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卓:耶鲁在湖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69 次 更新时间:2010-03-08 12:34:44

进入专题: 耶鲁   湖南  

孙卓  

  并将炮口朝向城内,乃传言洋鬼子为偷运湖南的谷米受阻,意图轰击长沙以为报复。眼前的饥饿与以往的耻辱,加上周汉多年宣传在湖南人心底积累的偏见,一时汇合成不可遏止的仇恨,泄愤的目标转向了洋人,于是长沙城内的教堂、洋行,乃至海关公廨、西人俱乐部等,悉数被捣毁焚烧。而胡美和地处闹市的雅礼医院,却恰因为在病人中的口碑极佳,而得巡防营着力保护幸免于难,这就得被看作是对他四年胼手胝足开创事业的最高回报了。

  胡美虽有惊无险,但他所受到的震撼肯定毕生难忘。而署理巡抚的庄赓良,也紧随着岑春蓂之后,被撤职查办,成为对抢米风潮负责的又一位地方大员。此时已经到了大清朝苟延残喘的最后时刻了,但胡美的事业却刚刚开始。雅礼会物色到了一位当时尚极罕见的中国籍医生,让他来当胡美的助手。这位医生名叫颜福庆,上海人,耶鲁大学医学院毕业生。雅礼会资助颜福庆读完了耶鲁的医学课程,交换条件就是他毕业后必须去长沙的雅礼医院行医。颜福庆的来到,使孤军奋战的胡美大受鼓舞,他们两人一起迎来了第二年中国政局更大的变动——辛亥革命。

  鼎革之后,掌管湖南军政大权的是谭延闿,这个人对于胡美的事业,简直是上帝专为他送来的保护神。谭延闿的母亲李太夫人患了大叶性肺炎,虽经多方延医问药,遍请长沙城内有名的中医诊视,却病势日沉,不见丝毫好转。谭延闿家本是湖南名门,他与其父谭钟麟都是进士及第,得授翰林,他还是个大孝子,所以对母亲的病重焦虑之极。谭延闿的门下提出,太夫人的病既然如此难治,何不请西牌楼的洋医生治治看?谭延闿抱着死马且作活马医的侥幸心理,派人前往请胡美出诊。胡美当即与颜福庆到了谭府,听诊、量体温、询问病史,二人已知是大叶性肺炎无疑,并且料到此病上升期已近尾声。于是开了些普通的消炎退烧药,嘱病人静卧多饮水而已。谭家半信半疑,以为西医不过如此,只好准备后事了。没想到第二天起,太夫人的病情即大大缓解,接着不几日就完全痊愈了。谭延闿大喜过望,视胡、颜为神医,说,如此先进之医术,何不引起中国来呢?这当然正是胡、颜所想。从此三人结为莫逆之交,筹划起创办医科大学之事来。

  1913年7月,湖南省政府与美国雅礼会签订草约,决定在长沙创办“湘雅医科专门学校”,湖南省政府支付银元二十万作为开办费,之后每年支付经费五万,并由双方共同购土地七十多亩,建新校舍于北门外麻园岭。但此计划的实施却受到了意外的阻力,事情是这样的:谭延闿以湖南省政府的名义,将联合办学的计划上报北洋政府国务院备案时,却遭到了湖南留日派人士的强烈反对,声言只有他们才可代表湘省医学界。北洋政府听信此言,以地方政府与外侨团体订约案无先例为由,电令取消合同。谭延闿再派人赴京力争,并动员了在京的数十名湘籍政界要人,作为他的“院外活动集团”,四处游说。然北洋政府成命已出,遽然收回颜面何在?谭延闿只得又联络三十五名在京任职的湘籍要员及社会名流,发起组成“湖南育群学会”,以民间团体的名义,与美国雅礼会合作,这才绕开了北洋政府电令禁止的障碍。

  整整一年之后,湖南育群学会代表湖南省政府,与雅礼会实践前约。颜福庆成为首任医科学校校长,而胡美任湘雅医院院长,兼学校教务长。胡美和雅礼会的梦想,在他到达长沙八年之后,始得成为现实。胡美随即携妻子洛塔返回美国,他要获得更多的经济支持。胡美的目标早已锁定,那就是耶鲁校友哈克尼斯,他是一位正在寻求创番事业的慈善家。胡美带着自己拟定的计划去与哈克尼斯共进午餐,在席间故意谈起自己的工作,还有在中国的种种体验及见闻,他是在有意识地诱导哈克尼斯,想让他主动提出医院和医科学校应该如何设立的建议。哈克尼斯果然提出由他投资购置医院和学校的设备,一定要按当时的最高标准,所谓欧美甲种标准来开办和管理,他说,我不愿意以后再出钱来维修和更新,我们办就办最好的,要一劳永逸。胡美喜出望外,连忙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计划,递上去告诉哈克尼斯,那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可当胡美带着从美国购置的最新设备回到长沙时,他的朋友谭延闿却已经在政治斗争中败北,被大总统袁世凯勒令入京待罪,甚至判了四年徒刑,只是后来在别人的担保下,才放他去了上海。胡美要面对的是完全不熟悉的北洋系的新省督汤芗铭了,他还会不会实践谭延闿的承诺,继续资助湘雅呢?

