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旭:“谷歌”退出中国的全景分析及对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73 次 更新时间:2010-07-22 14:35:40

进入专题: 谷歌事件  

吴旭 (进入专栏)  

  最后,即便以上所述属实,凭什么认定这些攻击就是政府主导的呢?为什么就不可能是民间团体的自发行为呢?难道中国所有网络每天遭受的攻击都是由美国五角大楼策动的吗?如果GOOGLE不能提供出满意的答复,中国有关部门需立即敦请GOOGLE停止无端毁谤,否则将承受相应的法律责任。

  第二,就事论事,不要转移话题。在公开信中,GOOGLE指出的直接导火索是网络攻击事件;但是,三言两语后,其话锋一转,中心议题立刻转为对中国信息管制和审查机制的抨击和不满,从而引出关于言论自由和政治价值观的评议。需要指出的是,这完全是两个性质的问题,根本不应等同而论。网络攻击属于被中国政府明令禁止的非法行为,一旦查实,政府会依法处理;而且,这里面还有各国政府相互配合,以及共同监督,协防共守的问题。但是,网络信息监管和审查,就完全不同了。这完全是一个主权国家根据自己国家社会、文化的特点,为维护社会和谐国家稳定,而依法执行的分内之事。虽然对于标准的宽严,界限的划分,可能会有不同意见;但是,在现在的网络虚拟世界,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者组织能够承诺无监管、无界限的信息共享。GOOGLE自己也非常清晰,在德国的网络搜查结果,必须依照德国的“反纳粹法”而删除极端纳粹或“排犹”的言论;去年9月,GOOGLE在印度运营的一个社交网站交流群中,出现了大量反对南部一个邦部长的言论,而其恰好在几天后的一次直升机坠机事件中丧生。GOOGLE在接到网络用户的告发后,不仅删除了相关讨论信息,而且甚至删除了整个用户群。即便是在美国,任何言论如果被认定是“仇恨言论”,或者包含潜在暴力、威胁字眼,也会被网管自动删除。网络攻击与网络信息审查,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事件,GOOGLE此处的刻意模糊,其实是想混淆视听,转移视线。

  第三,以子之矛,攻子之盾。GOOGLE在指摘中国的网络信息审查时,避“黄赌毒”等淫秽信息不谈,专门拿被政府删除的政治敏感信息和网站作为例证。其实,在所有被中国屏蔽的信息和网站中,80%以上甚至更高比例属于淫秽不良信息,而不是所谓的“人权”、“民主”网站。既然GOOGLE的企业信条是“永不为恶”,那么,为未成年人提供方便的淫秽色情有害信息,算不算“为恶”呢?在一个主权国家从事商业经营而不遵守该国立法机构制定的相关的法律准则,算不算“为恶”呢?从2009年初以来,“谷歌”就深陷在一波波涉及网络淫秽色情信息的“低俗门”丑闻之中。在2009年6月18日的一则企业告示中,“谷歌”自己也承认,“谷歌一直在中国采取措施对网络低俗信息(例如对于儿童有害的信息)进行审查。看到相关部门的通告后,谷歌正在这方面增加力度。谷歌在中国坚持遵守各项法律法规,将努力清除低俗内容”。这种立场,与GOOGLE面对西方媒体时完全为捍卫舆论自由而奋斗的“英雄形象”相比,自相矛盾,根本不能自圆其说。而且,2006年当GOOGLE决定进入中国市场时,其总裁施密特在接受采访时坦承,“那种认为GOOGLE能够改变中国信息管理政策的想法,是自不量力和傲慢的。”但是,为什么现在GOOGLE突然要变成自己所描述的“自不量力和傲慢”的呢?

  最后,必须明确,中国国家安全部门有权利要求在中国经营的跨国企业公司提供涉及中国国家安全的任何信息。这一点,不是中国特色,而是国际公理,国家主权,根本不容妥协。如果中国有关安全情报部门确实截获涉及国家安全的资讯信息,比如针对中国西藏、新疆的恐怖活动,而这些信息是存储在网络服务供应商的电子邮箱或其他存储器里,政府部门有法律授予的权利来获取这些信息,而有关网站必须无条件配合。美国的YAHOO,MSN, AT&T等网络服务公司,都曾经向美国联邦安全部门提供大量的电子邮件资料和联络人信息,以帮助国安部门侦获恐怖组织的活动。虽然美国的网络用户担心自己的隐私权被破坏,但是有关的上诉最终被驳回,而国会也通过了相关的法律来保证国家安全部门的特殊权利。2008年5月,印度警方逮捕了一个在网上留言“我恨索尼亚-甘地”的22岁技术员。而这个留言者的IP地址及相关资料,都是由印度的GOOGLE公司在接到警察出示的法庭命令后,提供给警方的。试问,为什么美国政府监听、截取、甚至公开利用法令的方式直接获取电子邮件信息,是在反恐或者“保护国家安全”,而到了中国就成了“人权侵犯和言论自由问题”了呢?

  GOOGLE撤离中国市场以及中文搜索引擎“谷歌”的关闭,必然对中国的网络用户造成一定的损失。但是,这种损失是可控的,有限的。究其根本,GOOGLE提供的搜索服务并不是不可取代的;而且,客观的说,中国本土网络搜索商“百度”的服务,无论从搜索速度,还是最终搜索结果的准确适用性上,一直都领先于“谷歌”;这也是“百度”市场占有率两倍于“谷歌”的本质原因。从证券市场的反应看,投资者也认为“谷歌”的空位会迅速被其他竞争者夺取占领,而其利润也立刻会被其他搜索商瓜分。从GOOGLE公布消息的当天,其股价从626美元/股跌至580美元;而与之相比,百度的股价从当天的380美元窜升到1月15日470美元/股的历史最高价,三天的涨幅高达23% 。现在还很难马上判断GOOGLE在离开中国市场后的其他后续举措,但是,这个为全世界网络用户指点迷津的“指路人”,现在走到了一个决定其未来走向的十字路口。

  

  2010年1月17日

进入 吴旭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谷歌事件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497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