了日本学界对日本保存(而中国无存)的阳明学文献的重新调查,并且还因此发现了阳明文集公移部分的佚文。

  今天,我们已经生活在电脑网络时代和文献电子化的时代,与以前我们用人脑的记忆来作古文献的辑佚相比,这一类的工作应当可以更加快捷方便。所以,我期望有关阳明学文献的收集、辑佚、整理,会因此取得更多的收获。以上略述了本书完成之后,我所作的有关阳明学研究的主要工作,印本书篇幅已经不短,故不能将上述研究成果补入本书,一并印行。我希望以后可以有机会,将上述研究和我所作的其他明代思想的研究,结集出版,献给学界同人和广大读者。陈来2000年3月于香港中文大学

  佛光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出版的繁体本,共628页。本书在初版的十年之后终于在台湾出版了繁体字本,算是了结了一桩心愿。在这十年中,特别是1990年代后半期,电脑和网络技术发展很快,在新的技术条件下,王阳明文献的辑佚,可以由一般学者去完成。所以我这篇自序意在表明,把已有的成果结集出版,我自己今后则不必再从事此项工作,而可专心于思想文化的研究。这里所说的把我在本书之外的阳明学研究成果结集出版的计划,在几年后实现了,这就是2003年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近世思想史研究》,我所作的王阳明思想资料的辑佚及相关研究,都已收在其中。因为已经有了《中国近世思想史研究》,所以此次本书的新本就不增补《有无之境》初版以后的相关研究了。

  

  四、

  

  此书在台湾出版的曲折已如上述,韩文译本的完成亦经历颇久。此书初版不久,韩国西江大学的郑仁在教授即来联系要翻译此书。郑教授译作不少,我当然很高兴由他来翻译此书,据说在他的博士班上也分了工进行翻译,惜乎多年未见完成。后来高丽大学的田炳郁君到北京大学作高级进修生,在他的认真努力下,把全部翻译完成了, 2002年11月我为此书的韩译本写了自序:

  正如我在拙著《宋明理学》中所表示的,中国学术界习惯称之为“理学”的思想体系,以朱子学和阳明学为中心,虽然源出中国,但若置之于整个东亚文化史来看,则其思想体系在空间上并不仅限于中国大陆,在时间上也不限止于明朝结束的十七世纪中叶。在近世的文化传播中,这一思想体系已成为近世东亚文明的共同体现或普遍形态,正如希腊与希伯莱文化之于欧洲一样。因此,朝鲜时代的朱子学在哲学论辩方面的发展,江户时代的阳明学在实践方面的发展,都是广义的“理学”(即西文所谓Neo-Confucianism)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个意义上,“理学”是东亚文化圈的共同精神遗产。

  对王阳明哲学的研究,对理解理学的整体和研究中国明代的思想,以及研究韩国、日本的阳明学,具有不言而喻的重要意义。就韩国而言,虽然在韩国思想史上阳明学远不如朱子学影响来得大,但郑霞谷等学者发展的韩国阳明学仍是韩国传统文化不可忽视的内容,也是东亚阳明学的一部分,需要结合阳明本人的思想加以分析。而且,阳明学的研究将有助于对朱子哲学以及韩国朱子学的进一步了解,因为,正是在与阳明学的对比中,我们可以深入理解朱子哲学及朱子学派的理论特质。

  本书所说的“有无之境”是指“有”的境界与“无“的境界的合而为一,即“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的融合、亦即“有善有恶”的境界和“无善无恶”的境界的融合。

  关于理学,我在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初已经出版了四部研究著作,这就是:《朱熹哲学研究》、《朱子书信编年考证》、《有无之境—王阳明哲学的精神》、《宋明理学》。其中《朱熹哲学研究》的增订本《朱子哲学研究》也在三年前出版。这几部书中,《有无之境》曾获得“中国图书奖”,《朱子哲学研究》曾获得中国“国家图书奖”。现在,这几部书中的三本,即《宋明理学》、《朱熹哲学研究》和《有无之境》的韩文译本都由在汉城的艺文书院出版,对艺文书院的内行的学术眼光,对他们在学术出版方面的慷慨,和对拙著的厚爱,我要表达深深的感谢。借此机会,我也愿向所有参加翻译拙著的学者,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希望我的有关理学的这些研究,能在推进中国—韩国的学术交流方面,在推进中国思想与韩国思想的研究方面,略尽微薄之力。陈来 2002年11月8日于北京大学

  

  本书在国外的影响我本有所留意。本书出版后不久,已故日本著名儒学研究家冈田武彦先生便在他的新书王阳明传中吸收了本书的研究成果。1995年冬我在日本九州大学讲演后,前往日本著名的阳明学权威、当时已年近80的荒木见悟先生家拜访,荒木先生拿出《有无之境》打开,上面都是用红笔划的道道,与我讨论,使我亲身感受到日本学者对此书的重视。不过,我仍然担心,本书的论述把哲学史研究、比较哲学研究、文化问题研究和文献史料研究合为一体,对王阳明哲学的内容进行了广泛和深入的分析,对于一般的外国学者而言,并不容易完全理解,除非有较好的译本。所以,我一直关注韩文翻译的情况。2003年韩文译本终于在汉城的艺文书院出版,此书译成韩文有750页,对于田君卓越的工作,我由衷地表示感谢。韩译本更在2004年被评获大韩民国学术院优秀图书奖,这不仅是对作者的鼓舞,更是对译者最好的回报。

  在本书初版十几年后的今天,书籍出版的形式与质量已经全然改观。因此,重新印制此书来满足今天读者的需求已成为当务之急。在过去的几年中,曾有几家出版社向我表示希望重新出版此书,但我一直出于念旧而辞谢了他们的美意。可是原出版社在此书已出版了十几年后,直至今年,仍然没有意愿把此书重新包装印制出版。这使我终于下决心接受北京大学出版社的建议而另谋途径。现在,本书将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新本,而北京大学是我所服务的单位,这在我当然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本书的新版,在内容上一仍其旧,并无增删改动,只在最后附加了征引书目和索引,以方便读者。

  最后,对北京大学出版社张凤珠女士的费心安排与大力协助,谨表示真诚的感谢。

  

  陈 来

  

  2005年7月19日于蓝旗营

进入 陈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有无之境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962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