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孚:对中国体制改革的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83 次 更新时间:2008-12-23 11:01:19

进入专题: 体制改革  

余孚  

  这种权力极端集中的专制统治制度到秦统一六国以后已经完成。

  秦始皇继承商鞅的学说,“昔之能制天下者, 必先制其民也, 能胜强敌者, 必先胜其民也。故胜民之本在于制民, 若冶于舍、陶于土也”(《商君书·画策》)。为此, 设酷刑重赏, 实行“弱民”、“强政”的政策, 迫使人民屈从于皇帝的绝对统治, 形成一个权力绝对集中于皇帝的极端集权和极端专制的制度, 把人民当成实现皇帝个人意志的工具, 其对人民的残酷压制使人不寒而栗。为了实现这种绝对统治, 建立起一套从郡、县、乡、亭、里到编民为什伍的行政管理系统和户籍制度。“四海之内, 丈夫女子皆有名于上, 生者箸, 死者削。“迁移必办”“更籍”、“以分田里、以令贡赋;以造器用、以制禄食、以作军旅”。可以说, 我国极权统治的政治和行政组织制度到秦已达到十分完善的程度, 不但两千多年来各个朝代的专制统治制度及其行政管理系统不过依秦制有所增损, 即使解放后建设我国社会主义的政治和行政制度也仍然是这个传统的继续。

  单纯依靠压制必然引起人民的反抗, 还必须找到一种价值体系, 使人民自愿接受, 而这种价值体系是在秦以后一千多年的长时间里逐步完成的。

  我国体现极权统治的价值和伦理道德的基础理论框架是以君为中心的“三纲”。然而在孔子所说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只是说君要像君,臣要像臣, 父要像父,子要像子,互相都有责任和义务。孔子和孟子对这种君臣关系都有说明。孔子说:“以道为君,不可则止”(《伦语·先进》)。孟子更激进,主张“君有大过则谏, 反复之而不听, 则易位”(《孟子·万章下》)。这就是说,皇帝也可以罢免,这不就是民主思想了吗? 但从西汉开始,君臣思想就根本改变了。董仲舒提出天命说:“君权天予”(《春秋繁露·主完神》)。“唯天子受命于天,天下受命于天子”(《同上》)。然而真正对三纲赋予客观真理的哲学形式的则是南宋的朱熹。

  朱熹首先构造了一个宇宙本体论的哲学体系。以“理”为核心, 理是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所产生的总根源。在没有自然和人类以前, “理”就已经存在。“理无形迹”(《朱子语录》第一百卷), 然而都是客观实在。“宇宙之间一理而已, 天得之而为天, 地得之而为地。……其张之为‘三纲’, 其纪之为‘五常’, 皆此理之流行, 无所适而不在”(《朱子文集·读大札》)。可见无论天地等自然现象, 还是“三纲”、“五常”等社会现象, 都是“理”所化生。于是,“三纲”、“五常”等社会现象就成为自有人类社会以来就有的“实理”、或“天理”, 永远不变的真理。

  “三纲”既是一种客观必然性, 也就成为包容所有人在内的价值观和伦理道德观的构架, 人们精神的支柱。“仁莫大于父子”、“义莫大于君臣”(《朱熹文集》卷13《垂拱奏批》), 从而使“五常”成为与“三纲”相应的伦理道德体系。于是人的价值就在于实践“三纲”、维护“三纲”。“三纲”、“五常”就成为人的最高价值标准, 也是伦理道德的最高标准, 稍有违背, 就是悖逆“天理”, 为社会所不容。

