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凯平:文化与心理:探索及意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43 次 更新时间:2009-05-18 15:40:47

进入专题: 文化心理学   跨文化研究  

彭凯平  

   首先是知识创新,文化心理学提供新的研究范式,用实验、逻辑、数量的方式来研究我们长期以来认为是主观的、人文的、理念性的东西。这种方式对很多学科都会有一些新的挑战和贡献。知识创新来自于范式的冲击和转移,所以说文化心理学对知识创新一定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其次是对中国社会发展的意义。中国在去年达到了人均GDP三千美元。所有心理学家做社会研究都知道,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达到3千美元的时候,社会的问题,人的问题,心理的问题是非常明显的,在此之前大家关心的是生计,在此之后大家关注的是心理。

  

   第三,文化心理学对许多学科都有促进作用。文化心理学对经济学提出了挑战。经济学家认为所有的人在经济决策上相同,都是所谓理性的人。我们发现这个结论完全错误。在社会决策方面,可以找到文化的共通性,比如说中国学生和美国学生对选工作的态度是一样的。但在个人决策方面,例如选一个礼物,中国人绝对认为选一个坏的礼物比不送礼物要好,觉得这样礼数到了;而美国人则认为送一个坏的礼物还不如不送。这是文化的差异造成的。我们最近也发现中国人在金钱价值判断上受道德判断影响非常大,如果这个东西是一个有道德的人拥有的话,则价值评价偏高,如果是不讲道德人拥有,则价值评价偏低。

  

   在伦理学方面,文化心理学可以帮助解答一些伦理学难题。比如有一个难题描述起来很简单,就是在铁道上绑了五个人,而火车处于失控状态,如果什么事情都不做火车就会把五个人撞死。你正站在一个扳道旁,可以把火车转到另一条道上,但不幸的是那条岔道上绑了一个人。你扳不扳扳手?在西方国家做研究时,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应该扳。为什么要扳呢?因为在西方的伦理决策里这是一个多与少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比较合适的道德原则肯定是牺牲少数,拯救多数。可是在中国,有相当多数的中国人认为不应该扳。因为我们中国人有自己的道德观念,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所以我们中国人的道德观念有天意在里头,我们中国人不太愿意替天行道的,所以我们不愿意去扳这个扳手。

  

   现在将问题改一下,同样是道上绑了五个人,火车要撞这五个人,你什么都不做火车就会把这五个人撞死,但是现在有一个大胖子站在你旁边,你一推他,那五个人就得救了,而火车会把大胖子撞死。但你自己跳下去没有用,你太瘦小了,那五个人还会撞死。这回西方国家的被试者也没有人选择推大胖子,虽然这同样是牺牲一个人拯救多数人。为什么刚才的道德原则不适用了?最近心理学家研究发现,在前面的场景下人做判断时基本上是大脑理智区域在活动,但后面的场景下做判断时是大脑情感区域在活动。文化心理学的这项研究说明,人的情绪判断恐怕是我们所有道德判断的基础。从心理学的角度看,良心就是情绪反应。这就是心理学家对人类道德研究的一些贡献。

  

   文化心理学对美学也有一些挑战和贡献。东方的审美观念特别强调背景和对象,所以我们中国人在审美上发明了很多技巧,比如说俯瞰技术,留白概念。中国的绘画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我们东方的整体的直觉。

  

   文化心理学的第四个积极意义与中国人的心态调整有关。中国人长时间以来受到西方列强的侵辱,有强烈的羞耻感,所以外国人一干什么事情就特别愤怒。这种自然的反应也是很正常的,但是如果作为一个强国,其实并没有必要过分的去在意人家的看法。这个强国的心态怎么才能建立呢?一定是要在全球范围内来考虑问题。只有走出中国范围考虑问题,自己这才是强国心态。文化心理学提供了一个跨文化的视野,帮助我们了解自己,对调解我们的心态有积极的意义。

  

   如何利用文化心理学发扬光大中国的文化

  

