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勇:新一轮改革十年内必须完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01 次 更新时间:2010-06-30 21:57:56

进入专题: 改革  

周天勇 (进入专栏)   陈静思  

  在城里工资增长很快,政府能控制住地价和房价,因此进城农民买得起房子。印度和拉美则是另一途径,走以“贫民窟”为主的城市化道路,农民进城搭个棚子就能住了。

  我们国家,目前来看这两种方式都行不通,既不允许农民卖掉宅基地,也不允许“城中村”的存在。

  国家应当允许进城农民卖掉宅基地,对于边远地区和大的农田中的宅地,应当收购,第二是在城里农民工的收入的增长要快于地价和房价的上涨。只有实现这两个条件,才能使他们进城有房子住。

  要在所有权不改变的情况下,允许土地使用权的买卖,并给农民宅基地永久使用权。具体来说,集体所有制和国有土地应当同地同价,不能再实行征用补偿的办法。集体用地直接进入市场,由用地商到土地交易所寻找,其交易中的级差地租,由政府通过税收的办法加以调节。

  农村和城郊集体土地,除其公共使用的部分,承包的耕地和宅基地,使用权永久归农户所有。并且,这种使用权,除了国家在公共利益时征用外,在符合规划土地用途的前提下,农户可以将土地长期使用权在各种用途中转让、出租、抵押、入股和出售,从而扩大和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

  

  应征收遗产税和房产税

  *总体上如果劳动力需求不大于供给的话,调整工资的意义就会减弱。劳动力过剩的时候,强制性地调整工资,企业就面临倒闭,或将导致劳动力失业,比如原来雇佣5个人,现在雇佣4个。

  

  东方早报:如何评价当前的贫富差距?

  周天勇:据世界银行计算,中国基尼系数比较高,从30年前改革开放之初的0.28上升到2009年的0.47。王小鲁(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的研究认为,这一计算数值偏低。按照国际通常标准,基尼系数在0.3以下为最佳的平均状态,在0.3-0.4之间为正常状态,超过0.4为警戒状态,达到0.6则属于危险状态。中国仅就农村内部和城市内部分别看,基尼系数不高,城乡一综合,基尼系数马上就高了。主要原因是城乡差距大,城乡差距很重要的原因是农民收入低。

  中国收入差距存在结构上的问题,也有体制上的问题。结构性问题是,农村人口没有大量转移出来,我国劳均耕地全世界倒数第三,按18亿亩耕地算,劳动力平均耕地是5.6亩。而拉美的农场耕地是十几万亩,欧洲是200-500亩,韩国、日本家庭农场都在四五十亩。不把人转移出去,平均一个劳动力耕种5.6亩,谈何富裕。

  再有一个结构性问题就是服务业的问题,服务业是能够吸纳大量就业的行业,但中国服务业的增加值是40%,就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是33%,国外这一水平上的数字分别是60%、65%。实际上,窝积在农业的那些劳动力,转移到服务业中恰好能达到理想的比例。

  制度性问题是我们还没有开征财产税,应征收遗产税和房产税。否则将加大贫富差距,产生马太效应(指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现象),收入低的人越来越买不起房,收入高和已经积累财富的人房产不断升值,积累越来越多的财富。再就是国有企业要开缴资源税,要向国家财政交纳利润。

  对于涨工资,我认为有一定作用,但是,总体上如果劳动力需求不大于供给的话,调整工资的意义就会减弱。劳动力过剩的时候,强制性地调整工资,企业就面临倒闭,或将导致劳动力失业,比如原来雇佣5个人,现在雇佣4个。

  

  十年内应完成此轮改革

  *现在所进行的改革,未来十年应当会改掉。因为,2020年中国体制大体上定型。如果十年内不改完的话,改革将会越来越难。

  

  东方早报:《意见》提出,“必须围绕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改善民生推进改革。”这是否意味着从重国富到重民富的转变?未来中国经济发展是否与民生改善更加唇齿相依?

  周天勇:“十二五”期间要较好地解决分配不公问题。想要提高居民收入占GDP的比例,关键是要推进城镇化,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特别是发展服务业,转移农业和农村中剩余的劳动力,减少剩余和失业劳动力。扩大小企业的数量,增加就业,尽快让“窝”在农村的农民转移出来。

  其次,应当对创业投资,特别是投资增加就业的,降低税负,清理收费,禁止乱罚款;而对房产投资、采矿、污染等,应当开征房产税、资源税和污染税等。

  各级政府和行政事业性单位,利用权力进行GDP分配,要符合人大法定的政府全部收入占GDP比例,全部税收和收费应由人大讨论批准,还要清理和废除政府各部门和各行政性事业单位收费和罚款,以此来降低政府在GDP中的分配比例。

  总体来说,要解决收入分配不公和GDP中居民分配比例低的问题,要从社会转型、经济结构变动、地区人口流动等大的格局角度思考问题;鼓励创业、增加就业、调整结构,学习东亚地区发展小企业增加就业,减少贫困人口,防止从农业社会向工业和城市社会转型过程中基尼系数的快速攀升,并且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东方早报:对当前的改革有什么预期?什么时候会把这些问题解决掉?

  周天勇:现在的改革必须有一个整体的设计,都是关联的,一环套一环,比如税制、财政支出、政府审批、土地制度等,需要通盘改革。

  我认为,现在所进行的改革,未来十年应当会改掉。因为,2020年中国体制大体上定型。况且,如果十年内不改完的话,改革将会越来越难。

进入 周天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改革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4577.html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