  为了把人训练成绝对没有个人欲望, 没有个人要求和利益、甘愿为“三纲”献身, 甚至把为“三纲”献身作为自己的最高精神境界, 朱熹还提出“明天理、灭人欲”的主张。人为了维持生命, 需要吃饭, 朱熹并不反对, 而且认为这也是“天理”, 但超过维持生命最低需要就成为“人欲”, 就必需消灭。因为追求美好的生活, 就会使人不能满足现状, 就会产生非“分”之想, 这就会违反纲常伦理, 因此, “人欲”是一种罪恶,必须消灭。人只有达到绝对没有“人欲”的境界, 放弃除了维持生命的最低物质需求以外的一切物质欲望,才能没有私心。才能真正实践“三纲”,做“三纲”的卫士, 保持名节。因此, 朱熹又把“灭人欲”与安分守己联系在一起, “父安其父之分、子安其子之分, 君安其君之分, 臣安其臣之分, 则安得有私”(《朱熹语录》卷95)。因此, “天理”和“人欲”是绝对对立的, “人之一生, ‘天理’存则‘人欲’亡, ‘人欲’胜, 则‘天理’灭”(《朱熹语录》卷13)。于是朱熹要求“革尽人欲”、“复尽天理。”(同前)然而, 不要以为所有的人都要“灭人欲”, 对于一般人来说:“或饮酒, 或好财货, 或好声色, 或好便安”都是“人欲”, 必须革除, 至于皇帝, “钟鼓苑囿游乐之乐, 与乎好勇、好货、好色之心, 皆天理之所有, 人情之所不能无者”(见朱熹注《孟子集注·梁惠王下》)。而这就叫“同行异情”, 同样的行为, 由于地位的不同而有所不同。

  适合于社会经济基础的理论一旦产生。必然要反过来加强其基础。还在理学形成的过程中,理学前期的创始人张载已经认识到建立宗法家族制度对于巩固封建专制制度及其意识形态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管摄天下人心, 收宗族, 厚风俗, 使人不忘本, 须是明谱系世族与宗法宗子”(《经学理×· 宗法篇》)。从此以后, 理学家莫不提倡。经过明清两代的倡导, 一套完整的宗法家族制度建立起来了。全国各地纷纷起来修族谱、建宗祠、立族产、建立族规族法, 对人民进行严密的宗法统治。一个已经瓦解了的宗法制度得以在家族的基础上建立起来。于是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 从小农经济到宗法家族制度到纲常伦理, 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 阻碍我国历史的前进。

  

  4. 马克思关于人的学说

    

  马克思在他一生的学术研究中观点是不断发展的。早期、中期和后期有明显的不同。从本质上讲, 马克思的学说是对人的关注。马克思早期的研究重点在于人的自由、发展和人道主义, 他的关于人的学说与西方的传统有继承的渊源关系, 也可以说是西方关于人的学说的继承与发展。德国哲学继承了启蒙运动关于人的自由的学说的传统, 马克思则继承了德国哲学的传统。黑格尔说“人的本质是自由”, 马克思也确认“自由确实是人所固有的东西”, 并且对人的自由和发展的关系进行了精辟的论述,认为人的目的是实现人的全面发展, 而这只有“人在自由中才有可能”。“人的任何一种解放都是把人的世界和人的关系还给人自己”。这里所说的还给人自己的“人的世界”是人能够在其中自由行动的世界,而还给人自己的“人的关系”则是人自由联合的关系。人的本质是自由而在历史中却陷入不自由, 这正是马克思历关注的焦点。

  正是由于这个原故,马克思以极大的热情来研究人的本质和为什么人被异化以及如何消除异化的问题。马克思以对人的极大关怀研究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资本对工人的残酷剥削,得出劳动和人被异化的结论, 指出在这种剥削中, 劳动成为别人“在内体上折磨自己、在精神上摧残自己的工具”。在这种情况下,工人失去了通过自由发挥自己的体力劳动和智力劳动来实现自己发展的条件。在这种情况下, “工人生产得越多, 自己能够得到的就越少, 就越贫困, 工人在劳动中耗费的力量越大, 工人所亲手创造出来的反对自己异化的力量也就越是强大, 人越是成为实现他人目的的工具,也就没有自己的目的”(以上所引都来自《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1844年经济哲学手稿》)。这与康德所说的人是目的、不是工具的观点是一致的。因此, 马克思认为, 消除劳动的异化以达到消除人的异化, 还人以自由。使人能够在自由中发展自己。这就是回归人的本质。

  马克思认为这种人的本质的回归就是回归人本来的“自然状态”, 也就是回归 “人的自然”, 这种人的回归就是人道主义的实现, 而人道主义就是共产主义的实现。所以马克思说, 共产主义“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 等于人道主义, 而作为完成了的人道主义,等于自然主义”(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1844年经济哲学手按》)。这与后来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所说的人的自由联合以及在这种自由联合中,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的观点是一致的。