   美国人想到中国人,认为中国人很玄、很神秘、不科学、不民主,认为中国的东西没有实用价值。怎么破除他们的这些误解?不能老说他们妖魔化中国,得利用文化心理学的一些知识和方法来教育美国人。中国的东西其实是不玄的,其实是科学的,也是很民主的,也很实用的。怎么证明这些东西?我们可以在中国的文化里头找一些特别“玄”的元素,然后把它变成一个变成具体行为的概念,然后做实证和定量的研究,再给出意义。我曾经在几篇文章中从西方人能够接受的认识论的角度谈论道德基本的含义。中国道德的思想其实就是变化的思想、矛盾的思想、整体的思想。一些看起来很玄的东西其实是有科学依据的。比如说中国道教阴阳图案,其根据是汉代一些科学家要探索天意的时候专门做的实证研究:在宫廷里面立一个杆子,在夏至和冬至看地球转一圈365天留下来的痕迹就是阴阳太极图。第一次报告这个事实的人是李约瑟。实际上,对天意的追溯和西方科学家探索上帝的旨意是一样的,这样一讲美国人马上就理解了,中国的道就是上帝之道,再也不说中国东西玄了。

  

   关于辩证的思想也可以用文化心理学的方法研究。现实中有很多的矛盾的现象,例如从数学的模型来讲有一种蝴蝶效应,就是一个蝴蝶在北京扇动一下翅膀,可以影响到全球各地气温的变化。关于这件事情,数学上是可以证明,但是现实中不可以证明。辩证思维是对矛盾现象的一种处理方式。我们发现具有辩证思维倾向和没有辩证思维倾向的人对问题的反应不一样。给美国人看两个矛盾信息,如果把这两个矛盾信息单独呈现,对某个信息的偏好实际上较小。但是如果把这两个矛盾信息一起呈现,对这个信息的偏好会增大。即,如果美国人相信一个东西,看到反面信息后反而会更相信。可是中国人不同,中国人喜欢折中,原来相信的信息,看到反面信息之后会减弱相信的程度。这就是辩证思维对我们判断的一些影响。这两种思维方式其实都存在问题。美国人经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即使有不利证据存在,他也会贬低这个证据,这就有可能排除一些真实信息可能性,而中国人则可能人为地夸大一些负面信息的真实程度,也就是说对一些假的东西的容忍程度太高了。

  

   西方人不明白中国人谈的小我、无我、非我是什么东西。实际上中国人谈的是一个辩证自我的概念。李小龙在去世前接受最后一个采访时,美国记者让他描述一下中国人的基本元素。他说中国人就像水。水无形无状,如果放在杯子里就是杯子的形状,放在瓶子里就是瓶子的形状。水可以到处流,但水同时也可以冲破一切。美国人听了这个描述后,一头雾水。实际上李小龙讲的就是一种辩证的自我,即存在矛盾和多样性的自我。中国人的自我是由时间和空间界定的一个整体性的自我。

  

   中国人对反馈信息的态度与西方人相比也是不太一样的。一般而言,反馈的信息有时候与自己的认识一致,有时候不一致。我们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如果在第一次实验给美国学生一个与他判断不一致的信息,他第二次做心理测验时会有一种极化倾向,会证明你说的不对。例如,如果第一次测验说你是一个外向的人,他会认为自己是一个内向的人,并在第二次测验时变得更加内向,来说明你的判断不对。这种反应是下意识的。而如果给中国人看一个不一致的信息,他会变得同意你的判断。

  

   西方很早就产生了社会认同理论,其含义是所有社会团体的成员都会下意识地夸大自己团体的正面形象和作用,因为对自己团体的夸大也就是对自我的扬伸。但社会认同理论并不总是成立。有一个现象可能大家都意识得到,即中国人还特别爱骂自己人,很多中国人倾向于贬低自己的团队。即使是在美国的华人中,这种倾向也是存在的。难道是中国人真的没有自尊心吗?文化心理学的研究发现这只是一种表面的认知现象而已。这种认知层面的现象与我们的辩证自我有关:中国人能意识到自己的长处,也能意识到自己的短处,所以会更倾向于揭示自己的短处。在心理上其实我们还是喜欢自己的同胞,只不过不说出来而已。

  

   关于中国文化中“仁”的概念,文化心理学也有一些研究。心理学家曾经用指数来描述一个国家的个体对同胞的信任程度,结果发现中国人的排名非常靠前。中国人最好的价值就是“仁”。我们不要学习西方的达尔文主义,不要搞阶级斗争,因为那是西方人的东西。经济学家曾计算,在美国,如果仁爱指数增加15%,经济回报会增长435美金。可见“仁”,也就是爱人是有积极的作用的。将来中国人创造的概念不是智商,不是情商,是“仁”商,这个概念将有经济学的价值。“仁”可以是中国对世界贡献的价值。

  

   最后,可以以这样的话总结今天的演讲。我的存在决定了我对现实的认识。我们,中国人或西方人的客观文化的存在,影响了我们对周围世界的认识,包括我们对自己的认识。

    进入专题: 文化心理学   跨文化研究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与文化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7301.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