  正在胡美焦虑担忧之时,却由省政府传下话来:汤大人第二天要来湘雅视察。胡美与颜福庆抓紧时间做准备,想要将医院和学校的各个方面都弄得像那么回事。别的都还说得过去,唯独解剖室里空空荡荡,因为在那个草创时期,尸体很不容易到手,而且外间本来就对西医传说纷纭,湘雅尚未开展解剖的课程。有人提议,何不到城外去捡拾刚刚被汤芗铭的北军枪杀的乱党尸体?胡美被提醒,连夜带领师生出城抢运,真的在第二天让汤大人看到了很气派很现代化的摆满了尸体的解剖实验室。汤芗铭是留日出身,对解剖并不以为怪,可这个绰号“汤屠夫”的省督绝不可能想到,这些尸体其实是他本人提供给湘雅的。不管怎样,汤芗铭表示对湘雅十分满意,答应按前任的承诺继续向湘雅支付经费。

  不久,袁世凯称帝引起护国战争,程潜的军队进入湘南,逼近长沙。被袁世凯授为“靖武将军”的汤芗铭,迫不得已背弃了主子,也宣布了湖南独立,脱离袁皇帝的控制。袁世凯惊怒交加,一病不起。汤芗铭督湘仅一年有余,却杀掉了一万七千多人,与湖南人结怨甚深,他知道在此站不住脚了,乃匆匆逃离,胡美的朋友谭延闿得以短暂地回湘主政。但他也好景不长,接着又被段祺瑞的内弟傅良佐取代。之后又暴发直皖战争,湖南落到张敬尧的手里……

  湘雅就在这样的政治动荡中发展着自己的事业,在开办医科学校之后,又开办了护士学校,甚至招收了女生入校学习护理,这在当年更是惊世骇俗的事情。到1919年的“五四”运动前夕,湘雅已初步实现了胡美的理想:在教学和实验上尽可能接近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科大学的标准,有坚实的基础课程,合格的专任教师,完善的实验设备,充分的实习课时,良好的临床基地,并且完全用英语教学等等。首批招收的学生,此时也已毕业,因标准很高,淘汰率亦高,但也培养出了如张孝骞先生这样日后成就卓著的医学专家。这一年医学专科学校的各个年级都已经满员,可实际上一共不到五十名学生,而这些人都是日后中国开展现代医学的火种。湘雅有所谓“光荣的诚实制度”,每次考试时无人监考,教师出好试题后就离开,由最后一位写完试卷的学生收齐试卷送交教师。一般是无人舞弊的,一旦发现有人舞弊,则严厉处罚,直至开除学籍。通过这种教育,令学生养成自制、自尊,以诚实为无上光荣的信念。这就叫做“Honor System”。湘雅还教育学生要对生命和人体持极端尊重的态度,这在当年中国处于乱世,普遍视人命如草芥的时代,尤为难能可贵。有这样一个例子:学生在上解剖课时,被解剖的尸体来自于一位患腹部脂肪瘤的女病人。有学生发笑说,这个尸体比猪还肥胖。上课的美籍女教师当即训斥学生,说死者给我们提供了学习的机会,我们的态度应该严肃恭谨,并向死者致敬。她率听课的学生肃立向尸体鞠躬,使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深刻的医学伦理及人道精神。正是此种潜移默化,为湘雅学子们养成了高尚的医德。

  乘“五四”之机,湖南发动了以青年学生为主体的“驱张(敬尧)”运动,其中湘雅学生也积极参与。这件事与毛润之先生颇有关系。他此时已经从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毕业,正式职业是小学教师,但他却将大部分精力放在办《湘江评论》鼓吹革命之上。他在《湘江评论》被张敬尧的省政府查封之后,又成了湘雅学生主办的《新湖南》的主要撰稿人和特约编辑之一。因为他的激进言论,《新湖南》也很快就被查封了。毛润之与湘雅的学生领袖李振翩成了好朋友,他们共同组织了赴北京向段祺瑞政府请愿的代表团,他们请愿的目的是将张敬尧驱逐出湖南。李振翩后来也是湘雅培养出来最有成就的医生之一,他去了美国深造,成为一名病毒学专家。而他更为世人所知的业绩,则是1973年回中国访问讲学,并且因为他与毛润之先生的旧交,而在中美两国政府之间牵线搭桥,对中美恢复正式邦交所作出的贡献。

  毛润之与李振翩等人在1919年的活动,其实是得到胡美及湘雅校方的同情的。这可以从《新湖南》被查禁之后,毛润之继而开办的“文化书店”租用了湘雅的房产一事中看出端倪。但从意识形态上来讲,归属教会的胡美与思想日益激进的毛之间,终究在本质上是对立的。

