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兵:北大附中“文革”初期记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19 次 更新时间:2010-05-26 10:51:14

进入专题: 文革  

陈兵  

  自己瞬间由“好汉”变成了“混蛋”,竟不知如何解释了。

  

  三、恐怖的八月

  

  如果说七月是精神的较量,那么八月就是肉体上的迫害。一九六六年八月,可以说是“文革”十年中死人最多的时期之一。

  北京海淀区二里沟的一条铁路,由于靠近城区,这里几乎每天都有钻火车自杀的人,血肉横飞,尸分数段,惨不忍睹。

  什刹海、紫竹院、玉渊潭等水域,投水自杀者接二连三,尸首暴尸岸边。

  以上还是自寻短见的,被无辜活活打死的更不计其数。

  北大附中校园的八月,恐怖也令人心悸。

  自“红旗小组”执权以后,其头面人物洋洋自得,不可一势。特别是毛泽东给清华附中红卫兵的信中表示了对北大附中“红旗战斗小组”及彭小蒙的支持,更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在八月十八日,毛泽东在天安门首次接见了红卫兵,听了彭小蒙在天安门城楼上对广场的百万群众和红卫兵的讲话。北京师大附中红卫兵代表宋彬彬给他献红卫兵袖章时,毛主席问她的名字,当听说是文质彬彬的“彬”时,随口说了句“要武嘛”。伟大领袖的一句话被红卫兵们理解要用武力进行“文化革命”。于是“宋彬彬”改名“宋要武”,文斗升级到武斗。红卫兵走上街头,“破四旧,立四新”,就是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相应立起四个新。许多珍贵文物被红卫兵毁于一旦,打、砸、抢、抄成了时髦,中国遭遇了一场历史罕见的浩劫。

  “红旗”自然又是急先锋。他们个个穿上父母替换下的旧军装,扎上宽皮带,好象只有这样才能继承先辈的传统。彭小蒙带头到社会上去抄家,抄得大量现金、黄金、衣物。宫小吉还怀抱一大地球仪,瞪大眼睛,伸长舌头照了张像片,好象当年希特勒,想一口吞并全世界。

  在校园里,“红旗”组织了“打狗队”,就是用武力打击“狗崽子”,当时他们把出身不好的学生称为“狗崽子”。“打狗队”成员由“红旗”中一些痞子组成,只见他们穿着旧军装,握着带铜头的宽皮带,气势汹汹,嗷啊乱吼地在校园里横冲直闯,后来便挨班毒打出身不好的学生,现还以初二(五)班为例。

  初二(五)班有一学生叫邹**,是上初二时从天津转学到北大附中的,其父由天津调京任国家某部副部长。邹刚调来时,满嘴天津口音,逗得大家直乐,从此他象个大姑娘,说话腼腆,性格内向。谁也没想到在恐怖八月里他充当打人元凶,狰狞的面目暴露无疑。

  一天,班里“红旗”组织通知全班人一个不拉到教室开会。当人到齐,邹**带着几个打手,手提宽皮带,气势汹汹进了教室。课桌已摆放靠墙,中间留出一片空地,放了一把椅子。邹凶恶地叫嚷:“许国庆,过来!”许过去,邹一把把他按在椅子上,抡圆了皮带照许的脸上狠抽,顿时许的脸肿得老高,眼差点被皮带铜头打瞎,这样足足抽了十几下,边打边嚷:“你他妈的‘黑帮’子弟,就该狠狠揍!”他打累了,另一打手又抡起胳膊扇了许十几个耳光,又一脚把许从椅子踹到地上,一阵拳打脚踢,可怜许国庆满嘴满脸流血,动弹不得。接着又打彭小清,这位秀丽的女学生,几鞭子下去,白皙的脸就是几道血印,血从鼻子、嘴里流出来,他们不罢休,又是扇耳光又是用脚踢,彭连声惨叫,邹恶狠狠地叫:“资产阶级臭小姐叫什么,看你还敢不敢让革干子弟吃猪食!”彭被毒打几乎昏死过去,精神受到极大刺激,直到现在提起当年情景,气就不打一处来,后来“文革”结束,“红旗”中明智的人向她道歉时,她说:“你别跟我提那时的事儿,我永远忘不了!”然后,历史反革命出身的晓宁、时华,摘帽右派出身的任冰、符芳等十几个出身不好的同学一一被毒打,都被打得鼻青脸肿,他们的罪过就是出身不好,没有别的原因,祖辈的欠债,后代要继续还,老子反动,儿女永远是混蛋。这些学生当时只有十五岁,心灵的创伤与肉体的伤痕将伴随一生。如今打人凶手邹**一直不敢见同学,学校、班里多次聚会他不敢露面。我想,事情过去三十多年了,他也在深深地忏悔吧。大家一直没见过他,但总在议论他,此人为何在“文革”前与“文革”中反差如此大?主要是他的心理变态,过去人们笑话他,他很孤独,“文革”的形势给了他机会,他把出身不好的同学当作靶子来发泄,几乎打出人命。象这样的变态者,当时不在少数。“文革”残害了一代人,难道不该好好总结吗?

  再看看校园里发生的其它事。校党支部书记刘美德、大右派的儿子朱同惨遭“红旗”人的毒打,肋骨被打断几根,长期被关在没有窗户的屋里。一个“红旗”打狗队的痞子杨某与李某不知从什么地方捉来一个他们称为“地主婆”的老太太,把她打得半死,扔在校园的柏油路上,然后杨骑着摩托车从她身上飞快压过去,老太太惨叫一声气绝身亡!惨啊惨!不知这是谁家的母亲,就这样惨死。草菅人命,随便杀人,这与当年日本鬼子、国民党匪徒有什么区别!这就是“文革”中的一幕。

  打人、抄家日益严重,报纸上连篇累牍发文章表示赞扬,人民生命财产没有一点保证,激起了老百姓的愤恨,当红卫兵抄家时,他们组织保护自己的财产,有些红卫兵被打。这下激怒了红卫兵,他们在工人体育场召开十万人大会,名曰斗争小流氓,把一些与他们斗争的、被他们称作流氓的人带到会场当场打死。这种会已开了两次,打死了若干人。又准备开第三次,“红旗”点名要朱同、沉默(上文提到的,说谁反对工作组就小心臭狗头的那位学生)等十几个学生参加大会。如果这个会真开了,这十几个学生甭想活着回来,早被当场活活打死,是周恩来总理听说后及时制止开会,挽救了这些同学,至今,他们还念念不忘周总理的恩情。

  八月的恐怖,共和国的悲剧。恐怖的八月,历史长河的逆流。历史是割不断的,笔者用文字将校园三个月的事情记载下来,就是让历史警示后人,防止悲剧重演。学校本是纯洁神圣的地方,在“文革”中惨遭蹂躏,弄得满目仓夷,今天的年轻人听到这些有何感想呢?

  如今共和国走上新的轨道,历史长河依然奔腾向前,北大附中“红旗小组”的头面人物当初是那么不可一世,得到国家最高领导人的肯定,可不到一年便从高峰跌至低谷,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真真正正的昙花一现,因为他们违背了大多数人的利益,被少数野心家所利用,终究是不会长久的。当然,这些人当时只是中学生,大都十几岁,虽然给社会造成严重危害,但没有象聂元梓、蒯大富等大学造反领袖那样被绳之以法,但把当时的史实记载叙说,使人们记住野蛮、落后、愚昧教训,对历史是一种负责。

  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吧,愿历史永远光明,我们的前景无限美好。

  

  

  

    进入专题: 文革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文革研究专题 > 文革历史事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906.html
文章来源:炎黄春秋刊外稿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