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柯:“汉奸”:想像中的单一民族国家话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39 次 更新时间:2009-04-23 14:05:52

进入专题: 汉奸   民族国家  

王柯 (进入专栏)  

  

  清末民初革命派的“汉奸”话语,其实是他们企图在多民族国家的母体上,人工催生一个“汉族”单一民族国家时出现的怪胎。二十世纪初革命派接受近代民族主义的目的,其实不在于确认“民族”,而在于建立一个新型的国家──“民族国家”。民族不过是手段,国家才是目的。然而,因为现实的中国不可能成为单一民族国家,“汉奸”话语最终不过是强化了本来只是手段的民族意识而已。2002年末,有人以多民族国家为由表示不宜称岳飞为“民族英雄”。对此国人表现出来的愤怒,就是近代民族主义造成国人将自己的政治认同最终归结在民族,而不是国家的最好写照。

  

  注释:

  

  [1]锄非(刘道一):《驱满酋必先杀汉奸论》,《汉帜》,第1期(1907年1月),载张枬、王忍之编:《辛亥革命前十年间时论选集》,第二卷(北京:三联书店,1978),页857。刘道一,衡山县人,自号锄非。光绪三十一年(1905),刘在日本加入中国同盟会,任书记、干事等职。次年被派回国,到湖南运动军队,重振会党,筹划举事。因事泄被捕,于同年12月31日在长沙浏阳门外就义,被孙中山称作“为革命捐躯的第一人”。

  [2]参见《史记.卷一.五帝本纪第一》注解。

  [3]《辞海》(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7)。

  [4]以上各种抄本,承蒙中国人民大学对外语言文化学院讲师徐桂梅女士帮助查找,志此特表谢意。

  [5]昌彼得等编:《宋人传记资料索引》,第一册(台北:鼎文书局,1974),页314。

  [6]《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

  [7]《汉书.卷九十九中.王莽传第六十九中》。

  [8]《史记.卷一百二十三.大宛列传第六十三》。

  [9]《史记.卷五十八.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10]《史记.卷一百十.匈奴列传第五十》。

  [11]《汉书.卷九十四下.匈奴传第六十四下》。

  [12]《汉书.卷六十一.张骞李广利传第三十一》。另有一处与上述《史记》内容同,记蒯生劝韩信事,此不列(《汉书.卷四十五.蒯伍江息夫传第十五》)。

  [13]《汉书.卷七十四.魏相丙吉传第四十四》。

  [14]《宋书.卷七十四.列传第三十四》。

  [15]《南齐书.卷四十一.列传第二十二》。

  [16]《北史.卷三十六.列传第二十四》。

  [17]《旧五代史.卷一三七.外国列传一》。

  [18]《宋史.卷二百四十七.列传第六.宗室四》。

  [19]《辽史.卷四十五志.第十五百官志一.北面朝官》。

  [20]《元史.卷十三.本纪第十三.世祖十》。

  [21]《大清太祖高皇帝实录.卷八》,六月丁亥。

  [22]《大清世祖章皇帝实录.卷八十四》,顺治十一年六月丁卯。

  [23]《大清世祖章皇帝实录.卷一百二十七》,顺治十六年七月壬辰。

  [24]《大清世祖章皇帝实录.卷一百二十九》,顺治十六年十月癸丑。

  [25]《大清世祖章皇帝实录.卷九十》,顺治十二年三月壬辰。

  [26]《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集部》,别集类。

  [27]《圣祖仁皇帝实录.卷二百一》,康熙三十九年九月庚辰。康熙四十七年,“兵部议覆:湖广总督郭世隆条奏防守红苗三款。一,沿边安设塘汛,……带兵五十名游巡。设有奸宄,可以即行追捕。一,旧日苗来内地生事,民往苗丛被劫。今以塘汛为界址,苗除纳粮买卖外,不得擅入塘汛之内。民亦不得私出塘汛之外,违者各照例治罪,并将地方官员处分。一,内地奸民,与苗人结亲,往来勾通,不可究诘。嗣后如有前弊,应断离异,任按律治罪,永行禁止,地方有司,以坐以失察之罪。俱应如所请,从之。”

  [28]“兵部议覆:……将平茶邑梅二司,改隶重庆,以消蛮司土广民众之势。”但是此事因吴三桂反叛而停止,为了争取土司支援清朝平叛,又一度承认了土司的权力。

  [29]《清实录.世宗宪皇帝实录.卷二十》,雍正二年五月辛酉。

  [30]《清实录.世宗宪皇帝实录.卷五十三》,雍正五年二月。

  [31]王燕玉:《贵州史专题考》(修订本)(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1986),页286。