  然而在如何消灭劳动和人的异化,马克思陷入混乱。马克思在其早期研究中曾认为,要解放劳动必须依靠生产力的发展。“现代工业的无穷无尽的生产力”才是“解放劳动的第-条件”(《马恩全集》第一卷第134页)。只有在生产高度发展的水平上, “社会全体成员的同样合乎人应有的发展才有可能”(同上第16卷第271页)。马克思还说过,共产主义只有在最发达的社会才能实现,不主张过早进行无产阶级革命。马克思所有这些思想今天看来都是正确的。然而,马克思却又把劳动的异化归因于私有财产,因而消灭私有制就成为消灭劳动异化的手段。“私有财产表现为外化劳动的根据和原因”。“它是外化劳动的结果”。从而认为“共产主义是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扬弃”(《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20页)。

  马克思把私有财产说成是异化的原因, 因而把消灭私有财产作为消除异化和实现共产主义的手段造成了理论上的最大混乱。自从马克思提出异化的理论到现在, 一百五十年已经过去了。事实证明, 在生产力还很低的时候, 对私有财产积累的欲望曾经激起无止境的贪欲和残酷剥削, 然而私有制度并不是这种残酷剥削的根本原因, 生产力水平的低下才是残酷剥削的真正原因。消除剥削和异化只能依靠生产力的发展, 马克思自己也说过了。因为越是生产力水平低, 资本家才越是依靠非人的剥削来榨取剩余劳动,劳动的异化就越严重。生产力发展起来以后, 人们就不再依靠增加劳动时间和加大劳动强度来榨取利润, 而是越来越多地依靠人的知识和人的创造能力的发挥来实现生产的发展, 创造利润, 创造财富, 而这只能在人的个性的解放和自由的条件下才能它现。因此,消灭异化不是靠消灭私有财产所能办到的。事实还证明,对私有财产用暴力剥夺, 以此来实现共产主义, 只能造成暴力的统治和占有, 把人当成暴力奴役的对象,使人更加失去自由, 其结果只能造成生产力的破坏和新的私有制的产生, 人的更加严重的异化。

  马克思把私有财产看成劳动异化和阻碍生产力发展的根源, 因而出现了不能自圆其说的地方。同是在《共产党宣言》中, 马克思承认“资产阶级在它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 比过去一切时代创造的生产力还要多, 还要大。”但接着却说:“几十年来工业和商业的历史, 只不过是现代生产力反抗现代生产关系, 反抗资产阶级及其统治的存在条件的所有制的历史。”果真如此, 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几十年前就已经阻碍生产力的发展了, 而资产阶级的统治到马克思写《共产党宣言》时还不到一百年, 显然是难以解释的。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关系的分折的错误还反映在他对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关系的分析上。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宣布:“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阵营, 分裂为两大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关系是一个阶级消灭一个阶级的关系, 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正是马克思这种失误, 导致他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的产生。在巴黎公社起义之初, 马克思是不赞成的。在起义失败后,对于公社社员可歌可泣的英勇奋斗的牺牲精神是应该赞扬的。然而, 在当时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力量的对比, 巴黎公社起义的失败是难以避免的。马克思在总结巴黎公社的经验时却不是冷静地分析当时敌我力量的对比关系, 找出真正失败的原因, 以此来制定今后无产阶织革命的战略, 而是把失败的经验归之于对资产阶级的压制不够, 从而得出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 并且把这种战时的经验上升为无产阶级革命的普遍原则, 为后来的无产阶级革命种下严重的后果。

  事实上, 马克思和恩格斯到了晚年也已发现他们在前-时期所做的那些理论上的总结是不正确的。马克思不止一次地说过, 中产阶级已经成长为一个重要的社会力量, 在《资本论》第三卷中谈到阶级关系时, 马克思认为, 在英国,“中间的过渡阶级模糊了阶级界线”。在《剩余价值论》中, 马克思说:“里加图忘记的是中等阶级人数不断增加, ……日益占有重要地位”。在谈到马尔萨斯时, 马克思说:“他的最大希望, ……是中等阶级增大而无产阶级在总人口中的比例减少(即使绝对数量是增加的)。事实上, 这是资本主义社会的趋势”。恩格斯在晚年也已发现原始积累时期那种残酷剥削的阶级对立的敌对关系已经发生变化。在他去世前三年为他在四十二年前所写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德文第二版所写的《序》中指出:四十二年前“所描述的情况(指非人的残酷剥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体制改革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356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