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Keane:监督式民主:新媒体时代民主实践的新理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22 次 更新时间:2009-10-13 23:21:28

进入专题: 监督式民主  

John   Keane  

  传播是伪饰、协商、妥协和权力冲突的持久主题,一言概之,是个政治问题。因此,信息大量传播不会自动保证监督式民主精神或机制的胜利。信息渗透型社会能够并且已经给民主带来了不良影响。比如,在某些领域,媒介渗透分散了公民对一些事件的注意力。人们被期待成对公共事务保持关注、而不仅是看到自家和邻居事务的好公民,但有人发现,面对媒体大量的信息,很难集中注意力。太过丰富的信息带来了困惑。比如,选民曾经对黄金时段电视上播放的选举广告感到厌烦,以至于回复以冷淡。他们丝毫不受感染,从沙发上站起来,离开起居室,换频道,或静音,并深深地叹气。这离更让人担忧的事只有几步之遥,那就是不去思考的漠然文化的滥觞。监督式民主一定依靠信息的大量传播,但其更离经叛道的影响之一,是鼓励个人像鸵鸟一样坚持把头埋在故作无知的沙堆里以逃避这个复杂的世界,或者以玩世不恭的态度浮于时尚潮流的漩涡之中,具体表现为:想法发生改变、言行举止轻率、拥护甚至为对手喝彩、不接纳真实、落入一些人谨慎地称之为“废话”(bullshit)的怀中。

  愚蠢的幻想、玩世不恭和不满情绪是对公民,以及他们民选的和非民选代表的最大诱惑。监督式民主是否能够生存下去,未来将会给我们答案。

  

  (译/吴小坤)

  

  *本文系上海市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上海大学影视与传媒产业研究基地主办的“新媒体产业国际研讨会”(2008年10月)会议论文。

  

  注释:

    {1}形容词“monitory”来自中古时代的“monitoria ”(词根monere表示警告),中世纪时以monitorie 的词形被引入英语,并于15世纪中叶发展为一个现代英语词汇,表示对迫在眉睫的危险予以警示,或告诫某人不要实施某种冒犯行为。该词(monitories)首先在教会内部使用,指由负有监督职能的主教或教皇或教会法庭发出的一个或多个通知。“monitor ”、“monition”和“monitory”词群很快就被世俗普遍采用。监督者是向他者行为发出告诫的实体。“monitor ”这个词用在学校里还可以指帮助教师维持班级秩序的班长。它还可以是一个早期预警装置,就像非洲、澳大利亚和新几内亚的一种蜥蜴,它们受人们欢迎是因为它们能够在有鳄鱼出现的地方发出预警信号。后来,“monitor ”一词同传播装置紧密联系在一起,指像麦克风或电视机屏幕那样的接收装置,用来检验电子信息传输的内容或质量;在计算机科学语言中,“monitor ”可以用来指视频显示或一种检验或控制其他程序的程序。近年来,“to monitor”成为一个广泛使用的动词,用来描述对某物的内容或质量进行系统检验的过程,比如市政检验地方饮用水的污染情况,或科学家检验濒临灭绝的物种,这些与监督式民主的出现并无关系。但这似乎激发了由美国学者迈克?舒德森(Michael Schudson)提出的“监督式民主”理论(interview ,New York City ,4December 2006)。见舒德森的“民主概念的变迁”,载《MIT 传播论坛》(1998年5月8日),完整版本见《良好公民:美国公共生活的历史》(New York,1998),其中借鉴了我对监督式民主的用法。

    {2}英国民主体制在印度的沿袭,该体制下,政府分为上院和下院,每5年举行选举——译者注。

    {3}Satyagraha 是梵文,意思为“真力”,这是甘地当时为其策略所起的名字,所强调的是“精神的力量”——译者注。

    {4}1941年3月15日,罗斯福总统在华盛顿对白宫新闻记者协会的讲话。

  {5}仅存的议会民主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智利、哥斯达黎加、新西兰、瑞士、瑞典、英国、美国和乌拉圭。芬兰尽管在战时特殊情况下采用选举团的形式进行总统选举,也应被包含在内。

  {6}二战后的几年内对民主未来的思考在全球语境中开拓了一些新的思维路径。具体见:Thomas Mann ,Goethe and Democracy(Washington,DC.,1949);Jacques Maritain,“Christianity and Democracy”,a typewritten manuscriptprepared as an address at the annual meeting of the American PoliticalScience Association (New York,29th December 1949);Harold Laski et.al.,The Future of Democracy (London 1946);Albert Camus,Neither Victimsnor Executioners(Chicago 1972[first published in the autumn 1946issuesof Combat ]);Reinhold Niebuhr,The Children of Light and the Childrenof Darkness.A Vindication of Democracy and a Critique of its TraditionalDefenders (London 1945);Pope Pius XII ,Democracy and Peace (London1945);Sidney Hook ,“What Exactly Do We Mean By‘Democracy ’?”,The New York Times,16March 1947,p10;and AD.Lindsay ,Democracyin the World Today(London 1945)。

  {7}Reinhold Niebuhr ,The Children of Light and the Children of Darkness.A Vindication of Democracy and a Critique of its Traditional Defenders(London 1945),p.vi.

  John Keane: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政治系

    进入专题: 监督式民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0773.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09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