  [32]雍正编纂,张万钧、薛予生编译:《大义觉迷录》(北京:中国城市出版社,1999),页394。

  [33]《密拏汉奸札稿》,道光十九年正月十一日,载中山大学历史系中国近代现代史教研组研究室编:《林则徐集.公牍》(北京:中华书局,1963),页47。

  [34]杨松、邓力?原编,荣孟源重编:《中国近代史资料选辑》(北京:三联书店,1954),页47、49。

  [35]、[36]龙顾山人:《庚子诗鉴》,载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近代史资料》编辑组编:《近代史资料专刊.义和团史料》(上册)(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页137;64。

  [37]注35龙顾山人:《庚子诗鉴》,页64;李超琼:《庚子传信录》,载注35书,页211。

  [38]诗最后落款为:“衡山仁兄.丙辰元正作.康有为”。手籍宽650mm,高270mm,纸型为画册本对开,纸质为单宣纸。现藏日本广岛安田女子大学副教授信广友江女士处。此次承允拍照发表,志此谨向信广友江女士表示衷心感谢。由于作品时间久远,笔者最终没有搞清此手迹写于何地、写给何人,以及何以流至日本。信广友江女士为书法家,数年前购此手籍于广岛大学文学部一先生之手,该先生也是购于他人。此次信广友江女士受笔者拜托,请该先生再找原出售之人时,方知原出售之人已经谢世,而原出售之人也非康有为赠诗之人──“衡山先生”。

  [39]有关此两句典故来源,曾得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尹虎彬先生指点,志此谨表谢意。

  [40]“潜弱年薄宦,不洁去就之迹,自以曾祖晋世宰辅,耻复屈身后代,自高祖王业渐隆,不复肯仕。所着文章,皆题其年月,义熙以前,则书晋氏年号,自永初以来唯云甲子而已。”(《宋书.卷九十三.列传第五十三隐逸》。)

  [41]“周续之,字道祖,……。时彭城刘遗民遁迹庐山,陶渊明亦不应征命,谓之『寻阳三隐』。”(《宋书.卷九十三.列传第五十三隐逸》。)

  [42]元顺帝出生于庚申年,因此又被称为“庚申君”。“国初,宋江南归附时,瀛国公幼君也,入都,自愿为僧白塔寺中,已而奉诏居甘州山寺。有赵王者,因嬉游至其寺,怜国公年老且孤,留一回回女子与之。延佑七年,女子有娠,四月十六夜,生一男子。明宗适自北方来,早行,见其寺上有龙文五彩气,即物色得之,乃瀛国公所居室也。因问:『子之所居,得无有重宝乎?』瀛国公曰:『无有。』因问之,则曰:『今早五更后,舍下生一男子耳。』明宗大喜,因求为子,并其母载以归。”(任崇岳:《庚申外史笺证》〔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1〕,页31。)

  [43]同注42任崇岳,页5。

  [44]康有为:《请袁世凯退位电》,载汤志均编:《康有为政论集》(北京:中华书局,1981),页933-41。

  [45]《晋书.卷六十二.列传第三十二》。

  [46]康有为:《杭垣演说纪》,载注44书,页952。

  [47]注1刘道一(锄非),页857。横线为本文作者所加。

  [48]太炎(章炳麟):《排满平议》(1908),载张枬、王忍之编:《辛亥革命前十年间时论选集》,第三卷,页51。

  [49]、[50]以上引文均引自《汉奸辩》,《黄帝魂》(上海,1903)(台北: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史料委员会藏本,1968年影印初版),页49、50;50。

  [51]李完用是李氏朝鲜的政治家、大韩帝国首相(1907-1910年在任)。1905年,作为学部大臣签署《乙巳保护条约》。1907年,受日本的韩国统监伊藤博文推荐任大韩帝国首相,逼迫不甘心做亡国之君的高宗皇帝让位于皇太子。1910年,作为大韩帝国首相签署了《日韩合并条约》。

  [52]例如:“在蒙古民族中,广泛的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汉奸、蒙奸所制造的傀儡政府的实质。”《中共中央西北工作委员会关于抗战中蒙古民族问题提纲》(1940年7月中央西北工作委员会拟订,基本上经中央书记处批准),载中共中央统战部编:《民族问题文献汇编(1921.7-1949.9)》(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页665;郝维民主编:《内蒙古革命史》(呼和浩特:内蒙古大学出版社,1997),页384。

  [53]察哈尔盟旗特派员公署编印:《蒙古汉奸自治政府成立之经过与现状》(1944),中国第二档案馆藏。

进入 王柯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汉奸   民族国家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6582.html
文章来源:《二十一世纪》2009年3月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