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良:不要欺人民太甚!——评中国银行业改革开放热点问题研讨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423 次 更新时间:2008-08-02 21:57:26

进入专题: 银行业   改革开放三十年  

张宏良  

  把本国股票以高于外资10多倍的价格卖给本国老百姓,这是世界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流氓现象。这种悬殊的价格差额完全锁定了外资的风险:当中国投资者开始赚钱的时候,外资至少已经赚了十几倍;当外资开始赔钱的时候,中国投资者已经完全“死光了”,肯定会爆发社会骚乱,这是中国政府不能接受的底线。所以外资绝对没有赔钱的风险。以牺牲数千万股民的利益保障外资的投资收益,这些监管部门到底是中国的国家机关,还是国际金融资本的驻华办事处?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碳贱愿天寒”,老百姓唱不尽的千古悲剧啊,在中国股市中达到了顶端,对于那些48元买入中国石油的中国股民来说,眼看着美国人 1.06元的购买价,怎能不心痛欲裂、肝肠寸断?要知道,中国石油可是中国人一滴血一滴汗干出来的公司啊,现在却是一元多卖给美国人,中国人自己买要花 48元!那些丧尽天良的所谓专家学者说什么战略投资者股票有3年锁定期,对于投资中国石油的散户来说,别说是3年,恐怕再锁定13年也出不来。每当夜深人静之时,散户血泪创作的《中国石油之歌》的凄厉歌声,就会在城镇血色的夜空中飘荡,飘入无数可怜投资者的可怕梦乡,这些朴实勤劳的股民被坑骗的太惨了,中国买办集团不仅毁掉了他们的白天,也毁掉了他们的夜晚。不管你是专家,学者,还是其他什么玩意儿,只要你还是个人,还有哪怕是一丝一毫的良心,你就不会去继续欺辱这些已经被骗得血本无归的诚实投资者,更不会去论证他们的亏损完全是活该。连中国改革开放最坚定的拥护者吴敬莲先生都忍不住痛斥道:“中国股市连赌场都不如,赌场中至少不能看对方的牌,而中国股市完全是看着对方的牌出牌”。可见,无论你是左派还是右派,是市场派还是计划派,只要你还是个人,还没有卖国卖到丧心病狂的程度,你就不会为买办勾结外资狂赚中国人的钱而欢呼。

  其四,贱卖银行有功论的另一个根据,就是外资给银行带来了所谓先进技术。研讨会报道说:“学者们一致认为战略投资者不仅要投入资金,还带来了技术和经验,给国有银行带来的最大变化在于治理结构的优化”。看到这段话更让人感到难以名状的悲愤难耐,不知道中国学者怎么会无耻到这种程度。首先,对于四大银行来讲,一部分参股的外资商业银行把你看做是竞争对手,不可能给你什么先进技术;另外一部分是投资银行,也就是证券公司,是买卖股票的庄家,由于它本身就不是商业银行,如何能给你带来商业银行的先进技术?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学者,作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专家,你可以坚持卖国毁国的极端反动立场,却不可以践踏常识到不要脸的程度!其次,对于四大银行之外的大多数商业银行来讲,外资的确带来了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但是这些注入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的商业银行,都已经是被外资控股的银行,资产已经不属于中国人了,此时这些银行有没有先进技术对中国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如同一个人的老婆都被人领走了,她的衣服是否时髦已经没有了意义一样。在贱卖银行过程中,中国最大的损失还不仅仅是财富的损失,更加可怕的是银行被外资控股后的经济殖民化和政治傀儡化后果,这也是买办帮凶和鹦鹉学者一直回避的问题。

  外资参股四大银行一年损失8千亿固然让人痛心,但更加让人痛心和担忧的是外资廉价控股中国银行。拥有4500亿资产的广东发展银行被美国花旗银行以20亿控制;市值超过1100亿的深圳发展银行被美国新桥集团以12亿多控股,这个价格还不到深圳发展银行一个季度的利润;市值超过1500亿的北京银行被荷兰人以17亿多控股,这个价格还不到当年北京银行利润的40%;市值近1千亿的华夏银行被德国人以 26亿控股,这个价格只相当于华夏银行三个季度的利润。按照中国银监会分散中方股东的股改安排,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商业银行被外资控股,落入外资手中。银行落入外资手中不仅会造成重大财富损失,不仅会危害国家经济、政治和国防安全,甚至银行的亿万储户将会成为外资绑架中国政府的人质。