  1920年,张敬尧终于离开了湖南,当然并不是被学生们的请愿所赶走的,而是被胡美的老朋友谭延闿和他的部下赵恒惕用武力驱逐的。谭、赵利用了直皖两派军阀之间的矛盾,在直系吴佩孚的默许之下,将属于段祺瑞皖系的张敬尧打跑了。胡美对于谭延闿回湘主政,当然是额手称庆的,但很快内讧又起,谭延闿被自己一手培植起来的赵恒惕逼走了,赵成了湖南新的主宰者。赵恒惕争的是权力,却自称要“继承谭公未竟之志”。他要搞“湘省自治”,要颁布中国的第一部省自治宪法,他既不愿臣服于北洋政府,也不愿作广州孙中山的附庸,他想成为全中国“联省自治”的旗帜。这样的人,自然会认真维持与美国雅礼会的合约,因为办好中国的第一所现代医科大学,是让他脸上十分光彩的事情。

  胡美、颜福庆与湘雅,托赵恒惕之庇护,顺利工作到了1926年的夏季,其间只是在1924年育群学会与雅礼会十年约满时,经北京政府核准重新续约了十年。而在1925年,还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于是医学再次受到政治的冲击。五月底,在上海公共租界,英国巡捕开枪毙伤数十名示威的工人和学生,他们示威是为了给被日本人杀死的工友顾正红申冤。中共迅速组织了上海全市的罢工、罢市、罢课,一时风潮影响到湖南,激进的学生们立刻行动起来。湘雅的学生也在6月初罢课两天,作为响应。中国的政治风波,胡美已经是见惯不惊。可他此时绝没想到,远在上海发生的事件,会直接诱发后来让他不能继续在湖南立足的北伐战争。

  1926年7月,湘军第四师师长唐生智宣布加入北伐军的阵营,被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军,作为攻击长沙的先头部队,与省长赵恒惕的军队展开了激战。长沙城内人心浮动,省会长沙的学生联合会召开紧急会议,表决以何种行动声援北伐。表决的结果,除了湘雅医学专科学校的代表外,竟一致同意应擒贼擒王,处罚洋人就要惩治其中的要人,洋人中声望越高的则应惩办越重。根据这一精神,学生联合会当场决定,长沙的头号惩治对象是湘雅医院的院长胡美!要连夜将他抓住,在黎明时分枪决!

  努力为湖南工作了二十年的胡美,此时命悬一线!幸亏得知消息的湘雅学生中,有他的同事颜福庆的女儿,她及时通知了胡美。大惊失色的胡美赶快去找颜福庆,连夜召集学校各系主任开紧急会议,商量应对的方法。胡美亲自给省长赵恒惕打电话请求保护,赵立即派出军队将湘雅的所有外籍教师、医生置于严密的保护之下。他还将学生的家长们请到学校来,劝说学生们放弃围攻湘雅捉拿外籍人士的计划。这才将事态暂时控制住。

  但赵恒惕也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很快唐生智就兵临城下了。胡美和湘雅董事会人心惶惶,自忖难以在自己荜路蓝缕好不容易开创的基业之上继续安心工作了。董事会在最后时刻议决,所有的外籍人士撤离长沙,将湘雅的一应事务交由颜福庆等中方人士管理。赵恒惕在被唐生智赶出湖南之前,派出一百名武装士兵,护送胡美等人乘火车到武汉,总算脱离了险境。之后胡美他们辗转返回美国,而赵恒惕下野逃亡,连颜福庆都不敢在被北伐军占领的长沙久留,去了北京协和医学院,然后又回到故乡上海,创办了上海医学院。

  湘雅停办了两年多,直到1929年才重新恢复招生,那时的湖南省长变成了何键,而湘雅的院长已经是由首届毕业生张孝骞来担任了。胡美走了,湘雅还在。雅礼会为在湖南传教而来,却种瓜得豆,为这块原不知西医为何物的土地留下了现代医学的薪传火种。这微弱火种的传续,在日后多灾多难的中国土地上,仍要历经磨难,但它注定再也不会熄灭。比如抗日战争中湘雅迁往贵州坚持教学,直至1945年光复后才重归故地,却已经是房舍破败,设备全毁,只得从头再来;又比如文革中某派据校园武装抵抗,与围攻的对立派枪战加高音喇叭广播战经月不息,哪里还谈得上正常的教学与实验?但湘雅却一直是湖南人的骄傲,是湖南人在疾病缠身时的救星。可湖南人从连让胡美开刀排脓治疗疖毒都不敢,到享受现代的医疗服务,不过短短不到百年,却几乎已将那段艰难曲折的历程忘了个干净,到今天,还有几个湖南人识得胡美为何许人,明白“湘雅”之名的来历?

  当然也会有人在到那座宽敞明亮的现代医院就诊时,于打针吃药、量血压照X光、接受核子共振CT扫描之余,从那一大堆亮晃晃奇形怪状的器材与医生的大口罩后面,隐隐约约感到似乎有一双忧郁的蓝眼睛穿越时空在凝视。它们肯定属于那个百年前来到长沙的美国人,他的名字叫爱德华·休姆。

    进入专题: 耶鲁   湖南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2172.html
文章来源:二闲堂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