  广东发展银行被美国花旗银行以20亿拿走不到一年,就以经营困难为由迫使广东省政府注资购买其近600亿坏账,也就是让广东省政府代替偿还银行收不回来的600亿欠款,如果广东省政府拒绝偿还,美国花旗银行就会宣布广发行破产,丧失存款的亿万百姓就会造反动乱。这是广东省无论如何不敢接受的可怕后果,只好乖乖为广发行的坏账买单,由于广东省政府财政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被迫只能卖掉手里国家电网的股份,用来填补广发行的坏账。中国人真是窝囊到家了,白白送掉一个银行还不算,还要再为银行的坏账买单,这就如同领走人家媳妇以后,再以媳妇营养不良为由向丈夫索取营养费,丈夫手头没钱便只好卖掉房屋支付营养费。自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以来,如此欺辱中国人的买卖还从未有过,秦烩、李鸿章、汪精卫几乎都没有干过类似勾当。最让人担忧的是,如果这些被外资控股的银行像当初英国巴林银行那样,突然宣布因衍生品交易失误丧失了全部资产,从而一起宣布破产怎么办?如果这些被外资控股的银行都采用广东发展银行的办法,要求中国政府填补全部坏账,否则就让中国所有储户的存款立刻灰飞烟灭,用亿万储户作为绑架中国的人质,造成上至政府下至百姓真正意义上的国破家亡,中国将怎么办?控股中国银行,可谓是火烧赤壁前的铁索连环;非如此,不能把所有战船一把火烧干净;也非如此,不能把所有中国财富席卷干净。可以说,把中国逼上世界无产者的绝望境地,可能是贱卖银行对中国最大的影响。中华民族的崛起有可能完全不同于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崛起,历史上所有崛起国家的共同特点,都是以富国身份崛起的,有可能中华民族将以世界无产者的身份实现崛起,从而为一体化的世界建立一个公正的秩序。

  看看下面银行破产的事实,就知道距离国家破产还有多远,中国距离世界无产者的目标还有多远。

  

  银行破产是亡国三部曲的关键步骤

  

  这次银行业改革开放热点研讨会暴出的一个最惊人事实,就是2005年贱卖银行股之前,中国银行业事实上已经破产,据研讨会报道:“参会的学者们一致认为当年银行业不良贷款率超过了30%,甚至被认为基本已经技术性破产”所谓技术性破产就是事实上已经破产,只是缺少一个法律程序而已。这是中国金融界和经济学界第一次宣布并且还是一致宣布,2004年至2006年的中国银行业事实上已陷入破产。这个结论可谓是石破天惊,自1978年走上改革开放的所谓强国之路,期间连年《政府工作报告》都宣称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结果却是不仅国家没有强大起来,到2005年居然把原本没有任何坏账的中国银行业搞得破了产。对于现代经济而言,一个国家银行业的破产,往往意味着整个国民经济已经到了崩溃边缘,看看当初俄罗斯金融崩溃和今天美国次贷危机的影响和后果,就会明白这个道理。中国改革的历史合法性,就是建立在改革前“国民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这个谎言基础上的,没想到,谎言重复千遍果真变成了现实,27年后中国银行业真的陷入了破产境地,国民经济真的到了崩溃的边缘。历史真是有意思,东西方两个最优秀的民族在重复谎言方面形成了戏剧性两个极端:当初德国戈培尔的谎言重复千遍,差点儿把整个欧洲都变成德国版图;而今中国谎言重复千遍,则有可能丧失现有的版图。中国右翼集团与西方国家右翼集团在国家利益上截然相反的奴才秉性,决定了中国的命运总是在悲剧的一端徘徊。记得当时中国左翼经济学家就尖锐指出:国企的私有化改革把工人抛向街头,把债务甩给银行,导致银行坏账急剧增加,势必会导致银行破产。针对中国左翼经济学家的批评,当时经济学届和金融界以及所有改革精英,也像今天这样倾巢而出破口大骂是极左回潮,是污蔑改革开放,一致认为中国金融状况十分健康。可是仅仅才过去2年时间,为了证明贱卖银行有功论,他们又反其道而行之,众口狂吠地高叫当时中国银行业已经破产。

  再过几年,他们会不会又像现在卖银行的逻辑一样,辩解说什么之所以要卖国,是因为今天的国家已经破产,只有卖掉才是国家唯一出路。回顾30年来他们毁国卖国的逻辑始终如此:最初用承包制把好端端的国有企业逼上绝境,然后以国有企业面临破产为由实行私有化,完成了权贵对公有制企业的全面抢劫;又用国有企业私有化改革把银行逼上绝境,再以银行已经破产为由实行外资化,把中国的银行变成外资银行;按照这个逻辑发展下去,当银行被外资控制以后,国家的全部财富都会被外资席卷而去,最终再以国家事实上已经破产为由,把整个国家卖掉,在中国亿万百姓血沃千里的悲惨呼号中,他们及其子女能够安然地享受美国夏威夷的海滩和阳光,或者可以驾车尽享满眼绿色的欧洲风情。总之,与国家和民族利益已经形成生死对立的中国精英集团,是一定要把国家推上亡国道路的,国破家亡是老百姓的逻辑,对他们则恰恰相反,是国破才能家在,亡国才能兴家。虽然马克斯·韦伯早就指出过发展中国家的一大苦恼,就是在发展过程中这些国家的精英集团,在利益上越来越和国际资本相联系,越来越和本国利益相对立,但是像中国精英集团这样丧心病狂地要把国家推向毁灭的现象,却是全世界所有发展中国家所没有的。

  中国精英集团与国际垄断资本为中国改革设计的内在逻辑,在客观上决定了必然会形成国企破产、银行破产、国家破产的亡国三部曲。目前,通过国企破产实现私有化的第一步已经实现了;通过银行破产实现外资化的第二步正在实现,这是决定中华民族前途命运的关键环节。关于国企破产的原因,中国的改革精英一直归咎于计划经济,这虽然是多年来人所共知的历史谎言,但毕竟在时间上还勉强靠得上。可是关于银行破产仍然归咎于计划经济,把数万亿直至十数万亿的银行坏账算在国民收入只有数千亿的计划经济头上,即便对无耻透顶的这些学界精英来说,也是感觉说不过去的。于是把账算到了2004年以前的市场经济头上,算到了上届政府的头上。这一手可谓毒辣之极:先前20多年社会主义计划经济造成了国企破产,后来20多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又造成了银行破产,可见,自1949年中华民族独立以来,中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以来,就一直处于破产状态,无论是搞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都不行,除了再次普世成为西方国家的殖民地之外,没有其它任何历史出路。如此深厚的城府,如此高绝的谋略,是这些学界走狗和美国鹦鹉难以企及的,显然后面另有大师在导演。

  宣布贱卖银行股之前中国银行业已经破产,是一个重大政治信号,表明对文革的控诉已经扩大到对整个共和国的控诉,对极左的清算已经扩大到对整个共产党的清算,为下一步全面清算社会主义和共产党进行舆论准备。在此之前的历届政府工作报告,都坚持宣称包括金融领域在内的改革事业取得了巨大成就,始终把清算的底线划在改革开放之前,从未突破过这条底线。中国银行改制开始于2004年,贱卖银行开始于2005年,外资大规模参股控股中国银行是2006年以后。按照经济学界和金融界关于银行贱卖前已经破产的说法,破产是由上届政府留下来的。可是查阅上届政府总理朱溶基的最后一次政府工作报告却发现,其中不仅没有银行已经破产的迹象,甚至宣称1998到2003那5年,是中国经济发展最伟大的5年,经济建设成就超过改革前 28年的总和,“是中华民族发展史上新的里程碑”。上届政府宣称2003年之前是中国经济最辉煌的5年,本届政府的所有学者则一致宣称上届政府搞得银行已经破产,究竟是上届政府为掩饰国企私有化改革在说谎欺骗人民,还是本届政府为掩饰贱卖银行在说谎欺骗人民,历史自有判断,不过上届政府造成了难以想象的巨额坏账却是无可争议的铁一般事实。按照美国高盛公司等外国研究机构的统计,中国银行的坏账可以概括为两个40%,即坏账约有40%,消除这些坏账需要耗费 GDP的40%,这个数字要远远高于中国银监会公布的最高30%的坏账率。如果这个数字符合实际,中国银行业确实已到了破产边缘。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这些坏账是哪里来的的?中国银行业怎么被弄到了破产境地?

  前面提到,银行破产不过是亡国三部曲的第二步,是由中国改革的内在逻辑决定的。中国改革的内在逻辑是一种致错改革,就是把原本好端端一个事物推向错误,形成改革的必要性;然后再推向一个更大的错误,形成更大的改革必要性;改革本身不断衍生出新的改革需求,由此循环往复,不死不休。于是便有了国企破产、银行破产和最终朝着国家破产方向发展的亡国三部曲。许多人或许都还记得,最初中国改革的方向并非是市场化,而是全面恢复前苏联的僵化体制,称之为是拨乱反正,(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银行业   改革开放三十年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985.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